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八日(1)~輕鬆的逃亡─加得蘭堡


  二月八日,1:50,想不到會受這麼重傷,今後怎麼辨啊?從貨倉群逃出來已經四小時多,火車也即將到達加得蘭堡,要怎樣部署才好呢?現在的情況,單憑我是保護不了小祺的……絕對不能辜負全心全意相信我的人!



  「到底是我連累你了……」

  如果不是阻止了騰吉海盜會社的人搶奪小祺電腦裡的資料,他們是不會出手對付小祺的。認定這樣的事實,路奇洛感覺很對不起金頭髮的初識。

  睡熟的人長得一副清秀的面目,眼底下隱約浮現的黑色證明他已經一段時間沒能睡好,讓路奇洛又想起小祺那個支離破碎的笑容。

  動態讓路奇洛從發呆狀態中恢復過來,只見小祺把原來倚在車座靠背左邊的頭移向右邊,蓋在身上的外套就順勢滑下來了,路奇洛於伸手去接。

  「哎!!」連續兩次的受傷,使路奇洛肩膊的痛覺變得異常敏感。

  「路奇洛……」被呼痛聲吵醒的小祺望望叫聲的主人,才發現對方正按著受傷的左肩,「傷口又痛了嗎?」

  「不…不是,唔!」

  「還嘴硬!」小祺站起身,將路奇洛輕輕推倒在椅子上,「你乖乖躺一下吧,再這樣下去一輩子也別想痊癒!」

  路奇洛瞪大雙眼望著小祺,不情不願的躺在椅上,看著對方舉動的小祺忽爾笑了。

  「總覺得你跟姐姐很像……」

  「你姐姐?」

  「唔……雖然姐姐不說話,但是她在精神好的時候總想做做飯、打掃或是洗衣服……」小祺不明白自己為何會說起鎖碎的往事,於是搖搖頭,「我只是突然覺得你跟姐姐有點像而已,沒甚麼。」

  小祺又笑了,感覺像哭得太多,所以才經常露出微笑。

  「小祺,我來當你『姊姊』吧!你今年幾歲?我十六歲。」

  「那你就不能當我『姊姊』了,我已經十七歲啦!」

  「不要緊的,不要緊……祺‧比克,這個名字不是很好聽嗎?」

  「祺‧比克,虧你想得到。」還名字也給自己想好了,小祺只得接受,於是笑笑又搖搖頭,「不過我還是叫你哥哥比較好!」

  任蓋爾給予的時限迅速地縮短,他們倆仍然相對而笑,直至火車在四十五分鐘之後抵站。

  加德蘭堡是個平靜的地方,海盜常在天空截劫飛船也打擾不了地上的平靜。原來處於緊張狀態的兩人也因為緩緩走動的行人、緩緩行駛的車子和緩緩流動的空氣而稍稍放鬆了心情。

  在小祺的看管下乖乖地休息了四十五分鐘,路奇洛的體力漸漸恢復起來。兩人都是第一次到加德蘭堡,所以首先在火車站的商舖買來了地方街道圖。

  「要先去上網嗎?」小祺望望街道圖又望望哥哥。

  「要上網,但是咱們還是先來個宵夜吧!」回答弟弟的同時,路奇洛用手指點著街道圖上的一點,「這是有名的餐館,我早想去了!」

  瞪大眼張大嘴看了哥哥一會,小祺始點頭表示同意對方的決定。

  依照地圖所示來到餐館的二人已經被女侍帶到座位。

  「兩位,請問有何需要呢?」

  「唔……」腦中有一大堆想吃的食物,路奇洛猶疑一會之後開口,「我要蘋果咖啡和奶油多士。」

  「我想要冰檸檬茶和栗子千層蛋糕。」接著路奇洛的語音,小祺道。

  將兩人的要求輸入掌上電腦,女侍禮貌地從桌邊退開,路奇洛微笑著叫住她。

  「我想請問一下,到底何處有免費的連線裝置提供?」

  「這個……客人可以到中央圖書館去借用,那裡除了連線裝置外,還提供電腦,而且完全免費。」

  「謝謝你。」女侍離開之後,路奇洛臉上的微笑頓時消失,浮現凝重的神色,「你打算怎麼辦?」

  「甚麼怎辦?」小祺不解。

  「我指你離開了故鄉,又被騰吉海盜會社的人窮追不捨,打算怎樣?」

  「我不打算怎樣……被他們抓到之前就繼續逃跑吧。」說著,其臉頰出現了笑容。

  「小祺,其實我有個提議……」沒有因為對方的笑容而放鬆表情,路奇洛神色依然凝重的看著小祺,「如果你不介意,不如和我一起回家吧?」

  「跟你回家?我可以嗎?」

  「我可以問問卡麗雅小姐,反正工作社總樓還有房間,應該沒問題的。」

  小祺一時間無言以對,望著路奇洛的雙眼又再不爭氣地發紅。

  「對了,你不是要去上網嗎?」生硬地轉移話題,小祺的話也提醒路奇洛如今兩人並非正在旅行。

  「那好吧,我去中央圖書館一趟,你獨個在此沒問題吧?」

  「你以為我是小孩子嗎?」

  清理掉臉上不尋常的表情,抱著手提電腦,路奇洛暫別小祺,照街道圖所示離開了餐館。

  中央圖書館跟餐館相距不遠,只有幾分鐘路程。中央圖書館樓高四層,佔地約1,500,000呎,藏書量驚人,位列世界十大──這是街道圖的簡介。

  在二樓找到位置坐下,他立時傳送了三個電子郵件。

  內容分別如下:

  第一及第二封郵件﹝地址為egg@xxxx.com及fish@xxx.com﹞

  雞蛋/魚:

    我已到達,地點為D9N64。

  黑色小子



  第三封郵件﹝地址為nsws@xxxx.com﹞

  純白小姐:

    我需要幫助。21:30

  黑色小子



  其後,路奇洛又瀏覽了懸賞通輯犯的網頁有關懸賞海盜的部分,內容讓他嚇了一跳!

  網頁的白色背景襯托著一個跳字的倒數計時器顯示在他眼前!旁人可能不明白,但路奇洛和小祺不可能忘記:這是蓋爾給他們時限的倒數!!



  3:16:27

  3:16:26

  3:16:25

  3:16:24



  路奇洛真正的感覺到危險正圍繞著自己,也圍繞著他的弟弟,於是他急忙地清理掉使用電腦所遺下的暫存檔案,立刻趕回小祺所在的餐館去。

  玻璃桌面上擺著冰檸檬茶和蘋果咖啡,盛載冰檸檬茶的玻璃杯外,晶瑩的水珠,只映出了路奇洛無奈的表情。他最不希望發生的事終於發生了!桌面上有一張字條,內容如下:



  小祺在我們手上,請以他的手提電腦來交換。地點是中央圖書館四樓的出租會議室。

  請在時限結束前到來。



  無力地跌坐在椅上,路奇洛垂頭沉思,弟弟的安危使他緊張得手心冒汗,自責的心情讓其腦筋漸趨混亂,他將小祺被帶走的責任完全歸疚於自己的疏失。

  蘋果咖啡液面的蒸氣飄升成空氣中的水份,又黏在冰檸檬茶的玻璃杯表面,滑落在桌面,形成如鏡面的水潭在桌上悄悄擴散開來;在飲料之後被送到路奇洛面前的食物失去了原來的作用,儘管它們堅持不斷的散發著香氣粒子,無奈仍沒法對思想混亂的食客起刺激作用。

  腦海裡飄過師父雲海的教訓句子,諸如:工作期間不要多管閒事、不要隨便出面干涉煩麻、遇上危險盡量跟同伴一起行動,路奇洛在心裡應了一句又一句的“知道”、“明白”,只是時間仍然一點一滴的溜走,餘下二小時了。此時,剛才招呼兩人的女侍又來到了桌邊。

  「先生,外邊有人拿著閣下的照片來找閣下。請問要帶他們進來嗎?還是閣下親自出去呢?」

  「他們說要找誰?有沒有自報姓名?」路奇洛頭也不抬,沒神沒氣的問道。

  「有。來人是格林斯先生和吉挪小姐,他們要找路奇洛‧比克先生。」

  聽到女侍口中的兩個名字,白髮的少年終於抬起頭來,雙眼重又現出了微弱的光芒,語氣也不再沒精打采。

  「麻煩妳帶他們進來。」

  「是,先生請等一會。」

  格林斯和吉挪,是路奇洛所住的“工作社總樓”的同居者兼工作伙伴,雖然平常並不一起行動,但路奇洛知道他們都非常可靠。

  寬闊的走廊傳來陣陣腳步聲,是皮鞋和高跟鞋敲著石質地面,帶著路奇洛熟悉又期待的聲音,鑽進少年的耳裡。

  前來的一男一女,外表看起來大概二十五、六歲,男的比路奇洛要高,穿著黑色襯衣和黑色西褲,充滿知性的臉孔加上跟面部輪廓相配的隋圓眼鏡,秀氣迫人;女的身高剛及男子的肩頭,一襲淺紫色碎花裙,配上米白色高跟涼鞋,和漆黑的長髮同樣給人閃亮又溫柔的感覺。

  路奇洛和小祺所坐的是二人卡座,叫作吉挪的女性坐在原來小祺所坐的位置,名為格林斯的男性站在路奇洛旁邊,輕輕拍了他的肩膊以示友好。當兩人看清了路奇洛的表情,都不約而同的皺緊了雙眉。

  相互望了對方一眼,吉挪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輕鬆一點,開始關心起他們的工作伙伴來。

  「小路,怎麼了?」

  白髮小子用故作鎮定的眼神望著女性,希望可以將內心的罪疚感收藏起來,只是失落的語氣將他賤價出賣了。

  「……沒…沒甚麼……」聽到他們的名字時,路奇洛已決定要請教於二人應如何跟騰吉海盜會社的人交涉。只是到了要開口的此刻,他又不知該如何面對自己所作的錯誤決定。

  「小路,用不著隱瞞。」一聽路奇洛吞吐的語氣就知道對方猶疑著不把心事說出來,格林斯伸出手撫撫路奇洛的白髮,「告訴我們吧!」

  咬了咬下唇,路奇洛始將開口。

  「我這次的工作對像是騰吉海盜會社……」

  「你被他們發現了嗎?」吉挪問。

  「不是被發現了……是我多管閒事,從他們手上救走了一個人。」工作社的社員都知道工作社守則裡有“不得多管閒事”一條,所以當白髮少年說起自己所犯的錯誤時面有愧色,但少年的前輩卻沒有責備的他意思,只是細心聆聽著,於是路奇洛說下去:「小祺原來是海盜會社的人,後來退社了,卻被早前得罪過的社員咬著不放,那禿頭漢抓住他的寵物,威脅小祺拿錢去贖!」

  說到這裡路奇洛略頓了頓,因為其腦海裡突然生出一個問題,不知情的吉挪以柔柔的嗓音打斷他的思路。

  「然後呢?」

  「我在跟蹤騰吉海盜會社三首領之一的蓋爾時,在貨倉群裡聽見小祺的慘叫聲,就去把小祺和他的寵物救走了……後來小祺招待我去他的家,當我借用他的電腦上網,卻遇到海盜會社的電腦技術員侵入他的電腦了!我覺得小祺或許會有危險就帶著他離開了寓所,怎料卻在咖啡室裡被海盜會社的人用特異能力強行帶回他們的集會地點……最後……最後還跟海盜會社的社員Z決鬥,好不容易戰勝了對方逃的出來!」

  「小路。」站在路奇洛旁邊的格林斯突然語調嚴厲的開口,「這件事我要向雲海和卡麗雅小姐報告。」

  「嗯……」路奇洛心中知錯,所以把頭垂得低低的。

  「格林斯啊……先聽他說完吧!」吉挪微笑著替路奇洛解除窘困,「跟著又發生了甚麼事?」

  看到愛人面上的笑容,格林斯深深吸了一口氣,閉上眼輕輕點頭。

  「大概一個半小時之前,我帶著小祺的手提電腦到有連線裝置的地方傳電郵給你們,小祺則一個人留在這裡……然後……我在半小時後回到這裡就看到這字條。」說著路奇洛將在手心裡被揉得皺巴巴的紙交給對座的女性,格林斯走到女性身邊,兩人邊讀字條邊聽路奇洛說話,「他們要我帶小祺的手提電腦交換……交出去反而使他失去了價值!他們說不定就會痛下殺手呀!」

  白髮少年激動的說著,兩手不自覺握成雙拳重重搥打著桌面。

  「可是不拿手提電腦小祺可能就會被他們折磨……」

  「這一小時裡,你想了甚麼?」為了路奇洛的以身犯險而生氣的格林斯已經重新冷靜下來,開始思巧如何救人。

  「先前在貨倉裡被打的傷還沒好起來,我怕他再捱打會撐不住……」路奇洛擔心的道,一直堅持望著吉挪雙眼的視線軟弱地落到桌面的水潭裡,「小祺雖然力氣很大,但是看起來身體好像不太好……」

  「我問的是,你打算怎麼做?」看著平日開朗的少年黯然垂頭,格林斯亦莫明的感到痛心,於是再次輕拍其肩膊以示鼓勵,「我們要趕快將小祺救出來!」

  吉挪亦配合著格林斯,向路奇洛點點頭,露出溫婉的微笑。

  「我……我有想到怎樣救小祺……但是……那跟博彩沒有分別!我不想讓小祺冒險!」路奇洛道,表情艱苦。

  「先說出你的想法吧!看我們能不能將危險性降低?」習慣的推推眼鏡,格林斯耐著性子等待平日行事乾脆的少年說話。

  路奇洛點點頭,說出了自己的計劃,經過格林斯和吉挪的修正之後,三人終於擬出最後定案,利用剩下的四十五分鐘作最後準備。

第一章完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