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樂春水拿起酒瓶,把酒倒進跟前的酒杯裡。

  浮竹十四郎提起茶壼,往自己的杯子傾入清茶。

  「吶。」

  浮竹將加了茶的杯子遞到京樂眼下,京樂便看見在熱氣中載浮載沉的花瓣。

  「好像在泡溫泉……感覺好悠閒!」

  「嗯嗯。」

  浮竹撥動一下在輕風中飄落的白髮,一隻手托在杯底,另一隻手在旁扶著,緩緩舉起了熱茶。

  隨著茶量減少,花瓣順著水流進飲者的嘴裡。

  細細嘴嚼了一會,浮竹吞下口中的花瓣,然後又將杯子遞到京樂面前。

  「要嚐嚐嗎?」

  京樂接過杯,瞄瞄始終浮於液面的淡粉紅色薄片,舉起手一口飲盡杯中的茶。

  當京樂春水開始嘴嚼小小的花瓣片時,浮竹嘴角帶笑開口。

  「怎麼樣?」

  「……比茶還要苦……」

  都是豪邁地笑著的京樂春水皺著半邊眉,用埋怨的眼神盯著表情得意的浮竹十四郎。

  「讓我上當很好玩嗎?」

  「是的!」

  浮竹那誇張的點頭與答話讓京樂一瞬間睜大了雙眼,卻在浮竹再開口之後回復原來的大小。

  「不是京樂我才沒興趣讓你上當呢!」

  「你給人的印象是仁慈而嚴謹的,為甚麼在我面前就變得完全沒有形象可言呢?」

  一邊說,京樂把茶杯放到浮竹跟前的地板上,其後又提起酒瓶在自己的杯子裡加酒。

  「我們是老同學啊,在你面前裝出甚麼形象也沒有用吧!」

  拿過茶壼,浮竹以稍稍變涼的綠色液體注滿了杯子。

  「雖然你這話沒錯,但我……真不想做你的老同學!」

  變涼的液體表面升起少量蒸氣,直接飄進嘴唇含著杯子的浮竹的鼻裡。

  淡淡的茶香,和著另一種味道及聲音悄悄鑽進浮竹的身體裡。

  「有一個對自己瞭若指掌的人,感覺不太好……」

  鑽進浮竹十四郎耳裡的是京樂的聲音,而鑽進浮竹鼻腔內的,則是京樂春水身上的香氣。

  「想裝個豪邁形象也不行!」

  隨著京樂的抱怨聲漸落,浮竹的臉再次靠近友人的衣衫。

  「怎麼了?」

  「這是甚麼香氣?好清幽!」

  聞言,京樂頭上飄出幾個問號,於是他便將衣袖湊近鼻頭,果然有一股輕淡的味道散發出來。

  「你塗香水了?」

  依然嗅著異於櫻花香氣的味道,浮竹向京樂問道。

  「沒有。」

  「你是去跟女人幽會之後才來這裡的?」

  「沒有。」

  「唔……」

  浮竹靜了,左手輕托著下巴,作沉思狀。

  「用不著這樣深究吧?」

  京樂的聲音消散以後,浮竹望向他的舊同學,沉默地凝視。

  「怎麼了?」

  浮竹沒有理會京樂的說話,仍然目不轉睛地盯著舊同學的胸口。

  悄悄地,微風吹起了醉意,感到臉頰有些許熱暖的京樂隨意打了一個呵欠,用右手輕輕拍了拍浮竹的大腿,便舒適地躺下。

  「你醉了?」

  「一點點吧……」

  從上而下俯視著京樂那泛起微紅的臉,浮竹緩緩將頭垂於京樂的胸口之上,用鼻子深深吸入一口氣。

  白色的長髮垂在衣服稍微敞開的衣服上,似乎也撩弄到布下的肌膚了,京樂耐不住痕癢而稍為挪動身子。

  「拜託你頭髮可以撥一下嗎?」

  應京樂的要求將長髮撥到背後,浮竹的唇角流露出微笑。

  「很難想像京樂會有體香喔!」

  「咦?」

  「沒法分辦是甚麼香氣,可是香氣的確是從京樂的胸口散發出來的!」

  聞言京樂瞬間睜大了雙眼,其後又合上雙眼,大大地呵欠了一個。

  「很難想像就很難想像吧,我有沒體香也不是現在能夠辨清的。如果我身上的香氣一會兒就消散掉的話,便証明那是不知在哪裡沾到的味道,而不是我的體香了。」

  「那現在呢?」

  「現在我要先睡一會。」

  帶著櫻花瓣和嫩草味道的風從庭園吹向房間中的兩人,京樂已然合上兩眼,所以他看不到浮竹如絲的白髮在氣流中飄舞的形態。

  任由長髮被風吹打,浮竹緊緊閉上雙目,用力吸入由酒、茶、櫻、竹、草、月、夜混合而成的氣味。

END-14:23-22/12/2005
後記:
寫這篇的時候,看到《陰陽師》中出現了花瓣飄進杯子的場面……有點高興又有點失望-_-
高興是原來賞花時吃或喝下花瓣是很平常的,失望是早就有人寫過這樣的場面了……
想來也是,賞花這活動很久很久以前已存在了,瓣片又是可以吃的東西(?),有人吃過也不足為奇@.@
“京樂的體香”,個人認為很有趣>w<覺得有趣的人請舉手告訴我吧>w<
老實說:上一篇的“浮竹像七緒不好”,不知道有沒有人猜得出來是甚麼意思呢@.@
另外,為了鴉城君提出的“月夜對酌”題目,水城終於在文末點明了如今的時間是有月的夜晚,前面的“睡”和“醒”,也請大家想像著“文中的環境是有月的夜晚”再看一次吧~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