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你怎麼了?」陽光氣息的嗓音在亮耳邊響起。 

  「唔……」勉力睜開惺忪的睡眼。 

  「怎麼哭了?」一隻溫暖的手摸到他的臉上。 

  「呀……」無意識地伸手摸到自己臉上,一遍濕濕的。 

  「到底發生甚麼事了?」輕搭上亮摸在面龐的手背,擔心地道。 

  「沒甚麼……」躺著的亮再次緊閉上眼簾,整理情緒。 

  因為,他哭泣的原因,是夢中的緒方。 

  「那就不要哭了。」裝著愉快的聲線,強忍擔憂的心情。 

  「唔……」緩緩張開眼睛,面前是光天真的臉。 

  光知道亮曾愛過一個人,但不知道那是緒方。亮知道自己現在愛光,但沒勇氣再提起往事。 

  這是兩人之間唯一的不透明點。 

  就像雜亂棋局之中,危險一方的活路。明明就在眼前,就是看不到。很想知道,但找不到。 

  亮呆呆地坐在床上,看光把領帶綁好。看得光有點不好思意,臉紅起來。 

  「看甚麼啦!」光把視線從鏡子移向亮。 

  「你啊!」認真地說,「你說你是誰?」亮總喜歡這樣說,藉以逗弄光。 

  「哼!」笑著別過頭去,將領帶收緊,「快去換衣服!我不等你了呀!」 

  「唔。」亮從床上站起,甩甩頭,把緒方拋在腦後。 

  走到窗旁鏡前的光身後,一把抱住他的腰。 

  「你今天已經遲起了呀,大手合要遲到了……」光沒頭沒腦地說道,臉蛋紅得一榻糊塗,因為,亮的手正解開身前人那襯衣的鈕扣。 

  「一年有好幾埸大手合呀,不去這一埸也不要緊吧!」平常握棋子的手已解開了四顆鈕釦。 

  「你不去當然不要緊,塔矢七段,但我才五段而已。」光的意思是:再這樣下去,永遠都不能和你踏在同一階級上。 

  「唉……」嘆一口氣,亮替光重新扣上襯衣的鈕釦,「你來親我。」 

  「小亮?」光好奇地回頭,對上亮無奈的視線。 

  只見亮的嘴微張,雙眼直望著光的。雙手已把他的身子轉過來,面對著自己。 

  「怎…怎麼啦?」明知道亮要自己幹甚麼,光還是要再問一次。 

  「給你選擇,一、讓我做個夠,二、你來親我。」認真的眼神讓光不能抗拒。 

  聽到這種天堂和地獄的選擇題,光不禁嘆一個氣。 

  紅著臉,把唇靠上亮的。 

  亮的雙眼睜著,近距離觀看自己最愛的人。 

  緊張的抓住亮的領子,光的唇在緩緩磨擦亮的,盡力吻到最好,希望亮會滿意,讓他去參加今天的大手合。 

  但是,光的技巧明顯有點生硬,令亮有點慾求不滿。 

  突然從後擁緊光的腰,嚇得他的動作猛地中斷。 

  乘對方不注意,亮把舌頭伸進光的嘴裏,糾纏緋側,胡作非為。 

  原本已因為主動親亮而臉紅的光,臉更紅了,但亮仍不放開。 

  吮吸輕咬,細細品嚐,亮想感受光的一切,由身體直至心靈。 

  「嗯…亮……」輕推亮的胸膛,示意他放開。 

  雖然不情不願,但他連是放開了光。 

  嘴唇重新獲得自由,光不禁大口大口喘著氣,因為,當他面對亮時,都會不能自控地緊張起來。 

  「我去換衣服。」給了光一個平日的微笑,想讓他放心。 

  「嗯……」還在調整呼吸,說不出字句。 

  眼看亮進到洗手間,光坐到昨晚他們分享過的床上去。 

  心仍在不住地亂跳,以這種情況去應戰,不慘敗才怪。 

  其實,光對勝負一點也不執著。他唯一所想的,只是追上亮。 

  以前的亮追著佐為的身影,走到他身邊。 

  現在該是他起跑的時候了,他要踏在塔矢的旁邊,對他說一句:我追到你了。 

  原以為北斗杯以後,亮會因為主將戰的事生氣,怎料,亮向他表白了。 

  『我喜歡你。』塔矢亮單刀直入地道,和他的棋風有異曲同工之妙。 

  『喜歡?你在說甚麼?』光不解。 

  『我喜歡你,就是我在向你表白,你接受我嗎?』亮問道,踏上幾步,走到光跟前,酒店房間的露台中央。 

  『為甚麼?』仍然非常茫然。 

  『因為…因為你是進藤光,是我追趕著,卻又變成追趕著我的進藤光。』手緩緩撫到光臉上,在試探他的反應。 

  光的身子有點抖,但他並沒有避過。 

  『我……』紅著臉,小輕說話,『我不知道你喜歡我是怎樣的事……』猶疑著把手貼上臉上的手,『我只知道,我想待在你身邊。』

  先是愕然,然後亮擁緊了光。 

  鈴……

  鈐…鈴……

  一串電話響聲把光扯回現實,他趕忙到走廊去接電話。 

  「喂~」說得理所當然的。 

  「咦?是進藤?」來電者有點訝異地發現接電話的人的身份。 

  「緒方先生?」在對方發現自己身份的同時,光也知道了對方的身份。 

  而且,他終於想起了:這裏是塔矢家! 

  「小亮呢?我有點事找他談。」故意不去查問心中的問題。 

  「小亮嗎?他在洗手間,要不要我現在去叫他?」光道,盡量顯得平靜些,避免緒方發現他和亮的秘密關係。 

  「那樣喔……不用了,我再找他。」說用,雙方互道「再會」就掛線了。 

  光再次走進亮的房,面前是一身西裝畢挺的亮,他正在整白襯衣的袖子。 

  「誰來電了?」隨口問道。 

  「是緒方先生,他說有點事要和你談,遲點會再找你的。」光如實報告,竟讓亮的眼中添了點驚愕。 

  「是嗎?」嘴裏是毫不在乎的語氣,手卻仍整理已然整理好的袖子。 

  「你怎麼了?」發現了亮的異常,光關切地道。 

  「沒事。」把眼神調到地板上,迅速又回到光的雙眼,「我們該走了。」 

  臉上又是一個職業笑容。 

  雖然知道亮的笑容是假的,但光沒有揭穿。 

  拿起手機和錢包,兩人一同踏出家門。 

  在街道上,光不禁回頭了。 

  「如果我能夠光明正大的和你從塔矢家走出來,那該有多好啊!」光小聲的自言自語。 

  走在前頭的亮,停下腳步。 

  「你說甚麼?」不解地問。 

  「沒甚麼,走吧!」給了亮一個燦爛的微笑。 

  光知道,這個微笑也是假的。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