前[討厭的關係,喜歡的感覺],難捨這個意義特殊的故事,換上了更適合的名稱繼續填坑

05掛上金色笑容的嘴角的詭辯



  已記不起是何時開始的事,當體溫回復正常,維德便想不起『快感』到底是甚麼樣的感覺。

  赤著身子盤腿坐在自己的床上,被子蓋至腰間,旁邊只有剩下一堆空氣,維德甚至沒法確定昨天那個人有沒有跟自己做過甚麼事。

  不過,艾伯特這種好色之徒,沒可能不將自己壓在床上的,維德可以肯定。

  維德清楚知道艾伯特包養自己的目的,也很明白自己為何會在眾多候補包養者中選中了艾伯特.古尼。

  維德和艾伯特,是想被別人擁抱和想要擁抱別人的關係。

  會以金錢作為有形體的牽扯,是因為第一次經介紹認識以後,大家都確認金錢對雙方沒甚麼實際意義,不過是像漿糊那樣,將二人黏在一起罷了。

  成為黑頭髮男人的包養者,一個月的代價只是對方十倍的薪資而已,艾伯特的意思是用一百倍的薪資,但是維德拒絕了。

  『並不是用錢就可以把我綁牢。』

  冷著的一張臉,慢慢地笑開了,讓艾伯特看不出來到底維德哪一句話才是真心的。

  『也要看你能不能搞得我高興!』

  『不是反過來嗎?』

  兩人的關係持續了一年,從維德跟『那個人』結束關係之後,直至現在。

  兩人也還沒有跟對方結束關係的意思,可說是相處融洽。

  雙方也願意無條件為對方排遣寂寞,只要把深藏心底的秘密和作為連繫的金錢抽去,維德和艾伯特,跟一般交往平穩的情侶無異。

  只是,一旦抽去了秘密和金錢,包養的關係立刻就會完結,所以維德和艾伯特都謹慎地將建立關係的最重點保留下來。

  因為維德確信,也知道艾伯特亦確信︰一旦關係維持不下去,兩人的生命將會回復以往般黯淡無光。

  「唉……」

  輕輕嘆了口氣,維德又伸手翻動放在被子上的小說,整個精神掉進虛構的現實世界,將形形式式飄過腦中回憶拋諸腦後。

  半小時後,他將小說合起放於床前桌上,便動身準備上班。

  浴室內,水從頭髮滑下滴落在肩膊上,經過維德的身體,跌在地上化成水花。

  已經許多年沒有在跟男人上床的時候想到其他事,奇怪的感覺讓維德在淋浴時一直想著昨夜佔據腦海的畫面。

  卡邁斯.華爾頓的外形和條件都相當不錯,但是並非一個特別的人。

  沒法搞清楚到底昨天的約會目的何在,兩人只是遊泳、閒聊,然後維德偷偷地帶走了卡邁斯的小說。

  要是不搞清楚對方的意圖,就沒法制止眼前不停重播的金色笑容,維德於是決定要讓總經理給他撥出三十分鐘時間,好解除金色笑容的重播功能設定。

  無法掌握新任總經理的公務時間表,維德於是利用了職權上的方便,以市場營業部主管的身份讓總經理的秘書安排見面。

  詢問過總經理的意思也對照過上司會見商戶的時間表,卡邁斯.華爾頓的秘書告知維德.羅爾卡斯的秘書,總經理會在十時至十一時準備一小時與營業部主管會面。

  「噢……羅爾……還是維德比較好?」

  當維德把氣派的辦公室房門關上,還沒有走到辨工桌前,辦公室的擁有者含著笑意詢問。

  由於昨天才跟對方約會過,所以卡邁斯的態度有一點輕浮及親暱,讓維德嘴角淡淡的笑意立刻蕩漾開來。

  拜訪者慢慢拉開房間主人對座的椅子,從容不逼的坐下去。

  「那要看華爾頓先生想怎麼稱呼了。」

  「哼。」

  卡邁斯忍不住輕哼出聲,自顧自地先採用了一種方式,維德這並不是讓對方選擇的態度,也包含一種輕蔑的味道。

  「羅爾卡斯先生都這麼說了,我還好故作親切嗎?」

  維德不回應,保持笑容凝視卡邁斯。

  知道持續對望下去也不會有進展,金髮的主人首先移開了視線,並展開話題。

  「請問羅爾卡斯先生來這個房間,到底是有甚麼事?」

  把手上文件夾放到辦公桌上、自己的面前,維德稍稍舉起了左手,伸出右手整理起西裝外衣裡的襯衣衣袖。

  「我不過是學著華爾頓先生那樣……利用自己的職權來取得跟你私人會晤的機會。」

  「為甚麼要用這種方式來取得機會?」

  舒適地靠著辦公椅靠背,卡邁斯十指交握於膝上,一派悠然自得的反問。

  「因為……」

  整理衣袖的手慢慢握成拳頭,維德臉上的笑容變得越來越黯淡。

  「因為我不確定不是『市場營業部主管』的維德.羅爾卡斯你是不是會接見……」

  卡邁斯的十指分開了,雙手不自然地摸到兩邊的褲子口袋旁。

  「為甚麼會這麼認為?」

  笑容已消失的臉慢慢垂下,維德的手也慢慢垂落到大腿上。

  「我實在搞不清楚……昨天到底是在幹甚麼……」

  「就是游泳呀。」

  聽到卡邁斯的回答,維德抬起頭了,露出嚴肅的表情。

  「游泳?你不是……我以為決定要去游泳那天你明白我的意思……」

  「沒有不明白,維德。」

  總經理低沉的聲音鑽進對座的人耳中,讓稍為張開的嘴巴立刻閉上。

  「有些人你可以第一次看見就跟他上床,有些人則必須相處過後才能親熱……對我來說︰你屬於後者。」

  「你這是甚麼意思?」

  無論如何都沒法對腦海整理出來的二個答案作出選擇,維德立刻反問,希望能夠盡快得知真相。

  看著維德著緊的表情,卡邁斯心裡產生了憐惜和喜悅兩種感覺,但是憐惜的感覺在短暫的沉默中漸漸增強,所以卡邁斯說出真正答案是在兩分鐘後。

  「要跟你上床不是難事,但是維德……我想游泳。」

  卡邁斯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了,雙眉蹙緊了,左手慢慢摸到椅子的扶手上。

  「我想跟你遊泳、聊天……我想跟你做一些能在太陽底下做的事。」

  「就算是——」

  維德一臉嚴肅地想要反駁,但是卡邁斯決斷地扼殺了他的機會。

  「如果你還是覺得必須跟我上床,今天晚上可以來我家,但是維德……」

  金髮的男子慢慢傾身向前,隔著辦公桌瞪視對座的男人。

  「只要跟我上過床了,無論男人和女人,我都不准你再跟其他人上床。」

  「你以為你是誰?」

  黑髮的男人著緊地站起身來,聲線中帶點激動。

  當維德正要吐出接下來的話,房間外那不識趣的人敲響了木門。

  金髮和黑髮的男人同時望向聲源,高貴的木門往他們的方向慢慢接近。

  「抱歉打擾了,華爾頓先生,再見。」

  匆匆告辭後就從客席走向房門,雖然知道進門的女子是這所酒店的董事長千金,但是維德暫時沒有餘力露出微笑,所以他只是往對方輕輕點頭,便鑽進木門與門框的空間中,離開總經理的視線範圍。

  好不容易逃回自己的辦公室,維德只能軟軟地陷進自己的辦公椅內,一遍又一遍的考慮又否決自認為不可能答應的條件。

  矛盾的是︰雖然維德認為自己不可能答應,但他卻一遍又一遍的在考慮。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