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局

  房子的角落總放著棋子和棋盤,那是他們唯一的相連點。

  相遇是因為圍棋,相知是因為圍棋,現在連繫他們的,也只有圍棋而已。

  「十六之四,星。」光的手放到棋盤上,手法乾淨利落。

  「十七之四,小目。」亮的手輕輕略過盤面,形態比光的添點華麗和優雅。

  「四之四,星。」專心地在腦中進行佈局。

  「四之三,小目。」亮的表情似乎比較輕鬆。

  「十之四,星。」光的眼神飄過一絲得意,他已經決定好之後的對策。

  「十七之十四。」亮的心中在算計光的意圖,畢竟他的棋齡比較久。

  「八之四。」光這樣接下亮的白子,然後看向他的臉,嚴肅得嚇人,亮下棋時都是這個樣子。

  「六之十七。」沒有理會光的視線,亮很快的下出一手。

  「十四之五,壓。」想也沒想,光亦在棋盤上增加一子。

  「八之十七,跳。」一邊佈局,亮的心都在想著光。

  「十二之五,壓。」而光,也在想著亮。

  「十之十八,小飛。」面前,是只屬於他倆的宇宙。

  「四之十八,小飛。」隨著光的一指落到盤面,兩人被拉回現實。

  結束了序盤,正式交戰開始。

  「十之十七。」亮的白棋率先向黑棋的陣地步步進逼。

  「八之三,二間開拆。」黑棋嘗試保著角落的陣地。

  「七之十七,二間開拆。」為下方的白棋做活。

  「十五之三。」打出一記無憂角,看看對方怎麼應付。

  「二之十四。」由下方打入。

  「十八之八。」夾攻打入的白棋。

  「四之十四。」企圖連接白棋。

  「十五之五。」斷絕白棋的連接,同時打入中央的陣地。

  「四之十二。」進攻下方的黑子。 

  「十八之十一,二間開拆。」

  「六之十四,跳。」如果亮打入右方的大飛,他就會以七之十五來應付。若他打入上方的跳,光會毫不猶疑的以五之十三虎去接應。

  「十六之十一,跳。」由於亮看出光想讓自己順著他的意思包圍中央的意圖,所以用這手棋去跟他爭奪中央的陣地。

  「六之九。」光心中驚訝亮避過他的陷阱,又冷靜地以六之九接下亮的打入。

  亮見光稍一洩氣,就趁機用早在左上方佈下的兩顆白子大舉進攻中央陣地。

  光吃力地接應,最終招架不住,數地之後,輸六目半。

  「好累!」光向後一傾,躺到地上。

  「先不要睡,我們來覆盤。」光就知道,亮一定會要他覆盤的,所以立刻又起來。

  「好啦~」不情不願地坐起身,再次面對著亮。

  把白子遞給光,亮拿過黑子,兩人開始把棋子從頭放到棋盤上。

  光一直看著亮那優雅的白皙臉龐,用雙目告訴跟前人:我很累啊!

  「六之十四佈的陷阱很不錯。」亮用理所當然的聲音道,沒有留意他的倦容。

  光不說話,憤憤地看著他。明明是他令自己這麼累的,竟然毫不體諒。

  「但包圍中央的意圖太過明顯了……」亮繼道,他的語氣,就跟塔矢行洋一樣,高高在上的。

  「小亮!」光道,一邊抓著他準備下子的手。

  亮抬起頭,看向光。

  光的眼已經瞇成一條線,口中呢喃著。

  「我好睏啊~小亮呀~」光已經口齒不清了,他從昨天晚上到現在都沒有好好休息過。

  「唔。」看見他那倦容,亮不忍心要他聽下去,「去睡吧!」

  光大大地呵欠了一個,眼睛呆呆地盯著亮那烏黑柔亮的頭髮。

  只見他一手執黑,一手執白,念念有辭地在重現他和光剛才的棋局。

  「小亮~」光不禁開口道。

  「怎麼了?」亮這才抬起頭,視線對上光的。

  「你不去睡嗎?」金髮的少年這樣說道,臉上泛起微紅,他在邀請這位年輕棋士共進夢鄉。

  「我想先記下這局棋。」目光炯炯,讓光看傻了眼。

  亮微笑了一個,視線再次專注於棋盤上。

  看著亮那俊秀的臉蛋和彷彿在閃耀的指尖,光的臉慢慢地紅起來。然後,他就再次坐下,面對著亮。

  「你不去睡嗎?」黑髮的少年這樣說道,臉上泛起微笑。

  「我們先覆盤吧!」光用兩手拍拍臉蛋,想讓自己變清醒點。

  「不了,」放下提起棋子的手,視線落到盤面的天元,「我們去睡吧!」

  亮把棋珍惜地放進棋笥裏,蓋好,然後將棋笥放到棋盤上,一同搬到角落。

  光只坐著在看亮的動作,眼皮再次不自制的掉下來。

  「光~」亮呼喚道,手扶著他的肩膞,「到床上去睡啦。」

  「唔……」光含糊不清地答應道,神智早就飛到九宵雲外了,「你…好過……過份……」

  原來光已經不支睡倒,而且還保持著坐姿,令亮不禁無聲地笑了。

  「傻瓜!」柔柔地自言自語著,在他稚氣的臉上偷取一吻。然後輕鬆地抱起了睡倒的人兒,走向兩人共享的睡房。

  亮的樣子讓他看起來弱不禁風似的,其實他的體能和棋藝一樣優秀。

  輕輕的把光放到床上,亮以細膩的目光審視著讓他著迷的人,手不禁柔柔撫上那紅紅的臉蛋兒。進藤光的樣子很孩子氣,一點都不像和他同年。

  亮會想,或許自己太早熟了,一點都不像年青人。

  在以往的每一天,亮都專心至致地下棋,每一天、每一天都在做同一件事,他的生命從來就只有圍棋。現在,圍棋之外,出現了另一個影響他生命的東西-進藤光,自然、純綷,擁有一顆赤子之心,率直的性格更是吸引。

  輕撫著光的臉龐,亮無由來的想起以往的自己。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