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夜深, 趁紅VAN後入睡前, 來一篇和王子之間的點點 > 因為紅VAN看得我有點心寒 > <
 
先前就有提過王子讓我有深刻印象的事. 然後, 聽過一些些傳言, 像是"神隱少年", "獨居少年", "計算神人"等等之後, 突然的某天, 我抓住了一個討論功課的機會, 成功切入了他的生活.
由一開始, 我長篇大論, 他簡短回答, 直至現在他"心血來潮"會傳圖過來, 又會突然分享他的生活點滴, 其實才不過1個多月~
 
第一次晚飯"約會"— 08 may —第一次提出吃飯時, 他說有plan沒去, 讓我以為是"no way"的signal... 第二次提出吃飯, 他沒答好, 乾脆問我想去哪吃~ 於是促成此次約會.
我不怕去較遠的地方, 也有想過如果去遠離他家的地方他會拒絕 (好吧, 是我想約會他), 所以就去了他家附近.
結果一下車, 非.常。大.雨——將我原來記住的往約定地點的路都忘了, 給他打了電話... 聲音中充滿驚恐... 他只是很冷靜的問我在哪, 指示我去會合的地方.
一道長電梯之隔, 我在下面等, 他在上面等, 見我不來, 於是他來電, 讓我上電梯, 然後他出現了. 還沒走到平排的位置, 他轉身走進商場裡, 我叫住他: 要先找洗手間 > 破壞氣氛啊太太 = =
讓他替我拿濕透的傘子, 我進洗手間去, 只是一出來他就把傘子塞回我手上 > 太快了你 = = > 好吧是我不細心沒想到他可能介意.
之前提過要買東西, 他就帶著我在設計怪怪的商場內逛著, 漫無目的的聊著, 看麵包, 看扭蛋, 看看有甚麼店, 最後去到選定的店.
但看到店後, 動物的直覺告訴我們這店不對頭, 於是在有共識下轉場——到了一家普通西餐店.
被招呼進店後, 正要坐下之時, 一位戴眼鏡的女店員說: 這邊坐會沒那麼冷.
我默, 一秒後對他說: 我看起來像發冷嗎?
他秒答: 是 > 你為何如此簡潔有力 = =
原來是坐四人卡座(較冷), 後來換成二人卡座(沒那麼冷)... 所以無論我或他也無法坐成不會眼望眼的態勢(已找不到其他形容了...), 所以整整三2.5小時, 眼望眼.
不過說真的, 他眼神不定, 左顧右盼, 大概只有2/5時間有和我對望到 > 太太你多大啊, 人家少年不能直視目光不是很正常嗎??
——吐槽事件一. 我說在考試期間嘗試聯絡一位同學, 卻被那位同學有點不禮貌的轟走, 他說: 你打擾到他了. 後來還以他自身的經歷來說明, 因為精神緊張所以經不起打擾, 背後的含意大概是: 你要反省 > 好一個義正辭嚴 > <
——吐槽事件二. 我說知道自己其實很聰明, 但動力欠奉, 就像是有優良硬件但軟件跟不上, 他說: 那是因為你沒更新 > 好一個快狠準 = =
直接的說出來又沒讓我有不愉快/被指責的感覺... 高手 > 要說是否我自己對他有好感所以不覺得他在指責我? 其實被"在意"的人指責心裡會難過數倍才是啊.
* 沒錯, 只是好感/在意, 還不到"喜歡".
後來, 餐廳的電視播出一個晚間處境劇. 想起常常被冠以"神之"稱號的他曾以"神之"稱號來稱呼我, 大家開始聊"神之"稱號出處的這齣處境劇——
又後來, 他在手機裡找到姐姐的line album, 將手機交給我, 讓我看他特別關愛的姨甥的大堆照片, 然後話題圍繞著姨甥打轉 > 說起姨甥會露出幸福表情的... 能夠歸類為變態嗎!!??
又說起, 他常說姨甥, 有時又提到姐姐……突然才想起: 姨甥就是姐姐的兒子啊啊 = = 才說到他姐姐... 極有可能年紀和我同年, 然後說到某個點, 他突然自報出生年份, 於是我們又發現, 原來他年紀比我最少的弟弟還少 > 奇妙, 果然奇妙...
選餐, 十分鐘, 點餐, 十五分鐘, 進餐, 三十分鐘, 然後一直一直一直聊天~ 聊到一個程度, 大家知道時候不早了, 大家知道應該要走了, 但是大家都不想說出今晚就到這裡了.
不過, 最後還是他先說"走了". 一直送到車站前, 他笑得燦爛, 指指車站旁的大堆樓宇說: 我就住這裡 :)
然後揚揚手, 分別了.

第二次約會前的聚會— 12 may —是同學聚會, 我一個R班的同學, 被邀請去跟T班的七個同學唱KTV.
只有王子是我親自邀請的. 話說在我提出前, 他只是"考慮", 我提出後, 他說"好", 要去做聽眾, 結果他也真的看過歌單一次, 也真的唱過兩首歌, 然後就只是和男同學聊天, 玩電話和補眠 > 同學你在搞甚麼 - -
然後然後, 我和天然呆(活動搞手, 男)坐在一起聊天, 聊一聊說到"活動的目的是聯誼, 結果男女分開, 聯個屁", 於是我斗膽向他揚揚手, 他秒速站起走過來問我甚麼事, 我只是說要讓他坐我旁邊, 最後, 進房坐下後只一次主動換座位的他, 直至活動完結, 還是坐在我身旁. 在我跟天然呆"咬耳仔"之後, 他也靠近過來問我跟天然呆聊甚麼秘密 > 明明看起來對別人沒興趣啊你 XD
然後抵不住好奇的本小姐, 也藉口手冷, 先碰天然呆的手臂, 再碰王子的手臂, 在冷環境下男生總是較溫暖的. 然後~ 這位靦腆的先生掌心向上向我伸出了手, 習慣彈古典結他的手, 不摸白不摸 A..A 好啦, 人家也是會害羞的, 隨便摸一下就收手了~
然後還在配合某個事件的說明下, 掃了他的背, 他充滿喜感的驚叫"好恐怖" > 別怕, 被摸不會少塊肉 嘿嘿嘿嘿
KTV時間到, 結帳時我用了VISA CARD再向眾同學收CASH, 忍不住向身邊的他問: 440-55 = ??, 倒數, 3...2...1, 他: 385, 我就是突然計不出來, 我就是突然想讓他計, 結果不負所托, 快而準.
離開KTV一個人(男)先離去, 其他七人還意猶未盡, 應我提議去買泡芙, 到達泡芙店, 三人PASS. 轉戰粉麵店, 再一人(男)離去 (被懷疑是要與先前走的那人會合[毆]), 在粉麵店中四四相對的八人座上, 三男三女的六人奇妙地坐成其中一男一女對面沒人的方式... 而無巧不巧, 是王子坐在我對面~
吃吃吃, 無聊對話, 吃飽走出店外, 一口氣三個人(兩女一男)離隊, 剩下二男一女(我), 於是就帶他們去"說好的"樂器店, 原來是說把他們帶到了我就走, 但去到就逛逛吧~
於是有幸見識王子看到結他就雙眼發光, 聊到結他就口若懸河, 摸到結他就愛不釋手的模樣(笑), 他還即席彈奏了一段 > 後來有告訴先離隊的同學(跟我關係不錯, 女)這件事, 她說她沒看到虧大了 T^T
然後問他們還有沒有下一站: 沒了, 回家啦. 於是對該區最熟悉的我把他們送往車站 (兩人坐同一路公車).
路途中, 另一男問: 為何服務如此周到? 我: 因為有空. 終於活動在我目送他們追上公車後正式結束.

第二次午餐"約會" — 23 may —第二次約會
表面上——是指單方面從我的視角去看的:
1002 王子問我甚麼時候要上課
1103 我問王子要否一起吃飯
1116 王子答"可" > 真的是王上的架子 = =
1216 致電王子, 無人接聽
1218 收到王子回電, 剛好進電梯, 電話斷線
1219 收到王子再來電, 而且說成是他自己按錯鍵掛掉電話...
1225 在圖書館會合~ 接下來約25分鐘王子在辦他自己的事, 我就自己在一邊涼快 > 夏天了, 所以在圖書館裡不冷不熱的空調是挺舒適的~
1250 到學校飯堂一看, 發現很多人排隊, 王子問我可否出去吃, 說出來吃還要留飯堂吃很悲劇... > 這不像一個說"我進食只求生存"的人會說的話喔 > 不過, 我也會想: 是否因為要跟我吃??
1255 往學校附近商場的路途上, 我突然想起: 或者說一下其實我有帶飯盒的事?? 於是...
我: 有些事, 等會坐下來了再告訴你.
王: 甚麼事?
我: 還是等坐下來以後再說吧.
王: 你怕我會走掉?? 現在說吧, 我不會走掉的 > 如果只是自然說而沒想過... 我就只能給他一個讚了.
我: 其實我有帶飯盒...
王子稍為關心一下飯盒的下場後, 接著...
王: 其實我是想衝回家煮食的...
往後的路程, 大家都沒再提關於衝回家/飯盒的事了 :)
1300 到達商場, 選定餐廳後, 很快也選定了食物, 在店裡坐下來了.
吃一吃, 隨便聊一聊, 王子又再拿姨甥的照片給我看 (正確來說是用他手機開了他姐的line album)
1320 吃完, 於是我趕回去上課.
==============(: 我是分隔線 :)=========================
實際上——是指我從好姊妹—天然呆處得到了消息 嘿嘿 事後才知道的啦
話説23 may是T班參觀的日子, 1015集合, 1100左右完結.
然後, 王子跟同學說(包括天然呆):我有事要先走.
至於是甚麼事?? 就是要回校辦的那件事啦. 事實上, 他是真的有事, 但他對(即使是很要好的)同學都沒說是回校印影, 卻告訴我了 @@ > 得意 > >w<
還問我甚麼時候到... 這真的會讓我思考良久 @@
 
跟比較要好的同學會說起自己對王子感興趣的事, 他們會回以賊笑, 但我會向他們解說:
對王子, 是興趣和好感, 還不到喜歡 (雖然他也是我的型) 這種關係/感覺好是好在能收放自如, 想要的也不會太多, 偶爾對話有來回就很不錯了 :)
只是, 如果能夠得到更多, 關係能更進一步, 我也是非常有興趣嘗試的 (雖然也擔心關係變了沒法回頭...)
然而, 腦補太多也不是甚麼好事, 所以現階段, 也只會繼續功課 :) 其他的, 就請先~~讓路了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