撲克序言:

  小丑被咀咒的命運沒有改變,他辛苦努力得來的幸福,被他自己所作之事毀去。

  隨便想起淚滴就讓他失去了五芒星。

  最終,天秤的盛器只剩下透明無色的空氣,以及差點把他掐死的痛苦。

  要完全得到、完全擁有,還是只有最初的方法。



第八局─完全得到

  庫洛洛喝白酒醉倒的那一夜之後,西索和他又過了一個美妙的同居月。或許同居月對他們來說是不祥的,所以,同居月之後,他們還是分開了。



時限倒數─分開前五天

  這天,庫洛洛的任性病又發作。

  「你先到市區去等我,我二小時後和你會合。」庫洛洛的心情是高興的。

  「為甚麼?」西索不解地問。他經常被庫洛洛的鬼主意弄得一頭冒水。

  「總之你照我說話做!」

  「你以為你還是團長嗎?我要和你一起出門!」其實西索的任性和庫洛洛是不相伯仲的。

  「好吧~好吧~」庫洛洛使用必殺技──向西索撒嬌,希望西索照他的話去做。

  「哎呀……好啦好啦!我照做就是了!」西索一向受不了庫洛洛把俏臉裝成小狗一樣,所以遵從了他的話。

  「那麼你先去買票啦!拜拜~」把西索推出門口,庫洛洛向他道別,然後狠狠地把門鎖上。

  西索莫明奇妙地被趕到寒風中去,這十一月的天氣,真的可以冷死人。

  「十一月……」在寒風中,西索不禁自言自語道。十一月,是他認識伊耳謎的月份。不過他已決心要忘記他,並將所有的心思都留給庫洛洛了。雖然不怎麼成功。

  庫洛洛把西索趕出了家門,把自己關在房子裏,其實另有圖謀。他早前秘密的買了新沙發,今天的這個時候會送來,所以他狠狠的把西索趕走,希望能在今天約會後給他一個驚喜。其實這算是送西索的禮物,因為從到這裏來的第一天起,庫洛洛受到了國賓級對待。先是餵飯,然後是洗澡,最近連按摩都享受到了,全都是西索在服侍他,他想要送點東西,好讓西索高興一下。

  新沙發是黑色的,就和庫洛洛每一個家中的黑沙發一樣。他想把代表他們認識的黑沙發放在廳中,希望這所房子會更加幸福。想著西索高興的樣子,庫洛洛樂得笑了出來。坐在還未換掉的沙發上,他滿意地環顧整個扆子,心中想:這裏試過,這裏也試過,那裏試過,那裏也試過,整所房子都是西索和他的「愛的見證」,庫洛洛越來越喜歡西索這所簡陋又建在山區的房子了。

  其實,兩人一直都在為這所房子添置物品,雪櫃、微波爐、洗衣機、乾衣機、電熱水爐等等,以前沒有的都一一買回來,慕求使這裏更似一個「家」。現在甚麼都有了,庫洛洛覺得只差那一張沙發,所以就偷偷買下了。

  傻傻的笑了起來,庫洛洛覺得自己簡直像個新婚的人。然後,破壞他幸福的電話鈴聲響起。

  「怎麼了呀?」這一個月來,只有西索在撥這個號碼,所以他一接電話就這樣說了。

  「庫洛洛。」伊耳謎冰冷的聲音滑進庫洛洛的耳朵中,不禁令他打了個寒顫。

  「伊耳謎?」庫洛洛真的愕然到了極點:他怎麼會撥電話來呢?

  「你還好吧?」伊耳謎的語氣還是那麼平板,雖然是在問候別人。

  「很好。你也好吧!生意該越來越好了吧?」庫洛洛隨便的問道,電話中人卻沉默下來了。

  伊耳謎的呼吸聲微弱得很,在電話的另一端響起。如果不是有這種聲音,庫洛洛以為他早掛線了。

  「伊耳謎,你怎麼了?怎麼不說話?」

  「西索他……西索他還活著吧?」伊耳謎猶疑地問道。

  「當然啊,為甚麼你這樣問?」庫洛洛奇怪伊耳謎會這樣說。

  「不為甚麼。總之他沒有死就好。」伊耳謎鬆了一口氣說道,這可是他最緊張的表現。

  「你為甚麼認為他會死?是不是收到了甚麼消息?」庫洛洛知道伊耳謎做事的方針,無關重要的事不會拿來講。

  「請你要他小心點。」伊耳謎還是一貫作風,說完要說的話就掛線了。

  庫洛洛聽著電話的「嗶…嗶…」,心中浮現出不好的兆頭。連伊耳謎也這麼緊張,一定是甚麼厲害人物盯上了西索。如果說厲害人物的話,而且是伊耳謎都害怕的,恐怕只有那兩個人──他的祖父和父親。

  庫洛洛立即開始胡思亂想起來,伊耳謎的話讓他非常的擔心。照道理,揍敵客的當家父子應該沒理由要對付西索的,但是一想回來,原來那個「理由」就擺在眼前。

  西索和伊耳謎之間的關係!

  對!這樣對他們家族的長子,還令他不能專心工作,可是很大的一條罪!再追朔前些的記憶,伊耳謎的話是這樣說的。

  「是的。但我不能再擁有下去了,所以想還給他。」

  「只是不被容許擁有下去而已……我和他……只是交易。」

  「不能再擁有」和「不被容許擁有」的確很有高壓的味道,可以給伊耳謎這種人「高壓」的,大概只有他必須服從的人,就是他的祖父和父親──揍敵客的當家父子!

  再次聽見伊耳謎的聲音,庫洛洛忽然想把藍玉髓淚滴拿來看看。於是走到房間翻找逆十字大衣的口袋,可是,翻出來的只有紅碧璽五芒星,不見藍玉髓淚滴。瞬間,庫洛洛受到了沉重的打擊,然後,他又甩甩頭,否定自己的想法。

  為了確定自己的猜想是否屬實,他翻了西索的抽屜。在床前桌的第三個抽屜,屬於西索私人物品的存放空間,庫洛洛一般是不會去翻的,但是,他真的很不安。

  對他來說,可以保護自己的,只有那特質系的念能力。他選擇捨棄念能力,和西索在一起。所以,現在能保護他的就只有西索了。面對西索,他就像是毫無戒備、毫無反抗能力的小白兔,如果西索狠狠或是不小心給他一擊,他的心就會死去。

  想獨佔西索的心情是可以被理解的,因為他用「所有」去換了西索回來。可是西索在不斷的漲價,庫洛洛已經沒有更多可以給西索了,如果西索希望得到更多、更好的,他也沒有辦法阻止。

  就是那種只能任人擺佈、魚肉的感覺,讓習慣控制別人的庫洛洛非常不安。



時限倒數─分開前四天

  昨天,庫洛洛沒有前去赴西索的約,他沒有那個心情。他認為自己沒有資格得到那種夢幻似的幸福,又擔心西索的安危,思想根本亂得一塌胡塗。

  一直呆呆的坐在沙發上,他握著手機左按右按,希望定下的心神卻被另一樣在電話中的東西一點即破。

  庫洛洛手機中的短訊,是俠客傳來有關拍賣會的資料,是派克諾妲傳來旅團的日程表,是瑪奇傳來問候團長的說話,是小滴傳來有關某古藉的讀後感,是富蘭克林氣惱窩金打爛他家門的投訴,是飛坦傳來新拷問方法的究研發表,是信長和窩金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打進熒幕的「團長好嗎」,是芬克斯傳來的無聊笑話,是庫嗶、剝落裂夫傳來的片言隻字。

  和兩個月前一樣,他們同居月的不詳物又再出現。庫洛洛看見那些東西,原本還有的一絲希望和理智完全消失了。只能無力的坐著,就算搬運工人把黑沙發送來了,他也聽不見拍門聲,任由世界被鎖在門外。

  然後,西索回來了。等了庫洛洛五個小時,撥了三十通有多的電話,西索終於擔心得回家了。在門外發現了新的黑沙發,西索一看就知道是庫洛洛買的,他把自己趕出來就是因為這件事吧。

  但是,黑沙發還在外頭,庫洛洛到底怎麼了?門還是鎖著,拍門他也沒來應。最後,西索用了「伸縮自在的愛」把門打開,看見呆坐於沙發上的庫洛洛。

  庫洛洛一手緊握手機,另一手拿著紅碧璽五芒星,臉埋在雙膝上。

  「你怎麼了?」西索立刻緊張地走到他身邊。

  「西索……」庫洛洛的臉並沒有抬起,但透過聲帶傳來的卻是哭泣的顫音。

  「怎麼哭了?小傻瓜。」西索在臉上堆上笑容,用盡量溫柔的嗓音對庫洛洛說。

  「西索……」庫洛洛微抬起頭,讓西索看到他的淚臉。庫洛洛的聲音非常嘶啞,兩隻眼睛張不大,淚痕滿臉,有些淚珠掛在眼角,但他已經沒有淚水了。

  「庫洛洛。」西索痛心不已的看著他,這樣一個淚人兒刺痛著他的心,他現在只希望可以止住他的淚,用任用方法。

  「西索!」庫洛洛激動地抱著西索的頸,大聲嚎哭起來。每一下哽咽的聲音,都像利刃,毫不留情的割著西索的全身。

  西索不知道庫洛洛痛哭的原因,只是緊緊擁著他現在最愛的人。

  握住手機的手力道一放鬆,手機就掉落在地上了。西索伸手去撿庫洛洛很喜歡的這個手機,發現顯示在熒幕上的,是一句「團長好嗎」,署名是窩金和信長。

  原來為了旅團而哭嗎?那也是正常的吧!畢竟那是多年來的顆伴,只加入兩年而且是為了好玩才加入旅團的西索明白了庫洛洛哭泣的其中一個原因,而另一個,他在庫洛洛手中的五芒星和淚滴處得到解答。他知道西索把代表伊耳謎的淚滴收藏起來了,而且是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

  西索的心的確時常有想起伊耳謎,雖然對他的情感是慢慢變淡,但西索不能否認他仍然想念伊耳謎的事實,所以,他只能擁著庫洛洛,並責難自己擅自把藍玉髓淚滴收藏起來。

  直到庫洛洛恍恍惚惚地失去了知覺,西索才把他抱到睡床上去。

  庫洛洛一直沒有起來,睡著,睡著,躺著,躺著,不讓西索知道自己已經醒來,不讓西索對醒著的他說話。

  西索把黑沙發搬進屋內,放在舊沙發的前邊,這是一張躺過庫洛洛和一張沒有躺過庫洛洛的沙發,西索的心也混亂了,被背叛所愛的罪疚感侵蝕著。

  他只知道他愛庫洛洛,也愛伊耳謎,即使有人對他說:你必須二擇其一,否則會死,他也甘於為了同時擁有這兩個人而喪命。

  但伊耳謎遠去了,西索的心被迫注視著他留下的背影。

  西索是不喜歡甜的,但現在四羹糖都必須往庫洛洛處下,因為有人把伊耳謎那一杯Peirrer Lemon拿走了。



時限倒數─分開前三天

  西索在庫洛洛新買來的黑沙發上呆坐著,注視窗外降下的小雨。水滴一點一點的打在玻璃上,預視了三日之後的分手。

  庫洛洛已經躺了超過三十小時,令西索不禁擔心起來。庫洛洛根本是動也不動的躺著,沒有進食,沒有喝水,沒有上廁所,更勿論洗澡或是換衣服。

  「庫洛洛。」他用溫柔得可以殺死人的輕聲對床上的庫洛洛說,但庫洛洛的眼皮還是靜靜的蓋著。空氣平穩的流進他的口腔,經過氣管,支氣管,小支氣管,到達肺泡,竄進連接著心臟的血管,支持著他虛弱的心靈。

  「庫洛洛,我做了三明治,起來吃吧!」見庫洛洛沒有回話的意思,西索又說道,「還有熱牛奶啊!你起來啦,小傻瓜,甚麼事讓你這樣傷心了?」

  西索自言自語般說話,庫洛洛是甚麼也聽進了耳裏,可是他沒力量面對西索。



時限倒數─分開前二天

  西索像在照顧病人一樣,寸步不離的在床邊守候庫洛洛。

  今天,庫洛洛終於起來。

  「西索,我好肚餓!」一貫俏皮的聲音,聽起來好多了。

  「庫洛洛!」西索一把抱著終於肯說話,終於肯起來的庫洛洛。他擔心得要死了,庫洛洛已經超過五十小時滴水不沾,如果他今天再不起來,他就要把食物塞進他的胃裏。

  「你在擔心甚麼嘛?傻瓜。」庫洛洛的聲音很輕,像微微的秋風,吹進西索的心內。

  「我在擔心你啦,你就是庫洛洛呀!」連西索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可以這樣坦白地說出口,這是他心底的話。

  放開庫洛洛後,西索到廚房弄些食物,準備讓庫洛洛可以在洗澡後享用久違的早餐。

  西索已經對庫洛洛坦白地表露了自己,而庫洛洛一邊洗澡,一邊想著這兩天來得到的結論。



時限倒數─分開前一天

  庫洛洛很高興黑沙發已經送來了,一直坐著不肯動,把西索使來喚去,用得像庸人一樣。西索一臉樂此不疲的表情,為他的愛人做早餐,做午餐,做晚餐。

  「你的廚藝真是越來越好了,西索。」吃著西索做的西餐,庫洛洛津津有味地說。

  「都是因為你啦,我要做飯給你吃,天天都做,廚藝漸漸就好起來了!」西索完完全全變成一個住家男人,只差做菜時沒有穿上圍裙而已。

  為了慶祝心情好轉,庫洛洛提議開一瓶紅酒,這是前些日子買回來備用的。因為西索很喜歡喝萄葡酒的,所以決定買回來。在家裏喝的話,就算庫洛洛醉倒,西索也不用揹他走這麼遠路。

  吃飽之後,他們任由餐具擺放於餐桌,自己則躺到地上。

  「好飽。」庫洛洛快樂的說道,大字形躺著。

  「吃飽就好了!」西索鬆一口氣,側頭看著庫洛洛黑色的秀髮,「你再絕食下去,我真不知道要怎麼辦?」

  「怎麼會呢?為了你,我會好好保重自己的,你不用擔心啦。」庫洛洛依然笑容滿臉,閉上雙眼對西索說話。

  「為了我嗎?」西索一翻身,壓到庫洛洛的身上,「你的話也越來越漂亮了!」

  「是嗎?」還是裝著伊耳謎那種滿不在乎的語氣,心情被隱藏到心底的最深處。

  輕輕地,西索吻了庫洛洛,溫柔得像水一樣。



時限完結─分開的一天

  西索的眼張開,只見到天花板上黃黃的油漆。

  在旁邊,只是空氣。在屋裏,只是空氣。

  庫洛洛不見了。

  只剩昨天盛紅酒的兩隻高腳杯,閃著淺淺的酒紅色。

  西索在一房一廳的小房子中尋找庫洛洛的蹤影,甚麼也找不到,只有空氣。

  在新賣來的黑沙發上,西索看到了一張紙條。

  紙條上寫著:

  你想完全擁有我先要打敗我,那麼我就可以不理會你的心中有誰了。

  你想打敗我先要找除念師,那麼我就可以名正言順退下團長之位了。

  找到除念師再找我。

  署名是庫洛洛‧魯西魯,字體不再工工整整,而是歪歪斜斜的。在「擁有我」和「打敗我」六個字上面,還有一點清晰可見的淚痕。

  看見這張字條後的一個月後,亦即十二月,西索進入了貪婪之島。他一直帶著這張字條和原本放在逆十字大衣口袋的兩個東西。



  撲克牌欠缺的兩張又再填補了空位,讓盒子裡的牌又再回復為五十二張。

  只是,似乎有一雙無形的手,將整齊的撲克洗得混亂了,讓回歸本位的黑桃A和小丑暫時無法尋回對方。

  十二月上旬,黑桃A從友克鑫市的東面山區消失了,小丑也離開自己的藏身之所,獨遺下那充滿甜蜜的小屋繼續充滿著甜蜜。

  臨行前的一剎,小丑凝視著小屋忽法奇想:如果將這小屋變成了撲克牌的盒子,將黑桃A和方塊K都收藏在裡面,接下來的十二月到底會變成甚麼模樣呢?

  只是,那一切的想像都終止於紅髮小丑轉頭的瞬間。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