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不小心萌上仁先生,所以執筆創作的第一篇~

  被用心打造而成的刀,裡面都棲宿著魂魄。

  沒有刃的刀,其魂魄永遠只會暗淡無光。

  沒有鞘的刀,則無法保護當中的魂魄。

  鋒利的刃沒有被放在鞘中,只消輕輕揮舞就能刺傷別人,也無法避免自我的耗損。

  而雙面刃則更甚。

  名為『仁』的刀有著鋒利的雙面刃,但是他的鞘不見了,暫時還沒有尋回。

  「FXXK!放開我!你這——(下略一百字)!」

  大叫大吼的人名叫無限,是從琉球來的浪人。

  他大吼的原因是由於雙手被綁在背後,而左腳膝蓋和兩手手腕被繩子連在一起,臉朝下的跪在房間的榻榻米上。

  這是作為鞘的試驗。

  「想不到你們琉球人還懂得唸這樣的詩。」

  始作俑者——仁像失聰般,無視對方的聲音,只管饒有興致地觀察無限的模樣。

  被看的一方感覺渾身不舒服,用可以動的腳想要攻擊看人的一方。

  「琉球還有向前行的蟹!看我斬死你這渾球!」

  仁不作聲,推了推眼鏡,迅速揮動了他的刀,將無限的褲子切成碎片。

  「啊!!?幹嘛?」

  「這樣風景變得更好了?不是嗎?」

  並不立即把刀收回鞘中,仁用刀背輕輕掃過無限光溜溜的臀部。

  「看來在這裡劃上幾下會更好玩。」

  冷冷的觸感是要來威嚇無限的,但這個人根本就不知道甚麼叫恐懼,從第一次相遇開始仁已深深明白。

  「SHIT!四眼變態!(再次下略一百字)」

  即使是面對那鋒利的刀刃,即使手腳被緊緊綁著,無限的態度還是沒有改變,這就是最佳証明。

  知道凶器失去效用,仁於是將刀收進腰間的鞘內,然後拿下了配備的雙刀,輕輕放到地上。

  「想不到你的屁屁這麼圓,挺好看的形狀。」

  眼鏡的鏡片隨著仁的話語閃出了寒光,但是仁的表情依舊沒有絲毫變化。

  仁想知道︰到底做到甚麼程度,才能挑起無限的殺意?

  雙膝跪到地上,雙手直接摸到光滑的臀部,沒有得到許可,觀賞者逕自掰開臀瓣,觀賞中間的小穴。

  也許鬍子浪人有叫罵些甚麼,但是眼鏡武士連一個字也沒聽見,在心裡感嘆著︰原來真的是粉紅色的。

  「打擾了。」

  話音剛落,仁左手的食指探進了無限的體內。

  「OOOCH!!你打擾甚麼鬼!」

  「進門前先打招呼會比較好。」

  能動的右腳反射性踢向身後的人,並沒有考慮過誰佔上風,無限只是一個勁兒胡亂抵抗著。

  儘管被輕易抓住了腳腕,無限還是繼續猛地晃動右腳。

  為著制止對方的反抗,仁將手中的腳腕放到膝下,以體重壓住。

  要不是有用繩子綁好,這傢伙就會像瘋狗般亂吠亂咬吧?

  雖說現在已經在亂吠了……

  話說回來,到底是為甚麼要綁著這瘋狗?

  大概是由於聽過借宿的娼館的媽媽桑的話吧……想起來也覺得可怕……(為甚麼突然變成我在自言自語?)

  『我們娼館也有提供男娼,初夜之前會提供完整的教學(?)。

  『先讓他們學會令客人的XX硬起來,然後將自己的XX撐開,各種道具像是XX棒、XX球,還有XX和XX也可以,然後就是引誘客人,讓他們愉快的把XX插進男娼們粉紅色的XX裡抽動。

  『仁先生也來試一下吧!如果你留下來工作的話,客人一定不捨得把XX從你的XX裡拔出來!(媽媽桑沒必要用XX將名詞換掉吧?)』

  是不是有拔刀斬掉那個媽媽桑,仁已經想不起來了,因為小楓接著的發言讓他失去了思考能力。

  『這樣應該能賺不少錢喔!你去試試吧!』

  這樣的提議,讓仁不寒而慄。

  所以仁立刻拖著喝酒喝得正高興的無限,以及吃飯吃得正快樂的小楓,強行離開媽媽桑所在的房間。

  小楓是獨立一個房間,而無限和仁則同住於另一個房間。

  回到房間以後,仁不情不願地開始為微醺的同伴鋪擺寢具,卻因為聽到無限的發言而改變初衷。

  『你試試把XX撐開,我也想將XX插進去看看!』

  一、三、五、七、九,九秒後,無限變成上述的模樣,仁心裡則只剩下「我就來試試看吧」的心聲。

  一股熱度包覆住沒入小穴的手指前端,讓眼鏡武士從短暫的回憶中醒來。

  指尖的觸感讓仁覺得有點不可思議,於是他順勢將手指更深地埋進無限的身體裡,便感受到那裡的肌肉一陣收縮。

  「呀啊!」

  高聲呼喊之餘也扭動身體,來自琉球的浪人明顯地還沒有體驗過這樣的觸感。

  「你手指插進去要幹甚麼?」

  「撐開。」

  一邊說話仁一邊轉動食指,往無限體內的更深處推進,仁發現原來從後能看見的、垂著的陽物,慢慢地看不見了。

  「咦?你那邊勃起了?」

  轉動食指的同時,仁的手環過無限的腰,抓住雙腿之間的勃起,逕自開始套弄起來。

  「喂!別擅自在我的XX裡亂動!」

  還只是怒吼的程度,不能想像這是個無故被侵犯的人會有的反應。

  是因為斬人隨便,做這種事也隨便嗎?

  完全無視長鬍子的人的瘋言瘋語,戴眼鏡的人只是沉默地思考著,隨意地動作起來。

  更用力套弄變硬的勃起,仁同時把中指也探進了小穴中,開始緩慢地抽送。

  隨著鬍子浪人叫罵的聲音越來越微弱,其喘息變得越來越粗重,到最後幾乎只聽得見他氣喘連連。

  陽物頂端泌出的體液,弄得掌心黏黏滑滑的,仁便順勢在無限的上衣上擦拭,卻發現無限胸前某處硬挺起來了。

  動作比思考快速,下一秒鐘仁的手便已穿進上衣底下,直接撫觸無限的胸前。

  「啊……」

  乳頭被用力的搓捏,讓被綁的人叫出了聲音。

  「你的聲音好奇怪。」

  繼續毫不留情的玩弄無限的胸前,仁也不忘繼續轉動和抽送小穴裡的手指。

  「嗯!!」

  綑綁的繩子被扯得很緊,由於被綁的腳無論如何都想藏起兩腿間的風光。

  早已忘記口舌上的抗爭,無法自由活動的人只知道扭動著身子,試圖避過旅行伙伴的撫觸。

  戴眼鏡的武士卻不放過他,左手持續遊移於鬍子浪人的胸前與勃起。

  「別老是——嗯——老是摸那些地方!」

  好不容易終於擠出一句話,卻夾雜著浪蕩的呻吟,無限只得咬緊自己的下唇。

  無限明顯地壓抑著聲音的舉動,被視為無聲抵抗,教仁產生一種無法言喻的焦躁感,他的手於是更用力了。

  更用力的搓弄硬挺的胸前,更用力的套弄勃起的陽物,更用力的抽送小穴裡的手指,然後仁傾聽著無限的聲音。

  「嗯……哈啊……嗯嗯!」

  「再發出多一點聲音。」

  一臉冷靜的發出要求,一邊以胸口壓上了鬍子浪人的背脊,眼鏡武士下身的熱也自緊貼的肌膚傳往對方的身體了。

  「啊——喂喂!住手!住手——嗯!!」

  「你的聲音不好聽,但是聽著……感覺很奇怪。」

  仁的手,一直執拗地搓揉無限的兩腿之間,在無限體內的手指也胡亂地挑弄著,誰也沒有發現雙方體內的某處已變得熾熱無比。

  無限不知不覺已忘記要抵抗了,仁的腦袋也停止了思考,只是拔出了手指,在收縮的小穴前抵上自己的昂揚。

  沒想過那樣狹小的地方是否受得了異物的入侵,仁只是褪去下身的衣物,往前挺動了腰肢。

  「啊呀!」

  因為被侵犯的強烈痛楚,被綁者的雙肩不顧一切地動起來了。

  但是仁以整個身體的重量將他壓住,在小穴裡抽插之餘也不忘撫弄那發熱的乳頭和陽物。

  壓制著對方的人知道,要是這時候給對方行動自由,自己也許會有性命危險。

  要是不讓對方失去反抗的意思,這件事可不會那麼容易就完結。

  然而讓鬍子浪人終於靜止下來的,並非遍及身體各處的撫摸,卻是落在其頸背處、眼鏡武士的輕吻。

  雙方的舉動,彼此也無法解釋。

  仁的動作慢慢地變得輕柔了,對揚言要斬殺的人收起了刺殺的狠勁。

  無限則是以被反綁於腰後的手拉著仁的衣服,一直輕吐著「嗯嗯啊啊」的聲音,直至身後的人將雙手從自己的身體移開。

  雖然被仁侵犯到最後讓無限憤恨不已,但是無限也沒法否定仁的雙手帶來的快感,所以完事以後他並沒有立刻大吵大鬧起來。

  身體在發洩過後似乎變得冷靜了,仁於是解開纏著無限左膝的繩子,幫他變換成側臥的姿勢(因為冷靜所以仁知道不可以解開無限手腕上的繩,絕對!!!)。

  「很抱歉侵犯了你,請原諒。」

  在無限跟前端正的下跪,仁一臉認真地叩頭認錯。

  「DAMN IT!我的XX已經被你插過了啦!」

  眼鏡武士稍微抬起頭瞄了瞄跟前的人,望見對方滿臉無奈,便又再叩頭。

  「真的非常抱歉。」

  對於侵害者的死腦筋,鬍子浪人只得嘆氣,慢慢閉上了雙眼。

  然後像突然想到般的張開雙眼,被侵害者瞪視正座在自己身旁的人。

  「告訴我是為甚麼。」

  沉默的凝視著無限,在眼睛眨動了第三次之後,仁的嘴唇終於開始張合了。

  「不知道。」

  「你這傢伙!想我將你五馬分屍啊!」

  激動著想要憑自力坐起,但是一發力腰後到身體深處都感到痛楚,所以無限放棄坐起,翻過身仰臥著。

  「做事之前想想是為甚麼啊!浮躁成這個樣子還握甚麼刀!」

  在榻榻米上伸展著雙腿,無限再次合起雙眼,一臉在海洋中浮沉的舒適表情,吐出非常輕細的聲音。

  「也不問問別人的意願……」

  聽罷鬍子浪人的話語,眼鏡武士整整呆住了十秒鐘。

  能動彈之後仁緩緩站起身,在無限還沒察覺之前跨坐到他的腰間,並且伸手掀起他的淺色上衣。

  「你要……幹甚麼……」

  「再做一次。」

  仁依然一臉認真,完全不理會無限震耳欲聾的大叫聲,逕自撫上那身有點粗糙的肌膚。

  在這無光的室內,名為『仁』的刀閃著微弱的光茫。

  沒有人知道,名為『無限』的人是否適合作為一個刀鞘,更遑論是否適合那柄鋒利的雙刃刀。

  但是成為刀鞘必不可少的要素,這位琉球來的浪人卻並不缺少(大概吧)。

  (仁︰雖然我不喜歡辯解,但有一點必須澄清,不解開他手腕上的繩並不是早有預謀的)

  (無限︰那樣還不是早有預謀?可惡!)

  (楓︰所以說你們兩人都去妓館工作[?]就好了~)

  (仁&無限︰逃吧!)

END-5︰52-5/10/2008

後記︰
對於這個SAMURAI CHAMPLOO(也譯混沌武士/琉球武士瘋雲錄)感覺真的很喜歡︰D
從琉球來、亂七八糟的鬍子浪人,還有話很少的眼鏡武士~
看漫畫的時候已感覺惡搞中有點意義,看動畫又再更豐富地描述了兩人的昔日和心境,還有戰鬥的理由~
對於這部作品——終於就這樣萌起來了︰D
可喜可賀~
至於為甚麼無限是受……這一點實在無法清楚說明……
大概是水城太寵仁,所以就不讓他受苦(?)吧~
這第一篇同人完成以後還是有想要繼續創作的念頭,應該還有2~3篇吧︰)
希望喜歡這個故事或是在下的文的看倌可以賜言喔︰)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