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頭細看緒方的栗色秀髮,研習會上的塔矢亮發現緒方的眼神有點古怪。當然,觀看著塔矢行洋對局是其門生的必修習作之一。可是,緒方緊盯的並非狠狠放下棋子的手,而是有著棋士風姿的臉龐。

  「因為老師的臉跟小亮的很相似嘛!」

  這次研習會後、晚餐的時候,緒方對小亮的提問之說辭。而小亮的提問是:

  『為甚麼你總是盯著爸爸的臉看呢?』

  緒方也非常驚訝知道亮發現自己不尋常的舉動,只是早就想好的說辭,不知能不能矇混過去。因為聽了他的答話的塔矢亮,依然一臉狐疑。

  說實在的,塔矢行洋英風凜凜的棋士風範跟塔矢亮的可愛氣質,的確南轅北轍。然而,父子倆卻同時擁有極端引人入勝的眼瞳,在許多時候讓緒方不能自拔的專注細看,不論是父親,還是兒子。

  不過,無論是多完美的謊言都好,總有破綻。更何況,這並非完美的謊言,只是無奈的現實,同時也很殘酷。

  仲夏的某天,塔矢行洋扶著醉醺醺的緒方精次出現在家門。

  「明子!小亮!」

  聽到父親在玄關處的叫喊,已經上床準備就寢的亮立刻緊張的跑出房間。而然,來到玄關之後,亮卻被嚇了一跳。

  「爸爸,緒方先生怎麼了?」亮只聽說緒方先生要去某位朋友的生日宴會,而父親要跟一位多年不見的棋友會見,怎麼緒方會被父親帶回家來了?

  「緒方他喝醉了,獨個在街上走,我有點不放心就先把他領回來。」把緒方放到玄關的地上,塔矢行洋道,「先別說這些,媽媽再在打點客房,小亮你幫我準備熱水和毛巾吧!」

  「知道,爸爸。」塔矢亮應道,回頭走向浴室。即使父親沒有這樣吩咐,亮也會殷勤的侍候,因為,那是除了圍棋之外充填於他心間的初戀情人。

  抱著盛了熱水的盤子和客人專用的白色毛巾,塔矢亮走到塔矢行洋和緒方精次所在的房間。緒方俊帥的臉映在燈光下,橙黃和著微紅,顯得異常醉人。

  「小亮。」剛把緒方放到床上的塔矢行洋邊調整徒弟在床上的位置邊向兒子道,「熱水和毛巾拿來了嗎?」

  「是的,父親。」趕緊把醒酒用具拿進房間。

  「接下來交給我就行了,你去睡吧!」塔矢行洋慈祥的說道,逕自拿起毛巾,浸入熱水中。

  「那麼……我去睡了。」依依不捨地看了緒方一眼,亮退出了客房,回到自己的房間就寢。

  或許由於空調溫度太低,可能因為擔心緒方,塔矢亮在半夜三時從夢中轉醒。雖然已經在房間放了杯水增加濕度,但他依然覺得喉頭乾涸,於是慢步到廚房去喝水,順道看看應該睡熟的緒方。

  「緒方!放手!」夾雜了驚恐聲線,很難想像那是塔矢行洋的嗓音。

  聽見那樣的聲音,亮立刻緊張的衝上前,拉開遮擋房間內部的紙門。內裏是面目稍帶驚異之色的父親,以及把他按在地上的緒方。

  「小亮!來幫我一下!」塔矢行洋求救道,「我一個人掙不開!」

  見狀,塔矢亮跑過去拉緒方的手。但是醉得失去理智的緒方卻將他一把推開,繼而低頭凝自己老師的臉。

  「……難道…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我喜歡你嗎?」臉上是詭異的笑容,眼中是藏不住的心痛,「已經……咳……已經這麼多年……連兒子也有了……他長得真像你啊……哈哈哈──」

  在失去知覺之前,緒方還說了很多沒有內容,或像是自言自語的話,但塔矢亮卻只記得這一句。

  當那天晚上終於過去,緒方精次和塔矢亮分別的時刻也同時來臨。

  雖然緒方可以以“把你當成上年分手的女朋友”矇混過塔矢行洋的雙眼─雖然不肯定對方置信與否。但是,面對塔矢亮的提問,緒方只能答出肯定的答案。

  「是的,沒錯。」無奈加上罪惡感,讓九段棋士緒方精次的聲音失去自信。

  「那麼說……你一直都在騙我?」盯著栗色的眼睛,亮認真的語氣湧向對方,當中夾雜了悲憤,「只因為我是塔矢行洋的兒子,你就要欺騙我?」

  「我沒有這種意思……真的……」任何真心的言語都變得毫無說服力,只因緒方的謊言已經將亮的自信、對人的信心完全摧毀殆盡。

  「沒有?對啊!的確沒有!」臉上泛起不屬於自己的嘲諷笑容,「上次你已經說了:因為老師的臉跟小亮的很相似嘛,原來一直都是我在給你麻煩呀!精方先生。」

  「小亮……」

  「夠了!別叫我的名字!」發現自己太過激動的塔矢亮,在叫喊之後調整了呼吸,露出冷酷無比的眼神,「你和我,除了那個未完的棋局之外,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所以……以後請你把我當成棋壇的後輩……」

  漸漸的,眼神由冷酷變成哀傷,最後被藏在亮的眼簾後面。眼簾後面還有這年間發生的一幕幕。第一次到緒方先生的家,第一次和緒方先生吃早餐,第一次和緒方先生吃午餐,第一次和緒方先生吃晚餐,第一次對奕中途打掛,第一局棋……許許多多的第一次,因為,緒方精次是塔矢亮第一個喜歡上的人。

  「那局棋……」

  「隨時候教。」說著,亮再次張開雙眼,毫不退避的直視緒方,「告訴你:我一定不會輸!」

  「亮!」

  光的一聲叫喚,讓掉入回憶深淵的塔矢亮突然甦醒,淚又驀然而下。

  「排不下去就算了,咱們起新局吧!」心痛亮臉上的藍色珍珠,皺著眉笑說道。

  「不……」亮搖頭,讓淚水在臉上肆虐,「讓我繼續下去。」說著,手又再靈巧的來回於棋笥與棋盤。

  序盤的佈局,黑子的戰術看起來幼嫩且稍微粗枝大葉,但卻明顯帶著亮獨有的味道。

  中盤的發展,是激烈的撕殺,雙方都並未退讓半分。

  「就到這裏……我就不知道要怎麼走下去了……」微顫的手依舊貼著最後一顆白子,「面對誰都好,我也有信心勝出這一局……可是……可是…在他面前……我沒辦法……」

  「亮。」光伸出左手,劃過亮臉上的淚行;伸出右手,輕輕握著亮微顫的手。

  「嗯……」亮把視線從棋盤移開,落到光澄明的雙目中。

  「有辦法的,你慢慢想!一定有辦法的。咱們一起來想!」

  然後,兩人的視線重新跌落陽光下的戰場。閃耀的白子和黑子,就這樣躺落於棋盤上,無聲息的對決。光和亮充當軍師,在一旁靜觀大局,找尋黑子的的活路。

  黑子的活路,也代表著塔矢亮對緒方精次的感情。一旦找到出路,所有“沉重的”都會散失在空氣裏。要是鑽進了死胡同,就注定永不超生。

  緩緩的,亮伸出一個指頭,輕點棋盤上的某點。

  「這裏。」泛起一抹真摯笑容的同時,架設於眼眶位置的欄柵被移除,讓亮的臉再次濕潤起來,「就是這裏!」

  「你找到了!」光也笑逐顏開,興奮的說,「我就說一定有辦法的!」

  「對啊,光說得對!」一邊說,塔矢亮用衣袖擦去滾滾落下的淚,加上臉上的笑,這是難得出現在塔矢亮臉面的滑稽表情。

  互相凝視。

  然後,光的兩隻手碰到亮淚痕斑駁的雙頰,穩穩扶住。

  沒有動作,亮只是垂下兩手,閉上雙眼,等待光天化日下的一吻。

~全文完~


●○●○●○●○●○●○●○●○●○●○●○●○●○●○●○●

後記:
呼~終於完成了“角落的棋盤”,卻忘記是答應誰開始寫的?對方大概也忘了吧?
我自己也想不到,竟然寫了這麼~長的一段時間!
總之現在告一段落,可以鬆一口氣了^ 0 ^

老實說,我最初下筆的時候,根本沒有想過要加入蘆原。﹝對不起蘆原先生喔~﹞
在後來會加入這樣一個“和緒方分享寂寞夜晚”的角色,完全是一時“興起”的念頭。
不過加進去之後,故事的發展順利了不少,真感謝蘆原先生呢~也謝謝牙木先生喔~

有一個想法是自始至終都沒變的:緒方先生單戀塔矢行洋,而以小亮作為替身。
坊間大概有很多是這麼寫的吧?﹝雖然自己沒看到﹞
算了~算了~總之,塔矢行洋一定是很多很多暗戀的﹝個人認為﹞,而且,這麼棒的男人不拿來BL一下,實在對不起自己!

那麼,就醬囉~
大家給我狠批吧!因為這又是一篇胡亂掰出來的作品。

10-9-2004.08:09a.m.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