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白色情人節賀文的一篇



  白抱住顫抖著的兔子,雙肩顫抖著從下而上望向再不斬毫無表情的臉。

  「不要!」

  白的聲音隨著雙肩的抖動而抖動,聽到的再不斬依然面無表情。

  「再不斬先生!」

  雖然明白少年的缺點是太過善良,但再不斬並沒有接納他的缺點的氣量。

  再不斬一手拿著苦無,另一手扯著兔子的雙耳,用力將兔子從白的懷中扯出來。

  雖然兔子沒有發出聲音,但白似乎聽見牠慘叫了,趕緊舉起雙手抓著再不斬抓著兔子的手。

  舉起雙手的動作讓白露出痛苦的表情,深色液體慢慢從衣服的胸口位置滲出,白依然抓緊再不斬的手,拼命搖頭。

  望見毛衣的顏色漸漸變深,再不斬把苦無放回腰間擺暗器的袋子裡,將兔子塞回白的懷中,空著的兩手扯開了白的外衣。

  「你真的很麻煩。」

  再不斬將白推回剛才的位置,讓他靠在牆壁上,然後蹲於他跟前,將濕淋了的高頂毛衣掀起。

  「再不喝一點熱的東西……你會凍僵。」

  白皺著眉露出微笑,一隻手退出毛衣的時候,另一隻就輕輕撫摸地上兔子的頭蓋,直至兩隻手都退出來了,雙手便又再將兔子抱住。

  「可是再不斬先生……你要我喝這種東西……我也喝不下去。」

  「就算將你綁起來,我也會讓你喝下去。」

  再不斬雙眉也皺起來,堅定的意志讓他的面相顯得相當可怕,讓一直注視著再不斬的白將視線移了開來。

  但是白並非要避過再不斬那凶狠的面目,而是他心痛的眼神。

  再不斬很少會打呵欠,也少有沙子進入眼眶的事情發生,但看在白的眼裡,再不斬似乎快要流出眼淚了。

  「看你把狀況搞得多糟糕……」

  再不斬小心翼翼地取下纏在白胸口、肩膊、腰際的紅色繃帶,然後立刻閉緊了嘴唇,才能夠靜靜地為白重新包紮。

  白皙得沒法和雪分辨出來的皮膚上,橫著一道長長的傷痕,從左肩開始橫過胸口落到肚子上,差點就奪去白的性命。

  性命算是暫且保住了,但在這種連再不斬都會感到寒冷的天氣下,白的性命正逐點逐點轉換成體溫。

  而且漸漸地,再不斬發現白的身體已沒法維持熱度。

  所以再不斬想殺掉用來作替身術的雪兔,讓白喝下牠的血。

  「對不起……再不斬先生,很對不起……」

  白感受到再不斬極力想要壓抑著的焦急心情,但白無論如何也沒法看著再不斬將苦無刺進兔子的身體,更沒可能用嘴巴接下滴落的液體,所以白感到非常內疚。

  讓兩人更加無可奈何的是:縱使能用的忍術為數不少,但是沒有一種可以生火,才讓這荒郊廢屋上演了剛才的一幕。

  這廢屋建在山上,面積雖小,卻讓趕路的兩人有了臨時的容身之所。

  心裡不想讓白在風雪中趕路卻苦無藉口的再不斬,偶然望見這破爛的小屋便找到下台階,二話不說就將負傷的白拖進室內。

  兩人已經待在屋中一段時間,但是風雪仍沒有要停歇的跡象。

  「其實躲進這屋子之後我已經感到暖和多了!用不著喝熱的東西!」

  白說話的幾秒鐘,再不斬沉默著盯緊他的雙眼,直至白的話音落到地面,再不斬便轉過身去。

  「我去找生火的燃料。」

  「別出去!風雪好大!」

  眼看著再不斬揚揚身上的披風,就要拉開小屋的門,白焦急得大叫。

  聽見白的聲音,再不斬立定於門前,手停在空中。

  「不生火就無法取暖。」

  說罷,再不斬的手摸上門把,與此同時,白出現在門與再不斬之間。

  「我……不用取暖……」

  倚在木門上,狂風暴雪拍打木屋的聲音傳進耳裡,堅定了白的意志:絕對不可以讓再不斬走出屋外。

  寂靜無聲,兩人沉默對望著,再不斬依然站在門前,想要外出尋找生火的燃料,白依然倚在門上,阻止再不斬外出進入風雪中。

  突然,一把狂風吹來,吹開了小屋的門,將早已經站不穩的白吹進再不斬懷裡。

  再不斬的第一反應是盡全身力氣將木門重新推上,把斬首大刀當作門閂橫於原來放門閂的位置,再低下頭,他才發現身上只有繃帶的白鋪滿冰雪。

  「再不斬先生……」

  儘管牙關打顫,白雙手仍是用力的抓著再不斬的披風。

  「別出去……」

  明白即使自己堅持出去,白也會跟來,替白保暖的目標最終沒法達成,所以再不斬放棄了出去尋找燃料的念頭,掃去白身上的冰雪然後將他抱起,走到對方剛才坐的地方,靠牆坐了下來。

  「別…別出去……再…再不……」

  白已經失去了意識,嘴裡斷斷續續唸著阻止再不斬的說話,雙手握著再不斬的披風,用力得幾乎撕爛那粗糙的布料。

  再不斬的面容沒有絲毫變化,他只是讓白倚著自己的上臂,用披風蓋著白的身體,讓自己的體溫在披風裡逐少變換成白的體溫。

  再不斬感到寒冷,也感到懷中的白越來越冷,想要抱緊冷冷的身軀,卻遭到白胸口那誇張的傷口制止。

  不靈活的腦筋拼命轉動,希望想出能夠提升白的體溫的辦法。

  望見瑟縮牆角的雪兔,再不斬又記起了最初的想法。

  這想法似乎透過再不斬的眼神傳達給兔子了,感到害怕的兔子顫抖著不斷退後,即使已經貼住身後的牆壁,也不停做著退後的動作。

  看著兔子驚恐顫抖的模樣,想著白哀求自己的表情,再不斬禁不住輕輕地嘆氣了。

  他嘆氣,因為偏執的他又一次放棄了自己的想法。

  再不斬想到如果兔子為了白被殺,白會非常內疚,所以再不斬放棄了傷害兔子的念頭。

  「過來吧。」

  腦海裡浮現出白逗弄小動物的模樣,再不斬笨拙地學著,試著引誘兔子過來自己的身邊。

  動物的觸覺一向比人類的觸覺要敏感,當兔子感覺到小屋的氣氛有所改變,牠對面前人類的態度也有所改變。

  眨著赤紅的眼睛,兔子眼中的人類的赤紅色也跟著褪去。

  緊張的神經緩和了,兔子的身體頓時感到非常寒冷,自然而然往小屋中唯一的熱源靠過去。

  慢慢地、一跳接一跳,兔子的動作帶著些許遲疑,不過始終也跳到再不斬的身邊了。

  認為抓著脖子或耳朵似乎會傷到兔子,所以再不斬這次再移動兔子,就用了以手掌承著腹部的方法。

  兔子雖然會感到寒冷,但仍然是一個發熱體,所以再不斬將牠當作暖水袋,拿到披風之內白的懷裡。

  抱著白色的人,抱著白色的生物,灰色的人也抱住了自己,在不知所措中回想起往昔。

  白等待身為霧隱村忍者的再不斬執行任務後歸來,白身為霧隱忍者追殺部隊成員離開再不斬執行任務,再不斬負傷歸家讓白照顧,再不斬識破白想要隱瞞受傷的事,許許多多關於任務和受傷的事。

  再不斬想起的,只有任務和受傷的事,他和白之間,灰色和白色之間,只有紅色而已。

  「白……」

  再不斬自言自語,想著每一顆他遇見過、從天上掉落地下的雪,還未入睡便掉進夢中。

  「白……」

  再不斬知道在體溫急劇下降之時失去知覺非常危險,所以他燃燒自己全部的精神以保持清醒。

  然而,再不斬並沒有勉強白保持清醒,想讓終於能夠好好躺下、終於願意乖乖休息的白舒適地睡一覺。

  他只是在寂靜中向自己的心跳起譽:如果白就這樣溶掉了,他就讓他將會踏過的所有雪都變成紅色。

  寒夜既長也短,不知不覺間,陽光從風雪過後的的晴空跌下地面。

  金色的閃光從木板窗的隙縫透進眼裡,再不斬始從著呆的狀態中甦醒。

  肩頸間的酸軟讓他本能地轉動雙肩,舒緩僵硬的筋骨。

  精神完全清醒以後,再不斬垂下頭,注視著雙眼依然緊閉的白。

  沒有一絲血色的臉,臉部肌肉完全放鬆,乾燥得裂開的嘴唇上,血跡早乾涸了,兩手垂著,手指已然放開再不斬的披風,讓人失去想像這軀體活動時的模樣的勇氣。

  嘆一口氣,灰色的鬼人嘴唇沾上了陽光,露出此生唯一燦爛的微笑。

  「你這孩子……怎麼長這麼大才喜歡上賴床啊……」

  再不斬的眼眶潤濕了,聲音變得有點顫抖。

  他伸出暖暖的手指,將散亂於白額前的黑髮掃向兩旁。

  「這麼…這麼喜歡睡……我就讓你睡下去!以後也不管你了!」

  話還沒有說完,再不斬已禁不住狠狠地擁緊白的軀體。

  在再不斬來說,是時光流逝,在世界來說,是一瞬之後,再不斬懷裡的某個東西動作起來。

  再不斬放開手,兔子便從兩人中間跳到地面。

  搖搖耳朵和身體,伸展一下四肢,雪兔便眨動著眼睛,在小屋裡活動起來。

  不算是觀看,再不斬的視線只是剛好跟著兔子活動的軌跡轉換著焦點。

  然後,不應該出現的觸感自頸間傳進再不斬的神經裡。

  三根手指的觸感,順著頸項的線條緩緩接近再不斬的臉頰。

  先於手指,一聲虛弱的叫喚傳進再不斬耳裡。

  「…再不斬……再不斬先生……」

  再不斬低下頭,遲鈍的臉部肌肉一如既往如沒有任何變化。

  「……抱…咳……抱歉……」

  白的聲音嘶啞,口腔的動作讓裂開的嘴唇再次淌出鮮血。

  「我以後也不會再賴床了!」

  聽罷白的說話,再不斬抬起頭,用力呼出一口氣。

  低頭,白色的笑容溶進灰色裡,洗去了赤紅色。

  「你這小子!」

  再不斬面露忿忿不平,舉起一隻手指用力截了白的額頭一下。

  「再賴床我就要你好看!」

  白吐了吐舌頭,得意地笑笑。

  「都說我不會再賴床了!」

  聽不懂人話的白色雪兔眨動赤紅的眼睛,在這越發溫暖的小屋裡活潑地跳動。

END-21:52-13/3/2006

後記:
終於又再完成“再不斬和白”了>w<
很高興寫出了一個可愛的再不斬!
上次寫了白斬H……以為自己正也寫不出兩人的日常生活了orz
幸好對他們抱持的感覺依舊沒變>w<
急不及待想貼出來!或許會再作修改,但是今天,就將這篇“作為白色情人節賀文”,送給巧合蒞臨的諸位!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