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實在太迷仁先生,所以寫了第二篇~

  想說現在是迷失了。

  但是為何而生也不知道,是沒法用上『迷失』一詞的。

  在這條不論任何人都允許走過的路道上,並沒有既定的路標。

  因此只要是自己所希望的,不論是向前走、往回走,甚至停留原地,都不是錯誤的決定。

  重要的是自己的希望、真正的祈望。

  也許,由於不理解這樣的感覺,所以才說是迷失吧……

  躺在榻榻米上,藉著月光望向壓在自己身上的無限,仁如此想著。

  「你這傢伙都不反抗,難道是一直都希望我這樣做?」

  「你的舌頭有病,我替你切下來。」

  輕描淡寫的聲音,靜靜地在室內蕩開。

  面對著撲克臉的仁,無限無聲地笑開了。

  「等會你就不想切了。」

  一瞬間意識到對方的意思,遭調戲的人揮出左拳,但被確實地擋下了。

  強將舉起的拳按到地上,然後無限的手不規矩的摸上仁的臉。

  心裡焦急的人咬牙切齒瞪著身上的人,狠狠地摑上一記耳光。

  「這樣——」

  摸著仁的臉的手慢慢用力,捏緊了尖細的下巴,無限嘴角的笑容變得有點猙獰。

  「——我就沒有住手的理由了。」

  那銳利的眼神讓仁呆住了。

  不像平日般張狂,以就野獸來說非常溫柔的動作,無限將嘴唇印上了仁的。

  試探性的舔舐,並沒有遭到抵抗,然後無限更大膽的將舌尖探進仁的嘴裡。

  熾熱濕潤的觸感,讓被為所欲為的人只懂得圓睜雙眼,瞪著面前放大的臉孔。

  發現對方正凝視自己,為所欲為的人瞄了瞄那雙專注的眼睛,將按著對方下巴的手往下移動。

  在對方還沒察覺的時候輕輕扯開其衣襟,在被摸到胸前的時候,仁才知道無限的手的行動。

  「你——」

  「你平常可沒那麼多話。」

  先於對方,無限表達了自己的意見。

  被提醒之後仁才發現,從剛剛開始自己多次禁不住想要說話。

  仁的臉上展露著不可置信的表情,讓無限心裡感到滿意,逕自低下頭去繼續行動。

  粗糙的指尖和溫熱的舌尖,唐突地撫弄起兩邊柔軟的乳首,受襲的人雙手微微顫抖著,安靜地沒有一絲企圖抵抗的徵狀。

  任胸前被搓捏著、被吮吸著,仁也只是瞇起了雙眼,加速了呼吸,極力適應著自己身體的各種反應。

  有想過以膝蓋猛撞向腹部,或是以重拳直搥向胸口,以將身上的人推開,但是仁並沒有這樣做。

  他只是呆然地思考︰推開他然後要怎麼辦?

  揮刀斬了他?反過來撲倒他?

  雖然不希望被壓倒,但也並無必須躲開的理由。

  而且,無限肌膚的熾熱,反倒教仁不想停下。

  像刀刃一冰冷的心情,沒有想要保護的事物,也並未嘗過熱切追求甚麼的感覺。

  至少在這一刻,仁想要靜靜的躺著,感受無限的行動。

  泛著粉紅色的乳尖終於被放開了,長繭的手順著長期被磨練的腹部滑落,解開紅色的褲子綁繩,緩緩探進去。

  「啊。」

  非常非常輕微的聲音,雖哽在仁的咽喉裡,還是被耳尖的無限聽見了。

  「聲音挺好聽的嘛!」

  說罷,在對方褲子底下的手,直接摸上微熱的陽物,隨意地搓揉著。

  「再說奇怪的話就斬了你。」

  即使是夾雜著喘息,仁的聲音依舊顯得沉穩而澄淨,讓無限感到相當愜意。

  抓住對方拳頭的手早已放輕了力道,如今則因著對方的不反抗而離開原位。

  五個指尖被吸引摸往深藍色的上衣下,逐一確認頸項、鎖骨的觸感和形狀。

  與身上的人相較之下顯得蒼白的膚色,在敞開的衣襟間若隱若現,胸膛的起伏在陰影下散發著難以言喻的魅力。

  輕掃過硬脹的突起,然後用力的搓揉,再來是以指尖捏緊、拉扯,愛撫對方兩邊平坦的胸前,讓無限感到樂此不疲。

  而仁則在越發過份的撫觸下,終於偏過頭,右手輕輕掩上嘴巴。

  觀賞著這幅景色的人舔了舔嘴唇,伸手拉下對方深色的長褲,雙腳爽快地穿進其兩腿間,以熾熱的下半身與對方的互相磨擦。

  「嗯!」

  「你也——有感覺了——哈!」

  激烈而粗糙的碰觸,讓兩人的身體都越加興奮,無限禁不住伸手抓穩雙方的昂然,靠在一起猛然套弄。

  不想思考也無法思考,似是害怕被搖壞般,仁的雙手環上了無限的脖頸。

  「哈!嗯!呀!」

  鏡片下的雙眼緊閉了,微張的嘴裡吐著壓抑的呻吟,仁就這樣在旅行伙伴的手中得到了快感。

  只是那樣的感覺,讓他更不想停下來。

  而且如他所願的,無限的手並沒有放開,甚至連另一隻手也摸上他的下半身。

  「真快啊!你這傢伙很久沒作了嗎?」

  那樣愉快地述說自己狀況的聲音,讓聽者焦急的想要制止,只是話還沒有說出口,心思已經被對方的行動奪取了。

  「痛!」

  才第一次探進小穴裡的手指,一下子便插進到最深處,深刻的感覺在手指退出去以後並沒有消減,反而在第二次插入時更形強烈。

  「退出去!」

  非常罕見的吼叫,引起無限的注意,但並不足以阻止他的行動。

  「還不行喔!」

  欣賞著被侵犯者的輕喘和低吼,侵犯者更進取地侵犯無防備的小穴,甚至用雙腳鉗制對方兩腕以防止反抗。

  姿勢變換成仁的下半身就在自己面前,無限於是自然地舐上了那依然勃挺的昂然。

  雙腳被按著以展示中間的風光,無論前後都被肆意玩弄著,將要侵犯小穴的陽物就在眼前晃動,反抗的吼叫也被無視,被侵犯者只得把臉偏過去、緊閉起雙眼、緊皺起雙眉。

  因為痛楚而喊停,卻在痛楚被快感取代之後失去了喊停的理由,仁甚至期待著這種感覺變得更加強烈。

  「忍不住了!」

  聲音剛傳到仁的耳裡,加在雙腕的壓力便消失,隨之而來是無限那迅速得難以置信的動作,以及突如其來的痛楚。

  未及以雙眼確認身體狀況,無限的身影已擋在眼前,仁想要說話,嘴唇卻也被對方堵住了。

  舌頭被吸吮,身體被撞擊,雙方的喘息、低吼,各種各樣的聲音是如此煽情,讓彼此深深地沉醉於交合的行為。

  陽物在後穴裡抽插,後穴收縮圈緊陽物,雙腿被按壓著,脖頸被環抱著,一次又一次讓雙方的體內泛起熾熱。

  沒想過事後是不是會被追斬,無限一個勁兒抬起仁的雙腿,猛地往他體內抽插。

  仁也想不起要先斬掉手還是腳,配合無限律動的節奏,叫出一聲聲壓抑不下來的呻吟。

  「哈呀!」

  從來都把自己保護得嚴實,這樣被人搗亂著身體深處,完全令仁的腦袋變得空白了。

  與其說是自保的防線,不如說那是拒絕一切的防線,以刀尖劃出的防線,將以自己為中心以至刀尖所及的範圍劃定為個人的世界。

  沒有其他人存在、不允許其他人存在的世界。

  如今有一個狂妄的人無禮地闖進了這片被禁的區域,但是刀尖保不住防線,因此獨立存在的世界與外界相連了。

  雖然這並不是仁的希望。

  或該說是︰雖然這並不確定是誰的希望,但是仁認為有必要去搞清楚對這件事的想法。

  直至在沉睡中恢復知覺,仁的腦海依然存在這個念頭。

  開始的時候是晚上,結束之後疲累得失去意識,在聽見晨間清脆鳥鳴聲的此刻,仁總算醒過來了。

  往腹部伸手便摸到一層黏黏的體液,舉起手來看卻發現那已經乾得沒法在指尖形成痕跡,這令仁產生了奇妙的感覺。

  微光透過紙門的縫隙映在他身上,也讓他看清了俯臥在身旁發出鼾聲的人。

  緊閉雙眼熟睡著,左手壓在仁的胸口,雙腿纏上仁的右腳,無限十足一隻吃飽的貓的模樣,一臉滿足的沉醉於自己的夢境中。

  可以推開胸口上的手,但當要抽出被纏的腿時,仁卻發現腰後和身體深處實在痛得不像話,於是放棄了行動。

  「醒了?」

  「嗯。」

  對於突如其來的問話,仁以單音回應,稍稍變換了雙手擺放的角度。

  「還要再來?」

  「我斬了你。」

  如平常般沉靜的回應,換來了無限的輕笑,仁禁不住心生疑惑。

  無限只是邊打呵欠邊翻身躺到榻榻米上,及後將仁拖到自己身上。

  「睡吧,明天你要斬哪都好,斬得掉就儘管來。」

  說話時的震動,自胸口直接傳往仁的臉頰,然後他也禁不住打了個呵欠。

  「果然是……應該切掉舌頭……」

  話音剛落,仁閉上了眼睛。

  背上的觸感比榻榻米要柔軟暖和,因此直至醒來為止,仁也沒有再移動過。

END-1︰11-21/10/2008

後記︰
《SAMURAI CHAMPLOO》的第二篇-無限X仁~︰D
仁大好!攻受皆宜大好!攻受逆轉大好XD
上篇是基於好奇抱了無限,本篇是由於沒有反抗理由而被無限抱了~
水城筆下的仁,似乎有點太笨了=3=
不過這樣笨笨又率直的仁先生,實在是相當可愛︰)
再一次被迷住了>口<
正在考慮要寫一個仁&無限的長篇同人~不過︰真的只是正在考慮中︰P
畢竟實在有太多事還沒做……進度都趕不上了orz|||
接下來原創和同人兩邊也會好好努力!
請各位看倌不吝賜教、多多提點囉!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