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村子的道路-上篇

  海風吹拂著銀白色的頭髮,也吹亂了不斷往上飄的輕煙。

  叼著煙的人雙手在放褲子口袋中,靜靜地凝視著波浪翻騰起伏的碧綠色海面,以及浮雲緩緩飄蕩的蔚藍色天邊。

  來往於沙灘的人們都友善地向外來的人點頭招呼,銀髮的人也點頭回應,因為居住於這個海邊小村的人都知道,銀髮的人是村裡醫師的好友。

  銀髮的人一年裡會來到這個漁村好幾次,每次都會在醫師的家中留宿好幾天。

  這一次也不例外,銀髮的人在盡情欣賞過海天一色之後,便緩緩在金黃的沙上留下腳印,向著醫師的家進發。

  當輕煙在庭園劃出軌跡,踏在沙上的鞋子響起腳步聲,然後銀髮男人那慵懶的嗓音也滲入空氣中。

  「我來了。」

  低頭專注地閱讀著看診記錄的人抬起頭,順著聲音的來源看向擅自闖進的人。

  「我就說你要說『我回來了』吧!」

  跪坐著從跟前的小圓桌下退出,右眼架著一塊玻璃鏡片的男人聲音中透出怒意,乾脆地站起身來。

  仰頭望著站在窄廊上的人,站在窄廊下的人嘴角拉起淺淺的微笑。

  「是是、我回來了!」

  聽到白髮的人的說話,黑髮的人展現出喜不自勝的笑容。

  「歡迎回來!」

  不只是笑容,連深藍色和服底下的胸膛,也為白衣男人的歸來而慷慨地展開了。

  輕快地踏上窄廊,將鞋子遺留在庭園地上,白髮男人走進了黑髮男人的兩臂間,讓對方以擁抱為自己掃去旅行期間沾滿身上的塵土。

  放開抱著的人以後,銀髮的男人才放下肩上的大木箱,一盤腿便在小圓桌邊的地上坐下。

  被打擾了工作的人也重又跪坐在圓桌邊,重新埋首於鋪滿於桌上的各種文書。

  輕煙不斷從燃燒的紙捲末端飄出,海浪的聲音從遠處隱約傳來,銀白色頭髮的人靜靜坐著,望著天空中白色的雲,黑髮的人輕聲唸著紙張上黑色的字。

  拜訪的男人就似融入了房間一般,完全沒有打擾到房間主人的進度,就這樣無聲無息地陪伴著對方。

  「對了,銀古,你肚子餓了沒?」

  一邊整理桌上的紙張和書本,黑髮男人對身旁的人說,白髮男人將視線從遠處重新拉到近處。

  「還好,來路上我有吃一點乾糧。」

  「想吃烤魚嗎?」

  伸手取下嘴邊的紙捲,然後銀古摸上擺在圓桌旁的水杯,逕自送到嘴邊。

  「化野你喜歡吃烤魚嗎?」

  「你管我!」

  邊說著化野想要伸手敲打銀古的頭蓋,卻被對方向後靠的動作一下子避過。

  隨手將杯子放下,重新將紙捲黏到唇邊,然後白髮男人站起,走向自己剛才踏上的窄廊,跳到地上穿上鞋子。

  「等我一下。」

  沒有回應,化野就只是靜靜坐著,等待出言請自己等待的人。

  再次出現在化野面前的人,手中拿著化野平常穿的那雙草鞋,嘴角帶著像晴空般開朗的笑容。

  用不著對方的說明,化野也明白對方的意思,於是他站起走到窄廊邊緣坐下,將雙腳穿進銀古所拿的草鞋裡。

  儘管已經有幾個月沒能見到對方,銀古依然記得在化野彎腰穿鞋時要伸出手讓他扶著,化野的手也依然記得在彎腰穿鞋時伸手向銀古的方向。

  站起身來以後,化野的手從銀古的掌中離開了,兩人踏著一致的步伐離開了庭園。

  雖然是靠海的漁村,但是村子的部份向內陸延伸過去,所以在村子裡吹送的風不一定都充滿濕鹹的氣息。

  枝頭上的葉片輕輕的搖,銀古也自然地左右顧盼,將路上既熟悉又陌生的風景收進眼底。

  微風吹動了深藍色和風的下擺,化野走在銀古稍前處,兩手交互放在兩隻衣袖中。

  「你在看甚麼?」

  將視線從處遠收回,銀古望向化野,發現對方輕皺著眉頭凝視著自己。

  「沒甚麼……只是看看村子裡有沒有甚麼改變。」

  「你以為會有甚麼改變?」

  聽到化野帶著微怒的聲音,銀髮的男人笑開了,拿下唇邊的紙捲,吐出一口白色的煙霧。

  雙眼直盯著化野的眼珠,銀古輕輕搖頭,邊向前走邊將紙捲黏回唇邊,越過了跟前的人。

  「喂!銀古!」

  將雙手放進兩邊的口袋裡,銀白的頭色依然佔滿化野的雙眼,銀古沒有停下腳步也並未轉過身,繼續慢慢向前走。

  「的確是……不會有甚麼改變……」

  不管化野是不是能聽見,銀古以自言自語的聲量唸唸有詞的說著,看向滿天比自己的頭髮還要雪白的雲彩。

  漸漸地離開村子深處,兩人開始感受到海洋的氣息,身著深藍色和服的醫師走在前面,引領著素色衣褲的人向著目的地走去。

  遠目能望見海岸線,化野和銀古望看近處的小攤販,幾尾肥嫩的鮮魚放在金屬細絲編成的網上,肌肉中的水份漸漸滲出,並滴落於炭火之上,形成的蒸氣令魚香更加地擴散開去。

  「給我二串烤魚。」

  顧攤的小女孩一邊笑逐顏開地應道,一邊在幾尾烤魚的表面撒上粗大的鹽粒,望見穿和服的男人拿出錢幣,便恭敬地伸出雙手接過。

  「謝謝化野醫師。」

  「不客氣,給我沒有內臟的魚,還有把我的那條的外皮烤脆一點。」

  男人的要求女孩一一以點頭和微笑答應了,站在一旁欣賞著女孩高超純熟的烤魚技術,銀髮的男人嘴角泛起滿意的微笑,嘴唇吐出了白色的煙霧與輕細的話音。

  「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

  「對吧對吧!所以我才特地帶你來吃!」

  邊說邊望向身旁的男人,化野發現銀古並沒有看著烤魚,而是盯著自己,禁不住拋出一句反問。

  「我在說烤魚!你在看甚麼?」

  皮膚素白的男人笑著搖搖頭,將視線從對方的臉龐移向散發著香氣的烤魚。

  顧攤的女孩向銀古遞出烤魚,銀古伸手接過後,一邊斜睨著化野,一邊伸出舌尖舔了烤魚的表面。

  化野一臉恍然大悟的張大了嘴巴,然後兩邊臉頰倏地漲紅了,嘴裡爆出充滿怒意的聲音。

  「我就說我在說烤魚了吧!你到底在想甚麼啊!」

  聽著對方的怒罵銀古並不覺得有些許愧疚,反而向身旁顧攤的小姐指了指。

  小女孩不明白化野大叫的原因,她只是在臉上堆滿天真的微笑,向村中唯一的醫師遞出為對方烤得皮脆肉嫩的烤魚。

  「啊……抱歉。」

  當醫師伸手接過貫穿魚身的木條,在魚身咬上了幾口的蟲師已經逕自邁開了腳步,順著傳來海浪聲的道路向前走去。

  拿過烤魚的男人望見同行者已經變小的背影,便焦急地小跑步跟在對方身後,直至走到銀髮男人的旁邊才慢下腳步。

END_17︰54_09/05/2009

後記︰
蟲師的同人總算是完成了一篇~~(擦汗)
似乎將銀古描寫得有點壞呢︰P
不過也算了~~只能到處旅行著生活的人,多少有些奇怪嗜好(?)也很正常~
接下來是下篇~~
敬請各位看倌多多指教囉︰)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