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並排坐在某公園被漆色墨綠色的木長椅上。

  西索的左手食指指尖輕輕碰了庫洛洛右手無名指的第三個指節,讓對方將放在小說的注意力調到自己身上。

  並沒有開口,庫洛洛抬起頭看看旁邊無所事事的人。

  西索露出無意義的笑容。

  「原來我碰到你了~」

  還是沒有開口,庫洛洛眨了一下眼睛,重新將注意力放在小說上。

  描述變態殺人者心理狀態的小說被翻開的時間是早上十時零三分,被合上的時間是下午十二時十二分,合起小說的庫洛洛站起身,回頭望著紅頭髮的男人。

  「還有甚麼事?」

  西索搖搖頭。

  「再見。」

  庫洛洛踏上石磚鋪成的道路,向著公園的出口走去,留下望著他慢步離開的西索。

  沒有人相約在這裡碰面,庫洛洛只是習慣性地走到一個光線充足的位置坐下細閱他的小說,坐在同一張長椅上的西索是個闖進他人私人空間的無禮者。


  依然坐在長椅上的西索在手中平白地拿出了一張撲克,有技巧地將一道小縫加於左手食指指尖的皮膚上,當細縫滲出的血珠變得飽滿而晶瑩,他將手指舉到唇邊,用舌尖舐去。

  看著已經止血的傷口,西索笑了,然後站起身,將兩手放到褲子口袋中,以庫洛洛離開的步速向公園唯一的出口邁去。

  在紅頭髮男人口腔裡蕩開的是一種異常的甜膩,西索的心情突然變得非常好,因為這樣的舉動滿足了他的衝動,他於是有餘力想起自己的消遣。

  “去逗逗小傑或找瑪奇聊天也可以吧?”

  從來沒對庫洛洛說過一句真話,從來沒和他有過眼神交流,從來沒在腦內作過有關他的聯想,從來沒有觸碰過庫洛洛身體的任何一部份,西索是有意地跟對方保持距離的,所以今天對他來說是一大敗筆。

  西索在無法壓抑的衝動中觸及庫洛洛雪白的手指,對“手”並沒有特殊喜好,但在消磨著時間的此刻,他禁不住多次打量自己曾經觸及庫洛洛的手指。

  他消磨時間的活動,就是在地下的異獸決鬥場賭自己的眼光。

  世界有許多異常巨大的生物、野獸,商人們僱來專業獵人以捕捉,像訓練鬥狗一樣將異獸訓練得凶暴,讓它們在偌大的決鬥場上將對手撕成一塊塊,並同時成為無聊富豪及下賤平民的投注對像,就本質而言:兩者是沒有不同的,他們的分別只能從投注的金額和觀看比賽的坐席看出。

  西索則集兩者的特點於一身:投注的金額是富豪投注的金額,觀看比賽的坐席是平民觀看比賽的坐席。另外,他還有兩點相異於上述兩種人:西索是懷著看電視劇的心情觀賞決鬥的,異獸的撕殺不精彩是正常的,如果某一場決鬥顯得有一點點樂趣就算是賺到了;西索賭的金額雖然大,但他毫不在意輸贏,他會投注是因為進入這決鬥場的觀眾都必須投注。

  投注的方式是在決鬥開始前利用自己座位旁邊設置的投注儀器選擇所支持的異獸及輸入下注的金額,無論輸贏都是電腦上的數字變化,所以西索都是憑直覺選定異獸、隨意輸入金額,然後靜靜看著巨大的異獸在自己面前將利爪刺進對手的肌肉中。

  只是今天異獸的血肉並未能幫助西索渡過太長的時間,他坐著,呆呆凝視曾經碰到庫洛洛的手指,心情突然變得很愉快,於是他又憑空取出一片撲克,輕輕割開指尖的皮膚,舔去豐滿的血珠之後,更用“輕薄的假象”將布塊的質感改變成皮膚,覆在手指上。

  “再去看看庫洛洛也可以吧?”

  想的是黑色頭髮的人,可西索尋找的卻是粉紅色頭髮的人。

  離開異獸決鬥場,西索花去很短的時間找到瑪奇,對方如平常一樣沒有看到、聽到西索,並在完成自己的事情後離開了西索所在之處。

  西索嘆氣,由於這下午並沒有因為他去找瑪奇而被消磨多少。

  他原來想去找找小傑和他的好朋友的,可是這兩顆待熟的果實似乎有其他事正在忙,所以西索打消了逗弄他們的念頭。

  想壓抑著衝動,必須想辦法消磨情緒高漲的時間,然而並沒有甚麼事情能將他如今的注意力轉移。

  “偷窺一下庫洛洛也可以吧?”

  雖然西索正想著庫洛洛,但他的私人飛船卻向著巴托奇亞共和國內登托拉地區的枯枯戮山進發。

  跟庫洛洛一樣有著黑頭髮和黑眼睛,但在氣質、體形及相貌上,伊耳謎跟前者有著極大的驅別。

  「我正要出門辦事。」

  西索的表情呆住了,連睡覺都本能保持的笑臉不見了。

  伊耳謎的臉龐也是一貫的紋絲不動,不過他能感受到這不能稱為朋友的人的失望,所以在消失之前說了一句算得上善意但對西索起著挖苦作用的說話。

  「試試找個工作吧!」

  西索的視線停在剛才仍有著伊耳謎影子的地面,對這樣的提議有點心動,一分鍾後立刻又將這天方夜譚般的念頭撕碎拋掉。

  “又不是有一整座山那麼大的家族要供養,也並未對如盜賊等的特殊工作產生興趣,何苦自己幫自己戴上頸圈呢?”

  要不是揍敵客家的寵物發出叫聲嚇驚了山林間的鳥群,西索根本沒注意到陽臺外的景色。如今的天色比他的頭髮還紅,鳥群從林間向著夕陽飛去,拍動翅膀的聲音充斥於寂靜的房間。

  當最後一隻飛鳥都消失於雲霞間,西索緩緩脫去了衣裳,走進伊耳謎房間附設的浴室,並在淋浴之後擅自取用浴室內的毛巾。

  夜色映在走出浴室的西索身上,原來蒼白的膚色立即變得灰暗,他的精神似乎也被矇上一層睡意,他於是走到收拾得整齊的床邊,慢慢躺下,並打開折疊得平直的被子蓋在自己身上。

  躺著的西索舉起觸碰過庫洛洛的左手食指,解除了其上的“輕薄的假象”,細細地觀賞了一會,再送到唇邊,用犬齒咬破了指尖的皮膚。

  甜膩的味道又再刺激味蕾,喚起西索的記憶。

  遙遠的早上,庫洛洛坐在常去的公園的某張長椅上看書,總共看了二小時零九分鐘,看完小說後庫洛洛站起來,問他還有甚麼事,跟他說再見。西索甚至記得庫洛洛說話時眼睛眨了多少次,張開的嘴唇讓門齒露出了幾分之幾。

  反覆回憶的西索更用力地吸吮已有三道傷痕的指頭,嘴角泛起滿足的笑容。他滿足於跟對方的從屬關係,他滿足於壓抑衝動所帶來的快感。

  如果想到要對引起他衝動的人做甚麼,西索會不眠不休的纏繞對方,只是,正吸食有著庫洛洛味道的血液的西索,暫時並沒想到要對庫洛洛做甚麼。

  於是他繼續舐弄嘴裡的血腥,慢慢墮入無夢的沉眠。

  而庫洛洛則正站在書店的架子前面,只注意著眼前能引起他注意的事物。

END-25/07/2005-12:31
re END-28/07/2005-21:41

後記:
久違的西團,居然是這種古怪模樣-_-
短短的篇幅,可讓在下頭痛得要死了orz|||從來沒有寫過這樣的西索。
會寫出“這種西索”主要是因為看了「日本文壇新一代恐怖小說精英」乙一的《GOTH斷掌事件》中譯本所致。(此小說已經漫畫化,名為《GOTH》)
個人認為書中所描述人物的心理某程度上跟西索不謀而合,所以看著書的時候就想到了這紅頭髮的男人。
這短篇裡多次提到的“手指”與《GOTH》裡提到的“手”並沒有相通之處,只是小說裡人物對手的想法讓在下注意到手。
在下嘗試透過一隻食指表達西索對庫洛洛扭曲的感情。由於西索“有意地跟對方保持距離”,所以庫洛洛沒甚麼出場機會,令在下最頭痛的事來了:沒有庫洛洛又怎麼寫西團呢?
……算了,都寫出來了……
最後說一句:請別問我庫洛洛到底在想甚麼。
但在下希望讀者大人可以在留言板對這短篇批評批評。
在下回去看《GOTH斷掌事件》了,還沒看完呢~

再後記:
此刻,在下還沒看完《GOTH斷掌事件》-_-不過,我終於聽了兩個人的話對此文作了四點修改……希望在下所作的是改善,而非讓本篇變差吧!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