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團的集會中,西索看到了庫洛洛。

  黑色的瞳孔依然沒有改變,是自信以及能夠看透一切的。

  西索欣喜的笑著,盯著遠處的團長。

  向團員下達命令時,團長環視團員。雖然視線並沒有停留在西索身上,但西索知道庫洛洛的目光略過了自己的臉龐,所以他的情緒變得異常興奮,他甚至想用露骨的目光上下打量包在黑衣下的人。

  西索精彩地戰勝了自己的欲望。

  庫洛洛向他問話:清楚了嗎?

  他回答:知道了~嘿嘿,然後悄無聲息地離開了集會場地。

  從集會場地出來以後,他還是如平常一樣撥電話給那唯一不會敵視或無視他的人。

  西索向伊耳謎要了一枝紅玫瑰,伊耳謎真的為他帶回了一枝紅玫瑰。

  只是,不送的禮物,得來也沒有意義。

  於是,得到紅玫瑰的西索將紅玫瑰送給伊耳謎。

  然後,西索又再從夢中轉醒,原來這是前天發生的事。

  這樣的早晨不多,因為西索多是睡不沉,被想要輕手輕腳地從床上起來的伊耳謎吵醒。

  這一刻扭頭打量大床左側的西索發現伊耳謎已經外出了,或許正在前往工作地點途中,或許正在大廳享用早餐,西索沒法確定,也不打算求証。

  因為他不想對伊耳謎作出太過份的打擾。

  由於每一次致電都沒有說明目的和因由,所以伊耳謎並不知道西索在真正拿起自己的手機前經過了多久的掙扎。

  可是,伊耳謎是唯一不會無視或敵視他的人,因此西索只會想起伊耳謎的手機號碼。

  這一刻將視線從大床左側移向陽臺前地面的西索暫時沒有這個必要,因為他看了到地面擺著的玻璃杯以及裡面的紅玫瑰。

  被採下的玫瑰壽命不長,三天前買下的玫瑰,現已呈現凋零狀態。紅玫瑰代表一個人的心意,擺在光天化日之下,連同西索的欲望一起腐敗掉。

  欲望腐敗掉,西索也就能平復自己。

  庫洛洛的確長得好看、身材又均稱,但西索側重的不是這些形體上的美好。

  要說對庫洛洛產生興趣的原因,西索也不了解。長得好看、身材又均稱的,身邊就有一個伊耳謎,但西索對他沒感覺。

  “不如今天就突襲庫洛洛的家,跟他說明一切?”

  不可以。

  不可以說明一切,是因為任何行動都會改變兩人之間的關係。

  要是庫洛洛對西索的欲望非常厭惡,也許他就永遠不會再在西索跟前露面;要是庫洛洛對西索的欲望表示無可無不可的態度,西索將自己的感覺說出來不是顯得太過愚蠢了嗎?

  最糟糕的狀況是:庫洛洛非常歡迎西索的欲望,甚至……

  西索已經不敢想下去了,再下去會出現的就不會是真實的庫洛洛了,再下去會出現的只有讓西索喜出望外的庫洛洛或是令西索失望嘆氣的庫洛洛。

  伊耳謎的手機號碼於是又再浮現於西索的腦海中。

  “不如今天就將伊耳謎啃掉或是引誘他啃掉自己?”

  不可以。

  對西索來說,這是無意義的行為。

  如果肉體上的滿足等於精神上的滿足,伊耳謎早就屍骨無存了。但西索知道,即使啃掉了伊耳謎,甚或連庫洛洛都啃得乾乾淨淨也好,他的欲望還是沒法得到滿足的。

  這樣的行動只會令事情變得更糟糕!

  西索寧可就這樣坐在床上望著那朵紅玫瑰發臭,也不想挪動自己的身體去做甚麼事。

  不過他還是有所動作了。

  即使在伊耳謎的房間還是保持裸睡習慣的西索不理會包住身體的被子,逕直走到陽臺前的玻璃杯旁坐下,拿起瓣葉已經泛黃的玫瑰花,出神地凝視。

  西索不想留著這包含豐沛心意但沒有意義的禮物,也不想毀去房間主人的好意,所以他張開口,咬下一片花瓣,細細嘴嚼。

  緩緩張開口,他咬下了另一片花瓣;一片再一片,西索手中最後只剩下一根玫瑰的枝條。

  所有花瓣都被嚼成一團,吞進西索的肚裡,味道是微微的苦澀,讓西索的眼眉二合為一。

  “連被切去雙臂也面不改容,嚐到淡淡的苦澀就會皺眉頭?”

  此時,房間的門開了,房間的主人站在門口。

  「怎麼了?」伊耳謎手上捧著餐盤,表情和聲音沒法將他的愕然形象化,但他的確有點兒震驚:因為連睡覺都保持笑容的西索不笑了。

  西索搖頭,盯著手中的枝條,伊耳謎的目光也跟著西索的放到枝條上。

  「花瓣哪裡去了?」

  「被我變走了~」雖然用來迷惑觀眾的笑容不見了,但魔術帥的語氣仍然沒變。

  「能夠變回來嗎?」伊耳謎走到西索旁邊坐下,將餐盤放在地上。

  「你想我變回來嗎?」西索望向旁邊的伊耳謎,揚揚手中的枝條。

  伊耳謎點頭,於是西索就用纏在腿上的被子將手中的枝條蓋住,再掀開的時候,赤裸的枝條重新覆上了嬌豔欲滴的花瓣,西索再次將玫瑰花遞給伊耳謎。

  「送給你吧~」

  「……這…這不是要來送人的嗎?」

  「這是要來送給你的~」

  伊耳謎再一次在西索手中接過紅玫瑰,再一次細細打量手中的紅玫瑰,這是西索用輕薄的假象、伸縮自在的愛製造的紅玫瑰,這是西索送給他的紅玫瑰。

  「喔……謝了。」

  「不用謝喔!只要你把那杯飲料給我就好~」西索道,手指著伊耳謎捧進來的餐盤上的杯子。

  「這杯飲料本來就是給你的。」用五隻手指環著杯身,伊耳謎將杯子的把手遞向西索。

  接過不透明杯子,西索看了看、嗅了嗅內容物,是無色無味的液體。

  「這是清水?」

  「喝一口你就知道這到底是甚麼。」

  西索猜伊耳謎想對自己微笑一下,可伊耳謎的表情還是沒有絲毫改變。即使如此,西索還是喝了一口伊耳謎為他帶來的飲料。

  「甜的清水?你放了花蜜進去?」

  伊耳謎點頭,望著自己手中的紅玫瑰。

  「水裡的是玫瑰的花蜜。」

  聽到伊耳謎的回應,西索眉開了,嘴角又覆上令伊耳謎感到陌生的笑容。玫瑰花蜜的甜美沖淡了玫瑰花瓣的苦澀,讓西索的喉頭樂得輕鬆。

  「謝‧謝‧你‧喔~」

  伊耳謎抬起頭,回望細嚐著清水裡的花蜜的西索雙眼。

  「我說了:這本來就是給你的。」

  「我知道,但還是謝謝你喔~」

  伊耳謎不知道要怎麼回答,於是輕輕點了點頭,把玫瑰的枝條刺進陽臺前的玻璃杯中,將一旁的餐盤推向西索。

  「這也是給你的。」

  西索呆了,餐盤上有著營養豐富的食物,跟伊耳謎或是他自己都毫不搭調。

  「你也是吃這些的?」

  伊耳謎點點頭,繼而站起。

  「這是我叫管家準備的,我要出去了。」

  「今天也有很多工作嗎?」西索說,打量著餐盤上陌生的食物。

  「是的。」

  伊耳謎知道西索的話還沒說完,所以回答了他的提問後仍然停留原地。果然,西索很快便抬起頭來。

  「那麼……我在這裡等你吧!」

  西索的話一出口,房間的所有動態立刻消失,在十秒之後恢復。

  伊耳謎沒開口,輕輕地向西索點頭,然後轉身,走向房間的門,西索則微笑著目送房間的主人外出工作去。

END-0:00-10/08/2005
後記:
完全變成了西伊,或者該說是伊西XD
但是,下一回是純正西團,或者是西團伊,可能是伊團西也說不定,不過一定會提到庫洛洛就是,在下在這裡保證!(大前題是下一回能生出來-_-|||)
個人認為:這裡的西索是可愛的西索,這裡的伊耳謎是溫柔伊耳謎,不知道大家有沒這種感覺?
故事中說明了西索的想法和他對庫洛洛的感情,而伊耳謎是單純的想對西索好,造成了一個追一個的狀況……
也許大家都不明白西索的想法吧?如果要解釋,就是喜歡花的人,有些總要將漂亮的花摘下,但也有只想花兒繼續在那裡生長下去的人。西索屬於後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水城 揚介 的頭像
水城 揚介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