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好,我叫塔矢亮,請多多指教。」亮站在父親塔矢行洋旁邊,小聲道出自己的名字。 

  「你好,我是緒方,請小亮多指教。」年輕的棋士-緒方,向第一次參加塔矢名人研習會的亮伸出手。 

  緒方微笑看著面容可愛的亮,給亮留下一個美好的印象。 

  「你好,緒方先生。」亮的臉紅紅的,圓圓的,非常討好。 

  「小亮,這樣叫你可以嗎?」依然微笑著。 

  「可以。」亮微微低下頭,他一直都是比較內向。 

  「我們來下一局棋吧?我一直都想跟你交手呢!」緒方用欣賞的目光看向亮。 

  「好。」亮的臉上泛起一個害羞的微笑,慢慢走近緒方,也伸出手。 

  緒方的手握上了亮的,上下打量著他最尊敬,也最想擊倒的對手-塔矢行洋引以為傲的獨生子,塔矢亮。 

  緒方這樣想:亮真的是名人的兒子嗎?看不出來。名人的氣勢和眼神,都強勁得讓人折服。而這個微笑著的男孩子,笑容可愛,眼神天真,感覺文靜、內向,簡直就是個一塵不染的天使,不知道何時從天上掉到名人家裏了。 

  「緒方先生?」亮眨著水靈的雙眼,好奇地看著發呆的緒方。 

  「對不起,突然發呆了。」緒方歉意地道。因為對奕時發呆,簡直是在侮辱對手。 

  「是不是我的棋藝太差,讓緒方先生等得累了?」眼神平靜且成熟。 

  「不,我昨晚睡不好而已!你的棋藝非常了得呢!」隨口說道,因為無言以對。總不能對亮說他有點懷疑他和名人的父子關係吧。 

  「那麼緒方先生先休息一下吧,我們的棋局一會才下。」用關切的眼神看著緒方。 

  「唔。」緒方答應著,因為他真的有點累。 

  看著亮回到他父親旁觀看棋局,緒方脫下眼鏡,用姆指、食指搓揉眉心。 

  靜靜坐在暫停下子的棋盤旁邊,他的視線被亮那認真的神情所吸引住,從此就沒辦法移開。 

  已經身經百戰的緒方,在亮身上看到了一道光芒-將來,非常地耀眼。他對圍棋的熱愛,奕棋時的專注眼神,以及不遜於職業棋士的堅強鬥志,都讓緒方不自覺的把視線停留在他身上。 

  而另一個讓他移不開視線的原因,是總在亮旁邊的塔矢行洋。 

  身負四項頭銜的塔矢名人,和他兒子一樣,身上都閃著光芒。如果亮身上的是天使之光,他父親身上的,就是刺目的陽光,給人溫暖,卻又討人厭。 

  當他第一日投入塔矢行洋門下,他就有這種感覺:總想讓他狠狠地盯著自己。 

  雖然奇怪,但他一直都懷著這個想法。 

  「恭喜你升段了,緒方先生!」和塔矢行洋截然不同的可愛臉容出現在緒方眼前。 

  「謝謝你,小亮。」微笑看向嬌小的亮,緒方把大手合時的緊張心情都拋到腦後,「對了,要不要跟我吃頓飯?」 

  「我很樂意,但是……」亮一臉為難,想拒絕又說不出口。 

  「你要回家吃吧?我去跟老師說說吧!」說著,緒方站起,走到他最大的目標跟前,小聲交談幾句。 

  「亮。」塔矢行洋那沉實、嚴肅又不失溫柔的聲線滑出他的嘴巴,「你要跟緒方出去吃晚飯慶祝嗎?」 

  「呀……」亮語塞,根本有點是被逼的。亮每晚都會和父親對局,要出去吃飯,對局豈不是泡湯了?不過,他不敢拒絕。 

  「是這樣的,老師。」緒方開口道,「沒有人和我慶祝啊,所以想找小亮吃個飯而已,而且我們還有未完的一局呢!」 

  塔矢行洋看看志得意滿的緒方新九段,又看看用無辜眼神看著自己的亮,然後,伸出手搓揉他的頭髮。 

  「好吧!你就去完成那棋局吧,跟不同的人下棋可以學到更多。」柔聲地訓示道,他的溫柔只會用於那令他驕傲的獨生子身上。 

  「是。」亮發現名人知道自己的想法,又這樣的鼓厲自己,所以欣然接受緒方的邀請,「先謝謝緒方先生的招待了。」 

  「那麼,我們去吧!」輕拍亮的肩膞。 

  「我先走了,爸爸。」亮天真無邪地說,笑笑看著爸爸的雙眼。 

  「我會送他回家的,老師。」緒方的笑容變得很燦爛,「不用擔心!」 

  「緒方你不要帶他去喝酒!知道嗎?小亮才小五而已!」塔矢行洋有點擔心地道,因為他深知緒方的個性,高興總喜歡喝酒。 

  「知道了。」敷衍地答應著,拉著亮走出門口。 

  「再見,爸爸。」亮被拖著,跌撞著離開父親的視線。 

  走在漆黑的街上,亮旁邊是高高的緒方。 

  「你想吃甚麼?」低下頭看亮,剛好對上他的視線。 

  亮立刻害羞地低下頭,雖然他在研習會和緒方最要好,但他們並不熟絡。亮只當他是一位棋藝高強的前輩,以及未來的競爭對手而已。 

  「現在是為緒方先生慶祝,選緒方先生喜歡的食店就好。」亮小聲答道,溫文儒雅、大方得體,根本不像小五學生。 

  「那好吧!不過……」緒方左右看看,然後把視線重新放到亮雙眼,「你不要告訴老師啊!」 

  「唔。」點點頭,不知就裏地答應緒方的要求。 

  緒方踏著愉快的步伐,亮小跑步跟在他身後,直至一所優雅的料理店。穿傳統和服的女侍帶領他們去到一個百呎見方的房間,留下二人,退了出去。 

  「緒方先生。」亮的臉紅得不得了,上面帶著點點驚異的神色,正經八百的跪坐在墊子上面。 

  「怎麼了?」緒方留意到和那可愛臉龐不搭調的神色,關切地問,毫無儀態地坐在亮對面。 

  「為甚麼……為甚麼那些姐姐總看著我呢?」猶疑著說道。 

  「你長得可愛嘛~」開玩似地道,「而且這裏是大人談生意的地方,她們很少見到小孩子來這裏。」 

  「唔……」亮害羞地偏過頭,支晤以對。 

  「對了,你要吃甚麼?」脫下西裝大衣,放在坐位旁邊。 

  「隨便一客定食就行了。」亮道。 

  「不行啦,老師要我好好照顧你的,你要多吃點!」緒方有點嚴厲地道,「今天是我請客,你隨便叫。」 

  「一客定食就夠了,吃太多的話,胃會痛。」稍稍抬高頭,看向緒方帥氣的臉。 

  「那好吧。」 

  然後,沉默。 

  兩人都沒有說話,直至紙門後響起女性的聲音。 

  「緒方先生,酒送來了。」甜美的聲音,不失禮貌。 

  「好。」把視線看向紙門。 

  白色的酒瓶被放到桌上,兩個小杯擺在旁邊。在緒方點了食物之後,女侍就帶笑退出房間。 

  矇矓的夜,從這時開始。 

  緒方一邊喝酒,一邊和亮談話。一邊談話,兩人又一邊進食。一小時之後,兩人都吃飽喝足。 

  「小亮~」緒方略帶醉意地道,面上是平常沒有的紅暈。 

  「是。」亮仍然正襟危坐,在品茶。 

  「來…來下完我們未完那局……」領帶已經解開了,聲音像在吼叫。 

  「好,」亮放下茶杯,望向有點醉的緒方,「在哪裏下呢?」 

  「在這裏……」緒方搖晃著站起,走到面對入口的另一扇紙門前,乾脆地向橫拉開。 

  「喔…這是……」看著面前的景色,亮不禁睜大了雙眼。 

  「比你家庭園還要清幽吧?」緒方看著戶外,伸展著雙臂。 

  面前是一片清雅的竹林,中央有個小小的裝飾水池。微風穿越竹林,進入兩人身處的房間,輕拂亮的臉龐。 

  而竹林和房間之間,相隔了小小的一片空間,一個榧木棋盤以及棋笥,就放在空間的正中央。 

  「小亮~來下棋吧!」站在紙門前的緒方回頭,用微紅的雙頰看向亮。 

  「好……」亮的心情被面前的景色影響,好得非常,「我想我能勝過這種狀態下的緒方先生啊!」 

  「或…或許喔……」緒方笑著,雙眼充血,緩緩接近棋盤,跌坐在旁邊。 

  亮得意的一笑,也坐到棋盤旁邊。 

  「小亮呀……」當亮在擺下他們的第一局棋,緒方含糊地叫了他的名字。 

  「甚麼事呢?」亮執著黑子的手停在棋盤上空時,他抬頭問道。 

  「如果…如果我贏了,你讓我親一下。」 

  然後,黑子從亮的手掉到棋盤上。 

  這局棋的結束,就是他們倆的開始。 

  年齡懸殊的戀情的開始。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