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陽臺前的地板上,伊耳謎連一根指頭也沒法移動。

  在伊耳謎手中的,是他的個人手機。而顯示在手機屏幕上的,並不是包含目標名單的短訊,而是通訊錄中、記載西索的手機號碼的一頁。

  伊耳謎記得:西索說了要在他的房間等候他,但他工作以後回到房間,已經看不到西索的影子了。

  最先走到浴室,檢查了附設的更衣室、淋浴室及浸浴室,用十秒時間確認自己看到的影像真確無誤之後,伊耳謎又回到床前。

  伊耳謎的床上,二張折疊得整齊的被子放在床的末端,二個扁平的枕頭一左一右平放在床的前端,床的末端至前端的空間裡,則甚麼都沒有。

  然後,他緊張地望向放有西索送給他的玫瑰的玻璃水杯,卻發現杯中只剩一根枯黃的枝條,那些嬌豔欲滴的花瓣已經消失不見了。

  伊耳謎知道:那些花瓣是憑西索特殊的念能力造出來的,現在玫瑰凋零了,是意味著西索有甚麼危險嗎?

  伊耳謎不自覺地搖了搖頭,腦海中立刻浮現西索可能出現的地方,然後以算得上急驟的步伐走出主屋的範圍,途經管家宿舍,直至大門前、阿花活動的空地。

  和昨天一樣,只有阿花在睡懶覺,沒有曾經摸過牠腦袋的西索的蹤影。

  從大門前的空地走回主屋時,伊耳謎走進了管家宿舍,詢問了是否有甚麼人經過、闖入或是出現在管家宿舍或附近,得到的回答一概是:「沒有,少爺」。

  飄起的長髮跟他的失望有著相同的重量,伊耳謎垂著頭,慢慢走在青色的草上,心頭突發奇想,然後便站定環顧這茂密的叢林。

  如果有人運起“絕”走在這座山中,到底要怎麼辦才能找到他?

  伊耳謎想,就這樣站在微風中,抬起頭,打量著四圍樹木上不知道被甚麼東西吹動到、磨擦到的葉子。

  當第十片樹葉掉落到庫洛洛手上的小說中間的時候,西索就第十次伸出手來撿走上面的樹葉。

  黑色的眼沿著粗壯的手臂看向其主人,毫無表情的臉看著對方同樣毫無表情的臉一分鐘之後,庫洛洛從西索身上移開視線,合起書本,緩緩站起,走到石磚鋪成的小路回頭看仍然坐在木長椅上的西索。

  「我餓子肚了,去吃飯吧。」

  西索不說話,掃去大腿上的落葉走到庫洛洛旁邊。

  步伐的調子跟落葉的速度非常配合,西索和庫洛洛走在同一條石子路上,向著同一個方向步去。

  踩踏在樹葉上,風輕輕吹起了彷似沒有質量的長髮,伊耳謎最終放棄搜尋或許藏匿著某人的、大得過份的森林,繼續往山頂進發。

  伊耳謎的房間在主屋的最深處,向來習慣使用無聲步行法,所以當他的身影被燭光照映在地面上,石造的過道裡依然沒有任何聲音。

  突然,光線不足的過道盡頭傳來一響伊耳謎手機的鈴聲,那表示他接到短訊了。

  不知道該到哪裡去找西索的伊耳謎突然想起,他和西索的重要聯繫就在手機裡。

  稍微加快了腳步,伊耳謎到達了自己房間前面,一把推開門扉之後立刻拿起床前桌上的手機,手機屏幕顯示“你有一條新訊息”。

  但伊耳謎並沒有理會母親給他傳來的最新目標名單,急急地按著鍵鈕,讓手機的屏幕顯示出西索的手機號碼,立刻撥出。

  可是,電話並未如他所願的接通。

  每一下接通鍵所換來的,都是“你已經被接駁到留言信箱”。

  坐在陽臺前的地板上,伊耳謎連一根指頭也沒法移動。

  說要等他的西索不在了,西索送他的玫瑰也沒有了,伊耳謎沒法想像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也許西索是肚子餓所以外出用餐,也許西索是想起有要事於是趕到某處,也許西索是突然想到甚麼地方走走便出去了,也許西索離開之後就永遠不會回來了。

  天空的顏色漸漸從橙紅變成微藍,山林中的鳥群亦被阿花的叫聲嚇得從枯枯戮山的一邊飛往另一邊,伊耳謎的手依舊抓著那電池快將用盡的手機,呆望著那只淨下枯枝的玫瑰。

  「哥哥。」

  不需以眼睛確認,伊耳謎憑對方呼吸的輕重就能分辦出站在門後的人的身份──那是他唯一擁有白髮的弟弟。

  「爺爺和爸爸說可以吃飯了,哥哥快來吧!」

  「去跟爺爺和爸爸說,哥哥還沒回來。」

  奇犽感到很為難,於是他的眉頭皺起來了。大概伊耳謎還沒有踏進試驗之門,其祖父及父親就已經感覺到他的氣息了,現在伊耳謎要奇犽對兩長輩如此說,對方一定不會相信。

  「可是……」

  「你說:哥哥要我來告訴你們他還沒回來,這樣就可以了。」

  交代了最後一句話,伊耳謎便憑空消失於空氣裡,扼殺了身為弟弟謹有的、拒絕兄長的機會。

  因為不知道伊耳謎正在枯枯戮山的森林裡,所以西索想到森林的念頭似乎跟他沒有直接關係。

  從走出公園開始,西索的內心就升起了這種念頭。因為,和他同行的幻影旅團團長讓他非常傷腦筋。

  沒想過只接一通電話就會讓事情變得一團糟,西索自出生以來沒有如此後悔過,也從不曾像現在這樣強烈地感受到想逃跑的欲望。

  而被他選為最佳逃避場所的,就是枯枯戮山的森林。

  只是西索想要逃跑的願望似乎被他想要逃離的對像發現了。

  「吸引了我的注意之後又左顧右盼算甚麼?」

  大衣後面沒有十字,庫洛洛雙手依舊傲慢地放在其口袋裡,雙眼看著前方,站著等待交通燈由紅色轉為綠色。

  只有站在旁邊的西索聽到庫洛洛的輕聲細語,他的視線落在庫洛洛肩上,靜默不語。

  「不是一直都很有個性嗎?要走就走吧!」

  「先陪你吃飯吧。」

  西索輕輕地回應了庫洛洛的話,往前踏出一步,準備在閃動的紅色完全變為綠色時提起腳步。

  「你以為我是貓?沒人餵沒法吃飯?」

  淡淡的聲音在綠色的燈光中散開,庫洛洛雙眼仍然望著正前方,雙腳配合交通燈發出的聲音的節奏,慢慢地橫過了馬路。

  西索沒有跟著穿著大衣的人,他站在行人路上,遠望著沒有引人注目的十字的大衣隱沒在人潮裡,然後他回過頭,向著跟庫洛洛相反的方向邁步。

  穿著西裝的西索將雙手放進褲子口袋裡,習慣性地摸出自己的手機,手機的屏幕上顯示他有三個未接來電,全都由一位住在林中大屋的人打來的,西索才想起接受庫洛洛的邀請之前,他跟伊耳謎有約在先。

  為免伊耳謎誤會自己爽約,西索主動撥電話給對方,卻換來一句“你已經被接駁到留言信箱”。

  西索知道,如果手機在身邊,伊耳謎會設法接聽所有來電;如今他沒接電話,可能發生的情況只有一種:手機不在身邊。

  很難想像伊耳謎會在工作期間失掉手機,所以西索猜測他是因為已經回到家裡因此放下了手機。而既然伊耳謎已經回家了,西索不想爽約就必須趕到枯枯戮山。

  經過計程車和飛船的行程,西索在二個小時之後踏上了巴托奇亞共和國的土地,在第三個小時完結之前推開了揍敵客家的試驗之門。

  機警的守門者瞄了瞄進門的人,然後又打了個呵欠,繼續睡覺。西索禁不住摸了摸阿花的頭蓋,趕著回到夢鄉的動物便不耐煩地搖頭表示不滿。

  緩緩步行上山,沿途的景色跟以往沒有任何分別,只是這一次,西索感覺到森林裡散發著如乾花般輕薄的氣息,於是他停下腳步,游目四顧。

  風靜靜的吹動森林中的每一片葉子,由於西索的頭髮造了型,所以依然不為所動。

  當西索注意到有一片細嫩的葉子被風吹落到地上,循葉子看去的上方閃現了一個人影。

  在漆黑中反映著月光因而閃閃發亮的眼睛凝視著異於樹木的物事,伊耳謎站在一棵高大的樹木的枝幹上,撥開茂密的葉片現身於西索眼前。

  伊耳謎的動作是輕輕的,但葉片跟樹枝的連繫算不上緊密,所以綠色的雪花還是從伊耳謎身旁被吹送到西索腳邊。回望對方的西索突如奇來想起了一件事,於是伸手撿起腳邊的落葉。

  再次站直身子的西索的手中,綠色的落葉變成一枝紅色的玫瑰,完成了戲法的魔術師向唯一的觀眾微微彎腰。

  「歡迎你回來。」

  望著再現於眼前的紅色,伊耳謎如止水的心泛起了一陣前所未見的衝動,他的眼中只有那一朵嬌豔欲滴的玫瑰。他想拿下紅色的花,可是這花並不屬於他,這讓他感到非常猶疑。

  彎著腰的西索再次抬起頭來,望著依然站在樹上的伊耳謎,笑了。

  下一秒鐘,西索也站在伊耳謎所在的樹幹上了。他緩緩的提起手肘,將玫瑰花遞到伊耳謎的雙眼稍下處。

  伊耳謎的手指就要碰到玫瑰的枝條的時候,花瓣變成綠葉被吹走了。

  帶走“花瓣”的風也吹打著黑色的長髮,閃著月光的眼睛憐惜地追蹤起飄走的綠葉,停留在空氣中的手卻突如奇來的被握住了,讓他的注意力回到正前方。

  「看起來嬌豔欲滴的玫瑰只適合被觀賞,花被摘下了就會凋謝。」

  呆呆盯著西索長達十分鐘,伊耳謎在終於明白句子的含義之後沒法自制地微笑起來。

END-22:49-09/11/2005

後記:
歷經幾個月的時日,這西團伊終於算完了~^-^~這最終回由構思至下筆都十分困難……雖然寫出來的東西很XXX
很想知道有沒有人明白最後的話的含義@.@
因為這只是作者一廂情願地硬加進去的>.<
考慮過好幾個完結的方案,最後還是採用了這樣的方式(?)
將自己不喜歡說話的習慣加在角色們身上了呢:p不過,有時候話太多,真正的想法反而沒法表達……
最後,還是很想要點關於這一系列的意見>.<
(如果覺得狗屁不通的話但說無妨orz|||)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