撲克序言:

  方塊K,放在小丑上的方塊K,究竟對小丑有甚麼感覺呢?其實方塊K也說不出有甚麼感覺,只是發現對方原來有很多方面和他相反。但他更驚訝的發現了:自己竟然會注意到任務之外的事物。

  方塊K也不知道這是為甚麼。

  一直沒想過要得到甚麼,或是擁有甚麼的伊耳謎,想小丑繼續存在於他下面,既不是守護,亦不是被守護,只是單純的想小丑繼續存在於他下面。

  除了財富很多這樣像方塊外,伊耳謎的性格也和方塊很像,都是平平板板又有錂角的。

  是的,他的性格是純天然的,未經琢磨,就像方塊所代表的寶石一樣,貴在自然。

  雖然他的性格是天然的,但並不代表那是好的性格。那只不過代表他毫不做作,只有真我而已。

  伊耳謎,就是這樣一個人。愛惡分明,不願意會說不,不高興會表現出來,但表現的方法和平常人有點不同,他是呆呆的看著惹他生氣的人,靜靜等待他發現自己的不滿。

  這也和方塊K相通。方塊K是一副牌的最後一張,人們把牌揭到最後才會看到他。這是在和揭牌的人鬥耐性吧?

  等待對他來說可能是一種樂趣,因為只要可以等待,就會有希望了。他會跟人鬥耐性,就是因為他知道、他希望別人的耐性比他差,會先行動。所以他一直在等待。

  長時間的等待對一般人來說,通常會變成失望。但伊耳謎不會,他的內心深處,最底層的潛意識之中,有一種叫希望的東西存在,只是他不肯承認罷了。

  小丑會這樣想:希望嗎?在方塊K的眼裏有嗎?他黑色深沉的大眼中,根本不可能找到一絲光芒。像黑洞一樣,高重力,高質量,但體積卻小得可憐,是銀河系裏的異數。

  而且在最後才出現。

  過程是這樣行進著的:一個恆星死亡,爆炸變成燃燒的白矮星,燃燒殆盡變成高壓力的中子星,吸引更多的宙宇物質變成反常理的黑洞。

  平常人可不能想像一個星球怎麼會變成黑洞,就像希望滿滿的生命怎會變成絕望的殺人器械。


  但是能吸引一切有質量的物質的黑洞,能不能也把可有可無的小丑牌吸引呢?這只有小丑自己才知道。但小丑不會把自己的底牌掀開讓人看的。

  這樣的話,到底黑桃A和方塊K之中,誰比較優勝呢?



第二局─方塊K和小丑誰比較有勝算?



  「不讓手上沾一滴血」,是伊耳謎掌握到殺人技巧之後所一直維持的工作原則。

  學習的階段讓他的心充滿了血腥,多得把他的黑眼染成血紅。但他想:我不要沾到更多血了。

  可是工作得多,難免會有不小心被血濺到的時候。那種感覺就像是胃裏被塞了太多東西一樣,想吐又吐不出,一直用意志逼迫自己吐出來,可是又怕吐出來之後會更不知所措。於是就盡力忘記那些多出來的東西,用任何方法。

  他選擇了很奇怪的方法:忘記自己。只要忘記了自己存在,以為自己沒有感覺,大概就可以無視這種「不痛快」的感覺吧!

  無巧不巧的情況下,他遇到了另一個解決這種感覺的「方法」。

  西索可能已經注視這個黑長髮男孩超過十天了,因為對方每天都來,準時得就像沒離開過一樣。西索自己也一樣。

  每天的動作都沒變,男孩坐在角落的四號桌上,點一瓶Peirrer Lime淨飲,有時會加冰,有時不加,直接往瓶裏放飲管。

  看到伊耳謎的第九天,對奇怪事物情有獨鐘的西索「愛屋及烏」,好奇的點了相同的飲品,結果是難喝到要死了!

  比任何飲料都奇怪的味道,黑咖啡是苦,奶昔是甜,白蘭地是辣,但Peirrer Lime的話,一定是奇怪。

  身為享樂主義者,西索大概花一輩子也不會知道伊耳謎的內心,他自己也明白:我不是解謎高手,雖然自己是個謎。

  謎一樣的伊耳謎迷上了Peirrer Lime這種奇怪的飲品,長長的黑髮常常被裝這種飲品的玻璃瓶或杯外凝結的水珠黏到,髮尾濕濕的,貼到臉上感到有點涼,讓他知道自己的血液仍然有溫度。

  在喝之前,他習慣看看礦泉水中的汽泡,心想:礦泉水明明是天然的,為甚要把二氧化碳打到裏頭去呢?

  想著,想著,他就會忘記了自己,忘記了世界,整個心思掉到礦泉水的汽泡裏面。可是又會突然想起必須完成的工作,把Peirrer Lime一飲而盡,然後離開。

  看到伊耳謎的第十八日,西索已經摸清了他的習慣。於是今天,當對方傻傻的在看氣泡時,他就走過去坐到男孩旁邊。食指和中指間無聲息地出現一張小丑─彩色的那張,他把牌放到玻璃杯後,等著伊耳謎說話。

  「啊,是小丑。」很可愛的聲音,西索這樣想。

  「不錯,是小丑。」西索想聽他說更多話,但他沒有開口,只是繼續注視著汽泡後面的小丑,甚至沒有看來人一眼。

  有點洩氣的西索把小丑移向自己的唇,果然,伊耳謎的視線也移向了他的唇。

  「給我。」

  「甚麼?」西索聽不清他清澈得像小溪的話音所表達的內容。

  「小丑,給我。」像很久沒有跟人說話一樣,出口的是片語,而不是句子。

  「你想我把小丑給你?」西索微笑問道,雙眼卻在上下打量這個雕刻品般的男子。

  黑得發亮的長直髮,同樣是黑色、但黑得足以將一切都吞噬的雙瞳,以及說話時幾乎沒有動作的小嘴。衣飾隨便得很,似乎沒有挑選配搭過直接套上身的。從衣服的顏色並不包括白色和紅色這一點可以知道:他不喜歡白色和紅色。

  「是的。」伊耳謎出神地盯著那張小丑。

  「你想用甚麼跟我換?」西索語氣曖昧地開口,並以意味深長的目光注視伊耳謎雙瞳。

  「你說吧。」伊耳謎半點不猶疑的說,因為條件一向是由別人開的,而且他不想思巧。

  「你跟我去一個地方,讓我做一件事,然後我會把小丑給你。」西索用食指和中指夾著的小丑牌橫掃過眼前人那頭又黑又直的長髮,把牌面輕輕貼於其臉上,然後拿開。

  伊耳謎拿起玻璃杯子,將Peirrer Lime一飲而盡。

  「好。」眨了一下黑眼睛,一口答應西索。他只知道自己想得到那張小丑。

  瞇著一雙邪氣十足的眼,面龐泛著一抹同樣邪氣十足的笑容,西索心想這個奇怪的人居然甚麼都不問就答應跟他走。

  他又想到了另一個問題:為甚麼他會想得到小丑牌呢?

  在他來說這又是謎一團,不想了。

  現在是黃昏,兩人走出設在海旁的咖啡室,一陣海風迎面吹來,把伊耳謎的一頭黑髮吹得亂舞。而他亦任由狂風撫弄他的秀髮,一臉不在乎的在慢慢走著。不隨不疾,就走在西索的旁邊。

  而西索被風吹得有點涼,所以縮了縮脖子,讓深啡皮夾克的毛領子為喉頭保暖。看了看昏黃的落日,又看了看伊耳謎。只見他張著一雙大眼,讓風為長髮沐浴,平平穩穩的走在石路上,垂下的雙手可憐地暴露於寒風中。但伊耳謎依然視若無睹,似乎任何事都對他不重要。

  「你不冷嗎?」故作溫柔狀。

  「不。」伊耳謎答的簡潔,給了西索不少挫折感。但他不放棄,作進一步行動。

  「但你的手好冷啊!」執起伊耳謎的左手放進自己夾克的右邊口袋,看對方沒有抗拒,西索又開口,「這樣會比較暖和吧!」

  「會。」樣貌還是雪山一樣的冰涼,左手還是雪塊一樣的冷凍。

  一隻手就這樣在西索的夾克口袋裏被搓著,兩人終於到達西索入住的酒店房間。

  瞬間,伊耳謎的目光打量遍整個間房。這是職業給他的「指定動作」─先熟悉所到之處。

  雙人床,紅地氈,小桌子,白窗簾,白浴巾,白浴袍,棉睡拖,撲克牌。

  帶上房門後,西索逕自脫掉皮鞋,卸下夾克,打開了白窗簾,讓天空殘餘的紅光打落紅地氈上。

  伊耳謎一直呆站在門前,雙手、頭髮依然垂下,看著西索的動作。

  「過來。」西索向他伸出左手,伊耳謎應聲而至。西索便抓著他的右手,一把將他抱在懷中。但他依然沒有任何反應,雙手和頭髮依然垂著。

  讓骨感的十指刺進伊耳謎的髮絲之間,西索抬起陶瓷娃娃一樣的臉,輕輕吻住殷朱的雙唇。他依然沒有任何反應,雙手和頭髮依然垂著。

  「你……願意我對你做這種事?」西索問,口裏是Peirrer Lime的奇怪味道。

  「這是交易。」空洞的黑瞳睛直視西索的眼珠,伊耳謎面不改容。西索再次感到挫敗,於是心裏泛起一個念頭:我要他說願意。

  穿回鞋子和夾克,西索再次拉著伊耳謎的冷手,走出房門。

  「我們去遊樂園吧!」

  兩人一直走,一直走,走到遊樂園的門前,西索去付錢買票,而伊耳謎則出神地看著緩緩移動的摩天輪。

  西索拉著伊耳謎玩了雲宵飛車,咖啡杯,碰碰車,射擊,拋藤圈,鬼屋,旋轉木馬以及摩天輪。西索的表情非常豐富,不斷鼓勵伊耳謎玩這玩那的,伊耳謎都一一照玩了,不過情況有點奇怪。

  玩雲宵飛車時,他的眼睛眨都沒眨一下。

  玩咖啡杯時,他的手動都沒有動一下。

  玩碰碰車時,他的車動都沒有動一下。

  玩旋轉木馬時,他的眼睛眨都沒眨一下。

  玩射擊時,他百發百中,把人家的禮物幾乎全都贏走。

  玩拋藤圈時,他將所有藤圈都掛在同一根銅棒上,拿了五個一模一樣的熊寶寶。

  玩鬼屋時,他用念釘刺向出來嚇他的鬼,幾乎殺了人。

  玩摩天輪時,他竟然在轉到最高點時強行把吊箱的門打開。當西索重新把門關上之後,他倆面對面坐著,西索不禁沒好氣的問。

  「你到底想幹甚麼?」

  「看看下面。」答的直截了當,伊耳謎說話從不轉彎抹角,他是真的想看看下面的風景。

  「你喜歡高處嗎?」

  「不。」

  「你今天玩得高興嗎?」西索已經習慣他的說話方式,總是用最短的片語道出最明確的答案,非常簡單的說話方式,而且全是實話。

  對於他的性格,西索的分析仍是兩個字:奇怪。

  還有另外兩個字:簡單。

  在他眼中,除了結果,伊耳謎根本甚麼都不介意。像雲宵飛車、咖啡杯、碰碰車和旋轉木馬,這些沒目的的玩意,他連碰都不會碰一下。而對待有禮物的射擊和拋藤圈遊戲卻過份認真,不浪費一顆塑膠子彈或一個藤圈。

  更特別的是,他的自我保護意識很強,鬼屋的鬼出來嚇他時,他就幾乎把人家殺了。幸好西索在,才把他的念釘擋住,免去一場煩麻。

  雖然行為古怪,但西索的結論是:這個人實在太自然,完全不做作,不修飾,像是一顆閃著烏拉圭紫的全美級紫水晶原石,內裏明明是一點雲霧狀物或裂痕都沒有的,卻被烏拉圭紫的酒紅火光阻礙著,讓人看不透。

  越是看不透,就越撩起西索的興趣。而且他已決定要把這顆紫晶原石據為己有,所以耐著性子問伊耳謎一個又一個問題,在等這個性格出奇地決斷的陶瓷娃娃顯出一絲猶疑。

  他終於等到這猶疑的一刻。

  「唔。」第一次支晤以對,伊耳謎內心有種他認為「奇怪」的感覺浮現。

  西索知道自己成功了,伊耳謎對今天的感覺是高興。接著,他再次把修長的手指浸入伊耳謎的髮海中,微微抬起他的臉,柔柔地吻上他的唇。

  這次伊耳謎的手有點不知所措的動了一下,他不知道應該推開西索,還是繼續抓著盛禮物的紙袋。

  短短一吻完結,西索繼續撫摸伊耳謎在燈泡下閃亮的黑髮。

  「你願意我對你做這種事嗎?」西索自信滿滿的問,發現伊耳謎的眼神有了針尖般的動搖。

  「不知道。」拿不定主意,決定不來。有生以來第一次被問題難倒了。

  伊耳謎心中想道:我的目的是拿那張小丑,所有事都是為了拿小丑牌而做的。我是想要那張小丑的,為甚麼對拿小丑的條件有所猶疑?這個世界上,只有交易和任務。而這兩件事亦只會出現兩種結果:成功和失敗。如果我願意讓這個人對我做這種事,我就可以得到小丑牌。為甚麼會猶疑?

  一個謎解不開他自己心中的謎,另一個謎卻順利地解讀了這個謎。

  西索又把伊耳謎帶回酒店,讓他在洗澡之後直接躺到床上去。雖然裸著身體,伊耳謎的表情還是一貫的木納。

  西索碰了他,抱了他,但他的表情還是沒變,眼還是沒眨一下,除了臉上的一絲紅暈。沒有呻吟,沒有移動,沒有回應,沒有反抗。西索覺得自己好像在和一個死人做愛。所以他在床上問了他這樣的一個問題:

  「我抱你的時候,你到底有甚麼感覺?」

  「不知道。」找不到辭藻,說不上來。伊耳謎被第二個問題難倒了,「不知道。」他再說一次,而且瞌上了雙眼。

  謎一樣的西索解開了伊耳謎這個謎。

  伊耳謎的奇怪全部來源自原石般的性格,他對所有事都不思不巧,以最純綷的感覺作出判斷。當遇到不明白、不理解的狀況,他都會答「不知道」。

  雙人床上,緊抱伊耳謎的西索心中想著一件事:怎樣才可令他臉上出現表情?

  而伊耳謎的手,不自覺地摸在西索的背部。



  現在,到底是誰勝誰負了?

  伊耳謎的心思是:只要達成目的就行了。

  西索的心思是:甚麼都不要緊啦,只要可以享樂就行了。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