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八日﹝2﹞~時限終結─拯救行動開始



  0:00:05

  0:00:04

  0:00:03

  0:00:02

  0:00:01

  0:00:00

  嚓。

  「我來了。」

  時間完結的一刻,路奇洛乾脆地推開了約定地點──中央圖書館的出租會議的門,出現在騰吉海盜會社的幹部面前。

  會議室裡有一張圓形的桌子,十來張椅子圓著桌子擺放,其中一張載著一個青年,那是在歷施加貨倉害路奇洛被阿雪用槍托擊打的人,他依然穿著汗衣和牛仔褲、架著黑邊粗框眼鏡,一名男子站在他身邊。

  「終於來了。」洛特寶推推眼鏡,向路奇洛露出一個堪稱優雅卻十分陰險的微笑。

  「小祺呢?」

  如果沒法控制自己的情緒,是不能成為獨當一面的偵探的。只是當小祺的名字從自己嘴裡飄出時,路奇洛禁不住稍稍激動了。

  「手提電腦呢?」依然坐在椅上的洛特寶以優越的語氣向來人提出反問。

  路奇洛不說話,逕自從自己的隨身布袋裡取出小祺的手提電腦。

  「你真乖巧,真的帶來了。」洛特寶作模作樣的對路奇洛點頭以示讚許,其後望望身邊的男子,才再看向路奇洛,「不用擔心,我不會傷害有利用價值的東西。」

  洛特寶身邊的男子走向設在會議室入口對面的另一扇門前,在洛特寶話音剛落的一剎拉開了門扉,路奇洛此行的目標人物立時出現。

  「小祺!」

  從另一個房間緩緩步出的小祺雙手被反綁著,第三個屬於騰吉海盜會社的男人在其身後推了一把,金色頭髮的男孩立時踉蹌的向前走了幾步,最後無力的掉到地上,就在洛特寶腳邊。

  「小祺!」路奇洛更激動了,小祺連最基本的掙扎動作都沒有,像泥一樣貼於地上,讓其兄知道他仍然清醒只有輕得不能再輕的聲音。

  「路……路奇…洛……」

  的確是小祺的聲音,但路奇洛沒法想像一個精神和身體狀況正常的人會發出這樣的聲音,所以他相信躺在地上動彈不得的金髮男孩的情況很不妙!

  「你們到底對他怎麼了?」說到激動處,白髮少年往前踏出了一步,立刻換來對方的制止。

  「你過來我就要對他做甚麼了。」洛特寶站起,向路奇洛伸出一隻手,「把手提電腦交給我,你就可以帶走他。」

  「不行。」路奇洛斬釘截鐵的語調讓洛特寶睜大了雙眼,「你先讓小祺坐在椅子上把他推過來我這邊,我才將手提電腦給你。」

  「你以為你有討價還價的餘地嗎?」青年又再習慣性的推推眼鏡,嘴裡吐出嘲諷的語氣,「快把手提電腦交過來!」

  瞪視著洛特寶的路奇洛輕蔑的哼笑一聲,提高聲音說:

  「失掉花陀羅的藥方也可嗎?」

  洛特寶驚訝的反應引起了路洛奇的笑意,白髮少年沒想到對方不曾料想過自己會檢視電腦記憶體所記錄的資料。

  花陀羅是風靡自由地帶、加利維克斯地區和綠地的高藥效毒品,為騰吉海盜會社內部所研發及出售。所以被稱之為“海盜”是因為騰吉海盜會社賴以維生的活動就是搶劫商用飛船,奈何商人在不想再為海盜會否出沒而擔驚受怕的心態下僱來戰船護航。不增加船隊的裝備而與戰船正面交鋒是會被小孩恥笑的蠢事,海盜會社的營運成本為此增加不少,搶劫商船的活動又變得越來越艱難,海盜會社不得已之下亦只好在其他方面籌集資金了。製造並出售毒品一直以來都是騰吉海盜會社的第二大資金來源,會社的領導人因此決定將心思下在研發新型毒品和改良舊有產品之上。

  終於在一年之後發明了新種毒品,發明者用自己心愛的花的名字為毒品命名,稱為花陀羅。普推出市場即受到熱烈歡迎,藥效較一般毒品為佳及對神經系統的影響較少是留住顧客的主要原因,即使到了三年之後的今天,花陀羅仍是世界各地毒品愛好者所追求的佳品。

  「可以先讓你看一下。」說著路奇洛打開了手提電腦,將花陀羅的藥方呈現於對他趨之若鶩的人眼前,「我只要按下刪除鍵,騰吉海盜會社的資金來源便會就此泡湯,這樣也可以嗎?」

  「要動手請隨便,電腦檔案的重組只需要五分鐘時間而已。」洛特寶用自信洗掉剛才現於臉上的窘態,靜靜望著白髮少年在自己面前按下了刪除鍵。

  「的確重組只需要五分鐘,但那是於中央處理器健在的情況下。」說著路奇洛一手舉起了手提電腦,另一手拿出一個銀製打火機來,「電子產品的確與人不少方便,但是只要稍微受一點熱就會報銷了,你說是不是很脆弱?」

  路奇洛將打火機移近電腦底部、中央處理器的位置下面,打開蓋子。

  「你以為這樣就可以威脅我了?你以為你逃得出這會議室嗎?」顯然不擅長交涉的洛特寶表現得有點緊張,「要是毁了藥方,蓋爾不會放過你們!」

  「如果我說藥方有覆本呢?」路奇洛道,給對方一個非常燦爛的微笑,「雖然藥方檔案有設定密碼防止覆製,但很不巧地我對解碼技術略懂一二。」

  「你!」洛特寶握緊了拳頭,想要指罵對方幾句卻止住了怒氣,「你是在耍我嗎?我親自加密的檔案你用這麼短的時間就破解了?」

   「原來是你加密的?真是失敬了!」說著路奇洛從袋子摸出一片外置記憶體,刺進手提電腦的特定位置,開啟了跟剛被刪除的檔案相同的另一個檔案,在洛特寶檢視過檔案內容並流露驚訝神色之後,路奇洛再次刪除了花陀羅的藥方,「相信了沒?」

  架眼鏡的男子又再推推眼鏡,臉上是與先前截然不同的狼狽表情。

  「你打算與騰吉海盜會社為敵嗎?」雖然已把所屬組織的名號搬出,洛特寶仍然沒法回復會談之初的氣勢。

  「不,只要在我交出手提電腦前你先將小祺送過來我身邊就好。」路奇洛道,指指腳邊的地板。

  「哼!」洛特寶只能無奈的給手下指示,讓他們扶起金色頭髮的少年,小心翼翼的放在附有滾輪的辦工室椅子上。

  「放心吧,我對藥方沒興趣!只要我們能平安無事離開這裡,我就會將覆本毁掉!」

  洛特寶只得無奈地要身旁的男子將金髮男孩連人帶椅推到白髮男孩跟前。

  「手提電腦給我。」

  「不行。」

  「又怎麼了?」

  「帶著這種狀態的小祺,我會行動不便啦!要是你派手下追趕我們就慘了!」自若的神態讓對方看起來有被耍弄的感覺,路奇洛在此刻已掌握了主導權,「請你把所有手下都關進剛才那個房間,然後在門把上扣上這個東西。」

  說著路奇洛將一個金屬手銬拋到會議桌上,望望桌上的手銬又看看房門的環狀把手,洛特寶不禁猶疑起來了。

  一下子看穿對方顧慮的路奇洛緩緩的說:

  「用不著猶疑吧?即使你的手下都被關起來了,我也不會傷害你的!」

  被說中心聲的青年又再推推眼鏡,儘管鼻樑已被眼鏡壓出了紅印。

  「小祺的狀態仍然這般虛弱,我才不會浪費時間去管你!」路奇洛再說,語氣中帶著不耐煩。

  又過去了兩分鐘,洛特寶將他一直緊盯著的、躺在桌上的手銬撿起,又轉向他的兩個手下,手下們就帶著不甘的表情走進原來用來存放人質的房間,洛特寶隨即關上門並將手銬的兩邊扣到兩扇門的把手上。

  看到對方都遵從了自己所說的,白髮小子禁不住露出愜意的微笑。

  「想不到你是個乖巧的人呢!」

  咬牙切齒的瞪著對方,洛特寶已經失掉再跟路奇洛爭辯的勇氣,只是在心裡盤算著下一步。

  不理會露出窘態的敵人,路奇洛將手提電腦合上,放在自己腳邊,隨即打量起小祺來。男孩的金髮依然有著充滿生命力的閃亮,因此與他蒼白的臉色起著強烈對比。

  路奇洛感到自己不能再遲疑,於是立刻將小祺背好,拿著手提電腦走出會議室,把門關剩一道縫之後讓機身纖巧的手提電腦穿過門縫回到會議室,隨即關緊並用手銬鎖上會議室,飛奔離開。

  背上有小祺,任路奇洛身手再矯捷都沒法走得快,所以匆匆跑下樓梯來到中央圖書館門口的二人立刻登上停泊在那裡的計程車,絕塵而去。

  抱著軟綿綿如布娃娃的弟弟,路奇洛感到心痛。

  「不知道他們到底對小祺做過甚麼,剛才還是清醒的,可是現在就沒了知覺。」

  「一會兒請阿祖替小祺檢查一下就好了,說不定他們不過是用藥物來審問而已。」駕駛著計程車的男人跟路奇洛搭腔,從倒後鏡可以看到,那人正是格林斯。

  「但願如此。」路奇洛的語氣明顯地不想再說話,因此格林斯識趣地結束了話題。

  「現在開始你將小祺抱緊一點,我會提高車速的!趁他們還被困於會議室,我們必須盡快離開本區。」

  「嗯!」

  路奇洛點頭答應,隨即抱緊了懷中的弟弟,從倒後鏡中看見了的格林斯立時踩了油門,向最近的高速公路駛去。

  加得蘭堡分成南北兩區,路奇洛和小祺下火車的一邊是北區,格林斯現在驅車前往的是南區,兩區中間由無數的高速公路連接著,而長長的高速公路下,則是世界政府為於自由地帶工作的公務員所預留的墓地,林立的白色碑柱從高速公路的車窗中看去,像一支支刺在地上的針,加上翠綠的草坪,就是觸目驚心的針山,任誰都不會想多看一眼、多留一會。

  加得蘭堡與歷施加一樣同在自由地帶的土地上,兩地一個顯而易見的特點是:都是騰吉海盜會社的勢力範圍!因此儘管已經駛上高速公路,已經往一樣在加得蘭堡工作的工作社社員之暫住處進發,格林斯依然警惕的觀察車子四周及上方的動靜。

  此時,格林斯的手機響起。

  「情況怎樣?」沒有聽到對方的聲音之前就說話了,可想而知格林斯知道到底是誰來電。由於是在駕駛期間,所以格林斯的電話是廣播模式,因此路奇洛能夠聽到電話另一頭的聲音。

  「一切順利,與預計的情況一樣,半小時之後我會來。」是吉挪的聲音,照預定的計劃,她如今應該處身於中央圖書館的四樓,正在觀察出租會議中海盜們的狀況。

  「明白。另外,我想要點吃的,你買回來好嗎?」

  「好的。」

  兩人的對答顯得簡潔和冷漠,全由於以聲音傳送的訊息是最難以加密及易於洩漏的,有見及此卡麗雅小姐早已訂下工作社社員不得持有手機之類的聲音傳訊器械的社員守則,可格林斯和吉挪是一對關係親密的情侶,所以工作社社長才特別准許兩人繼續持有手機,只是必須讓號碼維持在最多只有四人知道的保密狀態,當中包括社長卡麗雅‧比克及手機持有人。

  當車子駛離了高速公路,三人即棄用私家車,改以徒步的方式向目的地進發。

  加得蘭堡南區的公共交通設施非常完備,供私人車輛行駛的道路不多,駕駛私家車反而阻延了他們的前進速度。而格林斯和路奇洛亦不選用公共交通工具以代步,是因為依然昏迷不醒的小祺。在公眾場所揹著或抱著一個昏迷不醒的人絕對會成為焦點,如此一來只會增加被騰吉海盜會社追蹤成功的可能性。

  因此,二人各揹小祺各走一段路,由格林斯帶路,穿越橫街陋巷,在約三十分鐘後到達了一幢住宅大廈的六樓某單位前。

  「摘去鮮花會種出甚麼?」門後傳來男孩子的聲音,格林斯和路奇洛都熟悉這聲音。

  格林斯笑笑,然後搖頭。

  「摘去鮮花然後種出大廈。」

  路奇洛用唇語詢問格林斯:還是這句?格林斯點點頭。

  然後,格林斯、路奇洛和小祺面前的門開了,站在三人面前的,是兩個樣貌、髮型、身高幾乎一樣的男子,衣著也近乎相同。

  「小路,你背上的是甚麼?」汗衣上印著“Joe”,他是阿祖。

  「路奇洛,你似乎滿載而歸啊!」另一個男生身上穿著印有“Jim”的汗衣,他是阿占。

  兩男子均好奇的打量著白髮少年背上的物體,並沒有注意到負重的同事臉上的不耐煩表情。

  「你們讓一讓吧,先放小路進來再說。」已經進入室內的格林斯回頭向三位年幼者說,房子的大門也總算得以關上了。

第二章完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