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面的黑、白石顯示著時間的流逝,局勢慢慢由序盤進入中盤,直至收官。

  兩人均注視著老舊的木質棋盤,以及遊移於上的一隻手。

  毫無預警之下,夾在光中、食指間的黑石從空中掉落,擊中盤面互相撕殺的小兵,擾亂整個形勢。

  定在空中的手緩緩的握成拳頭,伴隨著光把頭抬起。

   「為甚麼不說話?」光問,語音盡處帶著微弱的顫抖。

  亮看向光,臉上是極端的歉疚眼神,只因他內心滿載著罪惡感。

  「為甚麼不說話呀!」光大吼,手掃過棋盤,讓黑白石混在一塊,亂掉桌面、地上。

  亮抿著嘴,緊皺眉頭,視線自然的落在棋子光滑的表面,同時想起剛才散在幽玄棋室的黑、白石,就是緒方把他推倒時弄翻的棋子。

  當時,在他心裏第一句話是:不要。

  然後,可算是熟悉的兩片唇瓣緊貼到他的頸間,和光的不同,緒方純熟的刺激著他敏感的頸後皮膚。有那麼幾秒鐘時間,亮清楚記得,自己竟然不自覺的閉上雙眼靜靜感受。

  想到這裏,亮沒辦法開口。

  「怎麼了?」巿河小姐突然開口,嚇亮一跳。

  「沒事,沒甚麼事。」光道,站起,轉身走去。

  「光!」亮從後叫喚,卻換來光的一瞪眼。

  這樣的一瞪眼,讓亮放棄追趕上去的想法。目送光離開之後,他逐顆逐顆撿起掉在桌上和地面的棋子。

  「進藤光怎麼了?」巿河小姐不解的道,完全不明白現在的狀況,「你們吵架了嗎?」

  「沒有……」亮椅子站起,跪到地上,「不是吵架。」

  一邊抓起遍佈地上的棋子,亮小聲的自言自語。

  「不是吵架,是我惹他生氣而已。」

  踏出圍棋協會,光再也沒法忍耐,怒憤和悲傷的眼淚猛然掉下,滑滿臉頰。

  明白自己好歹算是個公眾人物,光趕緊擦掉淚水,無目的地往前方奔跑。

  直至腹部因為跑得太急而絞痛起來,光才停下腳步。勉力站在街燈下,重重的喘著氣,光的耳中只剩下自己的心跳以及在幽玄棋室門外聽到的喘息。

  痛楚稍稍舒緩之後,光抬起頭,發現自己身處無人的公園。

  一顆晶瑩的眼淚,又再驀然而下。

  伸手去擦掉一顆水滴,另一顆又跌下。努力用手指撥去淚珠,轉瞬間又流了滿臉。

  越是想要忍住哭泣,光就哭得更加厲害。

  他最終厭煩了擦眼淚的動作,用左手的衣袖緊按住被擦得發痛的兩眼。

  在心裏問了自己問亮的問題,光開口說出了心目中的標準答案。

  為甚麼不撥我的手機?

  「因為我知道你會來這裏……你這樣答我就不會生氣了呀……」一邊說話,嘴角被拉起成優美的弧度。

  當亮找到圍棋協會的時候,光已經坐在那裏快要兩個小時了。

  光一直在期待亮的出現,只是一秒復一秒的過去,亮仍然沒能來到跟前。

  就像現在那樣。

  「你知不知道啊?我根本不會介意那種事……」

  因為,光的所有心力都分放在圍棋和塔矢亮身上,沒有餘暇理會其它任何事情。

  在那個無人的公園中,光可以放聲哭泣。

  連同長埋於心坎的不安,晶瑩的淚珠毫不猶疑地浮遊在空氣裏。

  當空氣的濕度下降至正常水平,光伸手拍拍自己的臉,深深吸一口氣,往家的方向走去。

  回家路上,沿途的各種景物,似乎都寫滿那一句他在心中提問過無數次的問題的答案。

  和亮有過一段糾纏的,就是緒方精次。

  然而,光介意的不是這件事。

  最令他不能接受的,就是緒方精次也曾經和他有過一段糾纏。

  為甚麼會這樣啊?

  為甚麼那個時候自己會糊塗到這程度?在佐為消失前的那一天,竟然聽他的話滿足了緒方跟高手對局的渴望,以及性慾。

  當晚,在對局不足一小時之後,緒方竟然來到光跟另外兩人共住房間,要求一談。

  光怕吵著其他人,於是跟著步履依然不穩的緒方,直至研習會主辦單位替棋士準備的休息室。

  「有甚麼事嗎?緒方先生。」看著背對自己的緒方立於跟前沒有動作,光不解問道。

  聽到光的話語,緒方緩緩轉過身,微黃的雙瞳盯著光看,由下而上,細細審視他覆蓋著身體的運動服。

  感受到這種異樣的視線,光的汗毛不禁都響起警報,趕緊站立起來。

  在緒方的眼中,除了深長的意味,還包含著迷霧,明顯仍然爛醉。

  他微笑,往自己的方向揮揮手,示意光過去他身邊。

  嚥下唾液,進藤光大著膽子接近被酒精充昏頭腦的年輕棋士。

  站到緒方身邊,光發現自己必須抬起頭才能看著他的雙眼,栗色的秀髮下是張輪廓分明的臉孔,加上他棋士的身份,散發著成熟穩重的事業男性氣息。

  只是,他的事業和平常人有點不同。

  當光張著兩隻大眼打量緒方尖削的臉孔時,緒方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他著呆。

  緒方帶著啤酒味道的嘴唇,悄悄落到光臉上。

  被嚇到的初中生立刻後退,想要遠離這個接下來不知會有甚麼舉動的人。

  然而,佐為卻在此時開口。

  【光,不要動。】佐為道。

  『怎麼了?』光分神回答,另一邊在緊盯緩緩接近的緒方的身子。

  【不要動……讓我好好看清楚他的臉。】

  『你要我別動……』佐為的要求弄得光一陣愕然,這時候,緒方已經來到他跟前,手已經按住他兩肩,讓光的背部碰到牆上。

  「緒方先生……」想著佐為的話,看著緒方緩緩接近的唇舌,光不知所措。

  就在這個時候,佐為有所動作。

  在緒方的唇舌快要碰上光細滑的皮膚,站在光旁邊的佐為一傾身,吻上緒方的唇。

  當然,對方是沒法覺察到的。

  但是,看在光的眼裏,他完全明白佐為答應跟酒醉的緒方對局的意思。

  雖然當中的詳情沒法在這一刻全部確知,但佐為的臉面卻將他的心事表露無遺。

  【光,我求求你,不要動……就這樣站著……】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