吩咐小祺執拾一些簡單的日用品和必需品,路奇洛就揹著自己的隨身包包,拖著小祺出門了。抱著閃靈專用的小籃子,小祺一臉不明所以的跟著負傷的客人兼恩人,直至到達路奇洛昨天用餐過的咖啡店。

  「你知道剛才入侵你電腦的是甚麼人嗎?」在咖啡店角落的卡位坐下後,路奇洛向小祺問道。

  「可以這樣做的,只有以前組織的人而已。因為區域政府早已禁止人民使用電腦指令,就算是頂尖的黑客,也只能用軟件而已。」一邊以指頭輕撫摸閃靈的頭部,小祺回答道,「蓋爾有個名叫洛特寶的手下,是電腦高手。」

  聽罷小祺的說話,路奇洛一瞬間沉默下來,再開口時聲音顯得異常低沉,卻仍然清晰。

  「這樣的話……我建議你變裝。」

  「為甚麼?」反射性的發問了,雖然小祺沒有反對路奇洛建議的意思,但對於“變裝”這建議似乎感到有點愕然。

  「我認為他們會直接來找你,因為他們沒法得到想要的資料。」路奇洛道,習慣性地掃視咖啡店的每一個角落,「我現在最想知道的是,他們想要的資料是甚麼?」

  聞言,小祺的手有一秒鐘顯得不受控制,用力的推了閃靈一下,惹牠小叫一聲。

  「小祺?」

  「他們……」震驚之後,小祺似乎對對方的目的有了頭緒,「還沒有死心!」

  「還沒死心?」沒法透視小祺內心所想,路奇洛只得一頭冒水地打量著對座的人。

  「是個可以賺錢但於人類有害無益的東西……」猶疑的語氣難以掩飾,不想說出事情真相的心意表露無遺,白髮少年也不好去逼迫金髮的新相識和盤托出,所以路奇洛沒有追問下去,只是一揮手召來了侍者。

  「我姓普斯特,等會兒有兩位朋友會來找我們,但我現在急著出去辦事,請你幫忙招呼他一下可以嗎?」說著似早有準備的謊言,並以真誠的微笑增加謊言的可信度,「另外,我想先點些食物,等會他們到了你就送上來吧!」

  “普斯特先生”為將到的朋友點了蜜桃紅茶和巧克力吐司,而“普斯特先生”的朋友則為專誠來這裡找他的友人預先準備好檸檬可樂和法蘭西多士,待侍者退開以後,兩人立刻帶著有成為“偷竊對像”潛質的物品離開咖啡店,在小祺帶領下到達公眾收費洗手間。

  路奇洛的背包內有準備衣服、假髮、化妝工具等用來變裝的必需品,不消一刻就讓白、金髮兩人變成一雙合襯的情侶。路奇洛選了一個黑色的短髮和帽子,換掉黑色短袖襯衫,穿上深藍的運動外套和墨綠色棉布褲,將原來行動迅速的感覺改變成陽光、清爽的運動健兒形象。而小祺身高比路奇洛矮小一點,而且有一副俏臉,所以路奇洛建議他扮作女性。他為沒有變裝經驗的小祺選了一個長及腰的粟色假髮,淺紫紅色的中袖上衣,淺藍色的直腳牛仔褲。

  小心翼翼地從收費洗手間出來──由於小祺扮作女生,而他們剛進入的是男廁──之後,路奇洛為了突顯情侶的感覺,更在回去咖啡店的途中牽著小祺的手。到達目的地,路奇洛向侍者詢問一位“普斯特先生”,對方就帶情侶二人來到“其友人”的座位坐下,並奉上“其友人”所點的食物。

  跟著,線上作戰又在開始。

  路奇洛利用咖啡店裡的公共上線裝置和小祺的notebook進入國際網絡,以程式登入遠在工作社總部的個人電腦,以先進的軟件追蹤、並分析對方的I.P.之真偽,只要I.P.是真的,該軟件就可以將其所在以及所用之線路偵測出來。據軟件顯示,對方電腦所在的地方,正是歷施加;而對方電腦所用的上網線路,正是小祺notebook所用的線路!

  驚訝得四處張望,路奇洛的視線跟坐在咖啡店近門口位置的一個男人相接,然後,兩人都動彈不得。男人向他們筆直地向走過來,他們都感覺到身體正被無形的逼力壓制著。

  「想不到這樣的打扮還蠻適合你,我差點就認不出來!」男人得意地笑說,一邊拿起放在桌上、閃靈專用的籃子,「你又認得我嗎?」

  「你是蓋爾的手下?」小祺猜測道,不安的情緒浮現於臉上。

  「不錯,我是Z,是蓋爾派我來帶你回去的,還有這位先生……」說著,Z看向路奇洛。

  「你到底想怎樣?」路奇洛道,回瞪Z。

  「你們跟我一道回去就知道了。」維持著笑容,Z逕自往外走去。

  「我們不會跟你回去的!」路奇洛不甘示弱的反駁道,換來Z更見輕蔑的微笑。

  「你們可以嗎?」

  一度停下的Z再次邁開了腳步,不願意跟隨陌生人步伐節奏的兩人不由自主地前進起來。

  路奇洛訝異得張大了嘴,全身上下可以自主地活動的只剩頭部,他於是回頭去看同樣被逼著前進的小祺,一如所料,小祺所表現出的愕然較其恩人更甚。

  三人走出咖啡店,穿過鬧市,再次來到昨天路奇洛和小祺都來過的港口,兩人都認出男人領著他們走過的路,是向著某個指定的貨倉進發的。當他們的四肢終於能夠自主地移動的時候,已經被五、六名大漢圍繞著,那幾個面目兇暴的男子更將步槍的槍口對著少年倆,所以實際上他們依然動彈不得。

  「小祺啊,你終於肯回來了嗎?」

  聲音是陰險加上奸狡,讓偎在路奇洛旁邊的小祺不禁嚇得全身一震,迅即回過頭去。

  「蓋爾,他只是我剛認識的朋友,甚麼都不知道的,你放過他吧!」

  從兩人身後的門口步出了路奇洛跟蹤過的綠髮男子,身材高眺、穿著襯衣、西褲的女子站在他左邊,他右邊則是一名穿著汗衣、牛仔褲、帶著黑邊粗框眼鏡的青年。普一望見綠髮男子,原來站在兩名少年旁邊的Z立刻向他進去,並將手上的籃子交到蓋爾手上。

  「我昨天被他跟蹤了,看來甚麼都不知道的人是你吧,小祺。」站在一男一女中間的綠髮男子──蓋爾嘲弄的笑著,挽著閃靈依然熟睡其中的籃子,慢慢走近坐在地上的小祺。

  「跟蹤?」小祺愕然的道,回頭望看路奇洛。

  「他能夠反追蹤我們的I.P.,又懂得跟蹤和變裝的技術,還拍攝我們船艙內的情況,我看他不是普通人。」戴眼鏡的男子說。

  「洛特寶說得對,待我殺了他。」聽著男子的話,女子拔出手槍,抵著路奇洛的太陽穴。

  「不要,不要殺他!拜託!」不顧一切的大叫著,小祺往恩人的方向撲去,讓向著路奇洛的槍口轉為指向自己。

  蓋爾揮揮手,女子就放下了槍。

  「阿雪,先不要殺他。」先對女子命令,然後望向小祺,「若你回來幫我完成這次的『工作』,我就放過他,怎樣?」

  倒抽了一口涼氣,小祺的臉部明顯地表現出抗拒,及後又抵下頭,露出苦惱的表情。

  「小祺,不要,不要為了我做違背自己意願的事!」

  「閉嘴!臭小子!」阿雪以手槍擊打路奇洛的頭部,他的額角立時淌下血行。

  「只懂得用卑鄙手段的人沒資格叫我閉嘴!有膽就叫Z出來跟我正面交鋒,我一定不會輸!」路奇洛氣極而怒吼起來,額頭頂著阿雪的手槍,雙眼瞪視掌握自己性命的人。

  「啊……你說你能對付我?」被指名的Z不屑地回應道,繼而向蓋爾投訴,「他這樣說是侮辱我,蓋爾!」

  「好吧!」蓋爾無奈的嘆氣,然後揮手令拿槍的大漢退開,以輕蔑的眼光看著路奇洛,「若你能夠打敗Z,我就給你們十二小時逃走,如何?」

  「這是你的承諾……」沒法說服自己讓初相識的小祺犠牲,路奇洛憤然接受對方的提議,「別食言。」

  聞言,小祺抬起了垂下的頭,著緊地勸阻路奇洛。

  「不要和他們戰鬥,他們有神奇的力量,你不是他們的對手!」

  「所謂神奇力量是『特異能力』,雖然對他們的『特異能力』一無所知,不過只要是單打獨鬥,我還有辦法取勝。」向拋出小祺一個意味深長的微笑,路奇洛逕自站起,旁邊的人亦退到遠處去。

  面前是個子比自己高少許的男人,生氣和蔑視都寫在臉上,他的左手放在褲子口袋,右手則搭在腰上。

  「別說我欺負孩子,我今次只用一隻手,算是大贈送!」

  張開又握緊十隻手指,路奇洛雙眼始終緊盯著自己惹來的對手,只見Z把右手握成槍形,向著路奇洛,一個藍色的光球突然從Z的指尖射出,像子彈般飛去。

  稍稍側身避過對方的攻擊,白髮少年向後跳出幾步,以跟對手拉開距離,可Z依然窮追不捨,逐步向路奇洛逼近。

  與目標的距離跟射擊的準誠度成反比,當Z將毫無還擊之力的對手逼至角落處,其武器──藍色光球終究命中逃竄的路奇洛!

  右邊腰際被藍色光球擊中,路奇洛立時感到該處灼熱難當,而同一時間,左肩槍傷亦因為手部過大的伸展動作而溢血。因為沒有對策所以四處閃避、到最後還是被擊中的路奇洛把心一橫,誇張地喘了幾口氣,然後倒在地上。

  對方果然停止了攻擊,筆直地向路奇洛所在的貨倉角落走去。

  「喂!死了嗎?」

  當Z想要一腳踩在對手頭上時,路奇洛的手抓住了他的腳踝。

  「蠢材就是蠢材。」齒縫間拼出了比蓋爾更冷的嘲笑,路奇洛自信的雙眼從下而上盯著Z,讓他感到不妥,立時退開。

  直至與路奇洛相隔約五米,Z才止住心裡的不安,想要舉手再次發出攻擊時,卻發現雙手不聽使喚──放在口袋的左手依舊藏在口袋裡,握成拳頭的手也沒法打開來,不解中突然醒覺到對方剛才的舉動似是有計劃的行動,Z抬起頭,雙眼的惶惑表露無遺。

  緩緩站起身,路奇洛握著拳向Z衝過去。無助的看著自己雙手又望向衝過來的路奇洛,Z唯一的、亦最具殺傷力的武器被封鎖,於是只能利用雙腿的動作避開少年熟練的拳腳攻擊。

  承Z左腳失去平衡,路奇洛以右拳揮向他的頭部。臉頰被擊中而嘴角破損的Z由於頭腦受震盪而清醒過來,穩住跌勢之餘以肩頭用力撞向路奇洛,以左手抵擋對方突如其來的反擊,路奇洛左肩出血的情況一下子變得嚴重。

  咬緊牙關忍下了左肩和右腰爆發的痛楚,路奇洛用力推開發狂猛撞向自己的Z,大喝一聲之後一記直拳重重打在突然動彈不得的Z左頰,使他失去重心倒在地上。

  前衝的勢頭讓路奇洛的身子也往前跌出,直至跪倒於地才停住。

  「放開我!」躺在地上的Z依然沒法動作,像是被一根無形的繩子綑綁著般。

  「不行……」異常艱辛的吐出了兩個字,路奇洛回頭以凌厲的眼神望看在一旁看得快要拍掌叫好的蓋爾。

  沒好氣的搖搖頭,蓋爾居高臨下、笑意濃濃的打量起路奇洛來。

  「想不到你可以打倒Z,我就遵守承諾吧!」走到路奇洛前面蹲下,蓋爾臉上浮現出和他聲音同樣陰森的笑容,「你們走吧!趁這十二小時快點走吧!」

  不甘示弱地回瞪騰吉海盜會社的首領,一把搶過閃靈的籃子,路奇洛忍著劇痛站身起來。

  「小祺。」

  驚嚇得著呆的小祺聞聲趕至,扶著顫巍巍的路奇洛。

  「走吧,小祺,任你去得多遠都好,我也會找到你的。」句末的尾音隱沒在自喉間迸出的笑聲之中,慢慢飄向始終不敢抬頭的小祺。

  知道小祺負重的能力,路奇洛放心的把身體大部份重量放在他肩上,小心翼翼的離開貨艙。

  時已黃昏,腦裡只剩蓋爾那令人心寒的笑聲,小祺懷著驚慌的心情在想像不到的極短時間內帶著路奇洛回到仍舊有他們行理的咖啡店裡。

  路奇洛不理身傷用咖啡店的上線裝置傳送了二個內容相同的電子郵件到地址fish@xxxx.com及egg@xxxx.com,內容如下:



  「雞蛋」/「魚」:

    我來了。

  「黑色小子」



  無視咖啡店職員的奇異目光,兩人在太陽最後一道餘暉消失之時以當天最後的客人的身份結帳離開。

  依照路奇洛的指示,小祺將傷者帶到火車站,他們必須離開,否則十二小時的期限一過,兩人就插翼難飛了。

序章.3.下.完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