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六日,10:35,坐過由蘇明開出的火車,今天終於來到歷施加。聽說這裏是個超高科技的城市,我會在這裏遇到甚麼樣的人呢?我每天都在期待能遇到一個可以永遠在一起的人……若果夢想能夠成真,我願以我的一切,來換取他的信任!



  覆蓋整條街道的雲層。

  滿街的商舖。

  其貌不揚的一個舖面,殘破的招牌上是“一分鐘密碼”五個字,似乎是店鋪名號。

  「……請問這裏是否有職位空缺呢?」一個樣貌年青但白髮披肩的男子,向長著黑亮長髮、站在櫃臺後面的少女詢問。

  「我們只請電腦技術員,」少女回答,「想應徵嗎?」

  白髮少年點頭承認。

  少女示意少年進入店內。

  經過堆滿雜物的小過道,黑髮少女和白髮少年踏入昏暗的室內。佔據斗室九成空間的,是鋪於地上密密麻麻的電線和畫面不斷閃動的三台電腦。放在角落的電腦前面坐著一個戴著黑色鴨舌帽的男子,似乎正在操作電腦。

  「積奇。」少女愉悅的叫出一個名字。

  聽到少女的叫喚,男子回過頭。

  「咦,這個小子來應徵嗎?」說話的同時逕自打量起白髮少年來,「一分鐘可處理多少訊息?」

  兩眼依然停留在少年身上的同時,男子的雙手仍快速地按著鍵盤。

  「大約……二百五十萬左右,單手的話應該差不多,行嗎?」少年在猶疑之後吐出答案。

  卻換來少女稍帶驚愕的表情及男子突然而來的責備。

  「吹牛!我也只不過二百二十萬左右,而且必須雙手操作!」

  知道多說無益,少年只是展露一個微笑,上前一步,拿垉桌上的黑色鍵盤,輕點上面的掣鈕。

  「喂!別碰我的艾莉!臭小子!」男子在房間的最深處大聲么喝,一邊急步走向少年。

  站在白髮少年旁邊、原想搶回鍵盤的少女在看到螢光幕之後呆住。此時,男子也到達了少年的身邊。

  可是,男子的手沒法動作。他只能緊盯著『艾莉』─電腦的螢幕,目瞪口呆。

  少年手上的鍵盤嗓音不斷的同時,『艾莉』的畫面跳出三個執行程式的視窗,過了五分鐘,程式執行成功的視窗紛紛出現。首先完成的是侵入某IP的電腦侍服器的程式。另外兩個分別是檔案轉載及檔案解碼程式。

  放下鍵盤,白髮少年腼腆的一笑。

  「對不起!我擅自碰了艾莉。」向兩人微微鞠躬之後,少年轉身離開。

  揚著銀絲,少年已經踏出“一分鐘密碼”的門口。就在這個時候,背後響起少女的聲音。

  「請等一等!」聲音還是一樣的甜美。

  少年停住腳步,回頭看向追趕過來的黑髮少女。

  「對不起,積奇長年都只面對著電腦,不太懂跟人相處。而且這些天來應徵的盡是吹牛傢伙,所以他才會這樣說的。」少女聲線中滿載歉意。

  「不要緊,我也太唐突了。」白髮少年保持微笑,表示自己並不介意剛才那男子的言語和態度,「有甚麼事嗎?」

  「只是想問……你真的想做這個工作嗎?我們正期待你這種人!」態度誠懇的道,少女。

  「興趣不是沒有,但我不能在這裏長期工作。」

  「那麼可以逗留多久呢?」少女期待白髮少年的答覆。

  「三天左右。算是臨時工吧!可以嗎?」

  少年的聲音被風吹散之際,少女露出失望的表情。

  「其實是積奇想找個人代替他操作艾利、寧思以及加迪斯,」少女眨了眨水靈的大眼,「所以必須長期工作……若果你願意留下來,我們可以給出令你滿意的薪金,意下如何?」

  「我也很想留下,不過真的不可能。」白髮小子再賠了一個微笑,「我還有工作在身,只是想在這裏賺點旅費而已,對不起!現在是時候了,我要走了。」

  就在白髮小子準備邁開腳步,快要沒入人群的一剎,戴鴨舌帽的男子積奇也來到兩人所在之處。

  「剛才的事對不起,請收下這個,」他遞出了一張名片,「算是跟你交個朋友,閒時給我電郵吧!」

  「我會傳電郵給你的。你也別太介意剛才的事。」向積奇比一個勝利手勢。

  一個問題突然自少女口中溢出。

  「我是桃麗絲,你叫甚麼名字?」

  「我叫路奇洛‧比克。」

  「請多多指教,路奇洛,我是積奇‧比度。」鴨舌帽下的臉孔露出無法遮擋的燦爛笑容,笑容主人的手握住了白髮少年的。

  「也請你多多指教!」放開積奇熱情的手,路奇洛看向遠處泛紅的天空,「我真的要走了。」

  「好,期待和你再次見面!」

  慢慢遠離店舖,充斥白髮下的腦袋的是積奇和桃麗絲高興地揮手的影象。

  不過……

  即使“一分鐘密碼”的兩個店員都給人舒服的感覺,路奇洛所要逗留的地方也不是這裏。

  一個遙遠的『家』在等著他。

  而回到『家』之前,路奇洛一直保持居無定所。

  其實,這個時空,人的心根本到處飄流,迷失在那茫茫人海中,迷失在那氾濫罪惡的思想洪流裏。人們都不知道起點,不知道終點,甚至連自己的腳步正邁向何處也摸不清。只可以蒙著雙眼,摸著不知向哪裏延伸的牆壁前進。自由就此被懸掛在胸口,隨既定的律動左搖右擺。

  只是一般人都不夠勇氣解開繫著“自由”的繩子,害怕繩子的結一鬆開,“自由”就會突然消失。

  走在街上的旅行者,早就切斷了那一根繩。

  那種必須爭取才能得到的“自由”,在他來說就是一根繩。

  捨棄了安床軟枕,選擇居無定所,路奇洛用身體和心靈感受著圍繞於空氣中的貴重寶物─自由。那是心靈的安樂窩,自我的重生,能讓夢幻和現實共存的空間。

  而對於現在的白髮少年來說,最重要的寶物是名為意大利芝士蛋糕的食物。

  到處展示著奇形怪狀的新科技產品,歷施加第十四號街出乎意料的多人,擺買的人,選購的人,經過的人,在狹小的空間擠擁著。

  白髮少年一直左顧右盼著街道兩邊的罕見商品和熱鬧狀況,沒有留意往來的人群。突然,肩膊被撞了一下。

  「對不起─」對方向路奇洛道歉,匆匆向前走去。

  雖然對方掩息得不錯,但,路奇洛還是發現了事情的真相,於是一直緊隨剛才撞到他肩膊的人。

  往前走了大約五分鐘路程,前面的人進入左邊的橫巷內,白髮少年也立刻轉到巷內。

  高樓中間的小巷只有一副光景:幽禁,遍地垃圾。而小巷盡頭,則站著一名金髮少女。對方相貌標緻,但雙目暴露出火焰般的怒意。

  在怒意底下,卻有著截然不同的、路奇洛所不能辦認的另一種感情。

  「錢可以給你,但錢包可以還給我嗎?小姐。」白髮少年笑說,「先生,可以嗎?」

  「哼!一眼就看穿,我的技術真的這麼差勁?」“少女”拋下毫無光澤的假髮,露出裏面閃亮的金色細絲。

  「其實……是你撞來的時候,我的手碰到……碰到你的胸部了……」

  「下流!」聲音是低沉穩實的,其主人是個百分之百的男生。

  說完,金髮男生把錢包連錢拋向白髮少年,從小巷另一邊的開口退出,沒入人群中。

  有紀念價值的錢包和有實際用途的錢重新回到口袋,路奇洛也退出小巷,回到先前的市街,繼續尋找晚餐的旅程。

  再穿過兩條街道,人群總算稍為稀落。而兩旁的商舖亦從統一的電子產品售買店,換成食店和其他物品售賣店。

  白髮小子的目的地是一所可上網的咖啡店。

  選好位置之後,他急不及待地點了含甜酒的意大利芝士蛋糕,以及愛爾蘭咖啡。食物還沒有送上桌面的時間,路奇洛純熟地設置了上網裝置,做他每天的指定動作:瀏覽網站和收發電郵。

  路奇洛首先觀看了世界政府懸賞網站中的懸紅通緝犯照片及名單。由於這次的『工作』跟海盜有關,所以他的注意力集中在懸賞海盜的部份。

  再來就是安排日後行程的必要資料:世界地圖以及歷施加市內地圖。只有清楚所在地區的交通渠道,才能迅速行動,無論是逃走還是追蹤目標。

  最後,他傳送了一封郵件。



  純白小姐:

    到達預定的三號餐館,我的飯餐己經進行到一半,食物非常美味。

  黑色小子



  像是經過計算一樣,當路奇洛完成每天的指定動作之後,咖啡和芝士蛋糕就被送到桌上。

  洋溢著香氣的熱咖啡首先溫暖了路奇洛的胃部和食道,逼使他滿足地嘆了一大口氣。蛋糕的甜味慢慢地中和咖啡帶來的微澀,讓成熟的味道和孩子氣的觸感於路奇洛的口腔之內打轉,形成稱為“幸福”的感覺。

  清除掉咖啡和蛋糕,白髮少年滿足地結賬離去,開始工作。

  離開咖啡店,路奇洛先到了附近的公眾洗手間。戴上黑色假髮,綁好碎花頭巾,披一件黑色的斗縫,完成了變裝。

  白髮少年─現在該說是黑髮少年再次來到街上,選定一個位置站定,隨意打量起往來的行人,還不時察看手錶,裝作正在等候甚麼人一樣。

  如今的天色,已經從微紅變成深藍,仍然不阻礙路奇洛繼續工作。

  突然,白頭髮的他眼前一亮,視線緊追著街上一名綠色頭髮的中年男子。繁華的街道上,到處都是掩護,路奇洛大膽的拉近自己和目標的距離,一方面可以留意他和別人的談話內容,一方面把跟掉對方的可能性減低─雖然同時將危險性大大提高了。

  穿街過巷,路奇洛以綠色的頭髮作為追縱目標,由繁華的市街直至偏僻的港口。

  以如今的科技,稱為『船隻』的交通工具,是指在天上航行的飛船,所以,港口的存在其實只是讓人們能夠近距離接觸海,謹此而己。以前為配合港口貨運業務而建的大型貨倉,都不免成為擺放回憶的時間錦囊。而然,也有些貨倉被人當作時間錦囊以外的物品使用,例如集會地點。

  對方來到這人煙稀少的港口,路奇洛猜測其所屬組織之成員秘密聚會地就在港口的眾多貨倉之中。

  被跟縱的人靈巧地轉進貨倉間的迂迴通道,左穿左插,往特定的目的地進發。當路奇洛倚在一片牆壁上以減低被發現的可能之時,緊貼著牆壁的耳朵忽然接收到一遍慘叫聲。而且,乍聽之下,聲音有點熟悉。被奪去注意的一瞬,目標人物已經消失不見,但慘叫聲依然。

  嘆一口氣,黑髮少年還是不能放下聲音的主人不管。只好放棄消失了的追蹤目標,想辦法溜進貨倉一看究竟。

  繞著貨倉走了一圈,路奇洛發現建築物共有兩個出入口,而且皆沒人把守,於是悄悄溜進貨倉內。入口稍前處有些許疊起的木板條箱子,正好可以讓路奇洛隱藏起來。木板條箱子並排在通往貨倉上層的樓梯,路奇洛可算是『光明正大』的走上上層,俯伏著細看貨倉中間正在行進的事。

  稍為感到愕然的是,白髮少年看見下午偷錢包的金髮少女─該說是少年雙手被縛,懸吊在半空中。四、五個面目猙獰的男人包圍他,似是要對他不利。

  一個看似頭目的禿頭男子抓住金髮少年的下巴,獰笑著擠出幾句話。

  「哼!臭小子!只不過十萬杜蘭而已,也拿不回來。」說完,狠狠地甩開少年堪稱“美貌”、卻已經滿佈傷痕的臉面。

  「哪有工作可在一星期賺到十萬杜蘭啊!白癡!」雖然處於這樣的劣勢,少年依然大膽回嘴。

  隨著少年的話語變成迴音,掌摑聲響遍空盪的貨倉下層。

  「誰叫你去工作啊!」繞有興致地觀看從金髮少年嘴角流下的血液,禿頭人笑得滿意,「去偷、去搶、去賣身也可以,總之給我十萬杜蘭就行了,否則我就要好好品嚐你寵物的味道。」

  說著,禿頭漢身後的一個男子揚揚手中的鐵籠,讓面毛茸茸的白色球體顫動了一下,也使在貨倉上層靜靜觀察的路奇洛瞠目結舌。

  「這麼罕有的物種吃起來不知是甚麼味道呢……」說著,禿頭漢走向身後的男人,想要打開籠子的門。

  「閃靈!」金髮少年往籠子大喊,更拼命搖動懸吊在繩子末端的身體。

  看見被吊的人的舉動,包圍他的男人們開始有所動作。一個手臂粗壯的男人從地上撿起一根木棒,狠狠往少年的腰後打去,惹他發出比剛才更要淒厲的慘叫。另一個站在少年跟前的男人,毫不猶疑地向他揮出兩拳,自嘴角溢出的鮮血灑滿男人的手和少年的臉。旁邊三個男子亦不甘後人,紛紛用不同方式虐打起少年來。

  眼下少年快要被他們打個半死了,路奇洛顧不得工作社“不能在工作期間多管閒事”的守則,站起身大喊一聲,從貨倉上層跳下。

序章‧1‧完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