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新年賀文的第三篇



  每一滴紅色液體旁邊,都有一滴無色液體。

  紅色的液體來自桃地再不斬的身體,無色的液體來自白的身體。

  桃地再不斬的臉色從灰而白,呼吸依然平順,但雙眉卻皺緊了。

  白的臉色從白而紅,已經開始輕喘,兩眼盯著皮膚上的破口。

  「對不起……對不起……」

  白的手顫抖著,不敢觸碰剛才親自刺進再不斬肌肉中的飛針。

  飛針正刺在止血的穴度上,是白在流淚之前、解決敵人之後刺進去的。

  「如果我動作快一點……再不斬先生就不會受傷了……」

  白雙膝合攏的跪於再不斬旁邊,十隻手指幾乎要刺穿大腿的皮肉,頭垂得很低,眼淚還沒有滑過臉頰就往下掉,掉在再不斬影子下的血泊之中。

  「如果你受傷了……我要帶你回去……那更加麻煩……」

  再不斬輕輕地說,讓說話、呼吸等動作保持輕細,避免傷口裂開的幅度增大。

  身材高大的鬼人正倚於一幅鋪著零落血跡的牆壁上,斬首大刀躺在他腳邊,閃著血色亮光。

  望著名為白的少年的黑色頭髮,再不斬眼前浮現出剛才閃過眼前的刀光。

  霧隱里忍刀七人眾之一,桃地再不斬接到在盜賊集團手上搶奪某物的任務,豈料盜賊群眾裡有境遇跟自己相類似的逃亡忍者。

  於是,搶奪任務便變成忍者對決。

  對方並非厲害的角色,可人數卻達到再不斬和白的二十倍。

  再不斬以水遁收拾了五人,白以秘術解決了七人,再不斬揮刀斬殺了三人,白用飛針刺死了二人,鮮血滲進再不斬遮口布的纖維中,並在白的面具上凝結成塊。

  當白正施展忍術要將最後的敵人沖走之際,站於白身後、將斬首大刀拋出擊殺敵人的再不斬發現三支苦無已經飛到自己腰間。

  以鬼人的速度要閃身避過實在不難,但是這種狀態下的白沒可能逃開。

  於是,再不斬決定擋住或接著飛來的凶器。

  右手橫向打飛了一支苦無,左手緊緊接住另一支苦無,而第三支,再不斬只能睜眼看著其鋒利刀刃埋進自己的右腰。

  顧不得傷口,再不斬立刻用手上的苦無除去敵人。

  因為聽到兩次苦無刺中肌肉的聲音,於是白回頭了,並叫出這生最大的聲音。

  「再不斬先生!」

  聽見白的叫喚之後再不斬沒有立刻回頭,他只是伸手按著埋下苦無的右腰,伸出另一手撫著牆緩緩坐下。

  與出生之地一樣冰涼而淡薄的白一瞬間熱起來,緊張的感覺令心臟跳動得非常急促。

  白的第一反應是跑到傷者身邊跪好,抽出衣袖裡的飛針,準碓地刺進腰間止血的穴度,並俐落地拔出苦無。

  苦無刺得很深,幾乎奪去再不斬的性命。

  「唔!」

  再不斬呼痛的聲音雖哽在咽喉,但與他距離接近的白仍能清楚聽到。

  黑髮少年面不改容,卻倒抽一口氣,才把治療外傷的藥草含在嘴裡嚼碎、敷於黑髮男人的傷口上。

  沾滿藥草的手從再不斬身上離開以後,白能做的所有事都完成了。

  傷者的眼一直望著醫者的動作,乾脆而迅速,將傷口處理妥當,絲毫沒有慌亂的感覺。

  卻在白的手停下來擱在膝上之時,再不斬發現白雙眼湧滿淚水。

  「以為我隨便被苦無刺中就會死掉嗎?」

  「……我害你…我害再不斬先生受傷了……」

  彷彿體內的冰塊融化掉了,水平線上升,過多的水從白的眼眶逸出。

  從來沒有出現過悲傷的表情,如今白的臉上亦並非顯露出悲傷的感覺。

  「如果我動作快一點……再不斬先生就不會受傷了……」

  白痛恨自己,痛恨自己沒法擋下刺向再不斬的苦無,痛恨自己沒法替再不斬受傷。

  眼看著白的十隻手指就要撕爛褲子、抓傷大腿,倚在牆上的再不斬靠自力坐好,伸手撥了垂於白臉旁的頭髮。

  「如果你受傷了……我要帶你回去……那更加麻煩……」

  說完,再不斬的手順勢滑到白的肩上。

  「我們回去。」

  白點頭,擦去眼淚,便用力扶起了再不斬。

  逃亡的生活並不悠閒,再不斬沒有可以花在“醫療”的時間,而且他估計追兵應該很快就來到,不趕快離開就會陷入不利的境況。

  只是,再不斬料想不到自己的預測如此準確。

  因為兩位亡命者已經聽到自遠而來的腳步聲。

  「快!」

  再不斬催促白,白卻一臉嚴肅的站著不動,似乎在思考。

  「白!」

  習慣看白的笑臉,望到與白的個性、年齡都不合的表情,再不斬的思想立時往壞處飄去。

  果然,白從再不斬腋下退開,放下了再不斬的手臂。

  「請你先離開吧!這裡讓我來拖延就可以了。」

  慢慢走向傳來腳步聲的方向,白雙眼閃出帶有瘋狂色彩的堅定。

  「白!」

  再不斬喝叫。

  「東西已經到手,沒必要留下來。」

  望見再不斬冷雪一樣的臉色、聽見再不斬堅冰一樣的聲音,白才急匆匆地跑回他的身邊。

  再不斬耳裡,追兵越來越接近,但是他不能讓白一個人阻擋追兵。

  並非質疑白的實力,再不斬是深知白的個性,才不敢讓他一個人留下來。

  不能刺著飛針行走,於是白將止血穴道上的飛針拔除。

  一邊向前走,再不斬的傷口一邊滴血。

  紅色的液體流過灰色的皮膚,連色調暗灰的衣衫都染得鮮豔,讓白的雙眉向眉心靠攏。

  「再不斬先生,請你先走吧。」

  再不斬還未答應,白已經消失掉,離開前亦不忘重新將飛針刺好。

  「鳴!」

  變成獨個站著的再不斬受不了突如其來的痛楚,立刻跪落在地上。

  因為痛楚,也因為擔憂,再不斬的臉容變得異常嚴峻。

  查克拉量與體形成正比,這是忍術的基本道理。

  以白的體形來說,他擁有的查克拉量稱得上非常龐大,可是一直在施展大殺傷力忍術、秘術,白的查克拉應該快要耗盡。

  就聽覺得來的資料判斷,追兵數量不少,再不斬估計,再戰鬥下去,白應該只能以體術應戰。

  「可惡!」

  俐落地拔除止血的飛針,再不斬不顧腰間的傷口,全速往白所在的地點奔去。

  血滴順著再不斬的身體曲線,也順著白的身體曲線,慢慢掉到地上。

  如再不斬估計的一樣,白的查克拉已經耗盡,身上沒有短刀、苦無或手裡劍等武器,飛針也刺在再不斬身上了,因此白必須用敵人遺落的武器來戰鬥。

  以不熟悉的武器戰鬥是非常不智的事,但白沒有選擇餘地,所以他手中的武器是一支隨意拾起的苦無。

  苦無的刀鋒劃過人的皮膚、刺穿人的肌肉,由於白集中攻擊敵人的要害,所以他全身都濺滿敵人的鮮血。

  血落於地上,每一滴都提醒白,自己必須撐久一點,必須讓再不斬走遠一點。

  即使知道自己的身體快要撐不住,白亦沒想過要逃走。

  專注地刺殺敵人和避開敵人的刺殺,白的樣貌漸次變得凶暴,加上變乾的暗紅色液體,讓他全身散發著殺氣。

  而然,一式水遁忍術將與他不合的氣息都沖走了。

  「水遁!水龍彈術!」

  眼前那數不清的敵人一下子無影無蹤,白立時分心,往施術的方向望去。

  然後,白的眼前閃現一團黑影。

  施術完畢的再不斬擋在白跟前,握著白的手將苦無送進敵人的身體裡。

  「戰鬥時別分心!」

  「是!」

  被最尊敬的再不斬訓示以後,白的疲憊全都褪去,拿著苦無的手和速度漸慢的腿也重新充滿力量。

  再不斬的水遁已經將大部份敵人沖走了,三數個殘餘的敵人都白在的迅速刺殺下斃命。

  危機解除以後,為了紓緩身心的緊張,白輕輕嘆了口氣。

  當他懷著笑容轉身時,身心立刻又緊張起來了。

  「再不斬先生!」

  遍地血、水中間,再不斬單膝跪下,右手按著腰間的傷口。

  白趕緊跑到再不斬跟前跪下,想要觀察傷口的狀況,再不斬卻不拿開手,讓白更加焦急。

  「要不要緊?先讓我看看傷口吧!再不斬先生!」

  鬼人咬牙切齒,在喘息中露出殘忍的微笑,放下斬首大刀,舉起左手撫上白的臉。

  臉上的傷痕被觸碰,白才察覺自己受傷了。

  突如其來的痛疼刺激到白,讓焦急的心情產生混亂,那好不容易忍住的眼淚又再湧滿眼眶。

  望著白這楚楚可憐的模樣,圍繞著鬼人的涼氣瞬即被暖化了。

  從來不知道自己的相貌可以露出溫柔的表情,因為再不斬從來沒看過自己望著白的表情。

  「優秀的工具──」

  再不斬的手指推壓下,注滿眼眶的淚水順著白的臉頰流下,同時潤濕雪白和灰暗的肌膚。

  「──要耐用也耐看呀!」

  流著淚的白忍不住笑了,笑出聲音來了。

  「別笑!」

  「是……」

  一邊擦拭眼淚,一邊忍著笑意,好不容易才將哭泣和大笑壓抑下來,白從衣衫裡探出治療輕微割傷的藥膏,遞到再不斬眼下。

  再不斬皺著眉,一臉不願意,卻又小心翼翼地用指尖沾上一些藥膏,輕輕地揩在白臉頰的傷口。

  腳邊是水和血還有屍體,但是白的笑臉卻顯得如此燦爛悅目,讓再不斬一瞬間以為自己所在的地方是春日的花海。

  然後,他耐不住睡意,掉在白的大腿上,失去知覺了。

  以環抱的方式接著失去知覺的再不斬,白含著笑哭了。

  他想笑,卻忍不住驚恐的眼淚。

  白在心裡起誓:以後也不會讓自己置身於危險中。

  擦乾眼淚,在再不斬的傷口上再次敷上藥草,白抬起再不斬的身軀,離開屍橫遍野的戰場,向暫居之地進發。

END-13:16-30/01/2006
reEND-22:03-01/02/2006

後記:
這原來是農曆新年賀文耶!遲了遲了~不過年初二拜年也不算太遲吧?_?
雖然新年期間貼這種又血又屍體的東西似乎有點不太妥當……但是……白和再不斬依然很幸福,是不是>w<
水城最喜歡看他們兩人幸福的了~
這篇有再修的可能,或許會加入大家料想不到的劇情(?)喔~
呵呵呵呵~

再後記:
已經再修了:p
話說水城年期已經放完,今天便開始上班了,卻一直想著要加進這最後一段……
第一:至“然後……失去知覺了”為止似乎完結得太急促;
第二:至“然後……失去知覺了”為完結沒法銜接以後的劇情(?);
第三:寫了再不斬的感覺,也想寫寫白的感覺。
下篇是“為敝人提供NARUTO相關資料的重要人物”的命題寫作……水城非常用心地在寫!!
只是……似乎會有損再不斬的形象……
先請喜歡再白的諸位原諒-_-
(也敬請期待啦~)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