撲克序言:

  在小丑和黑桃A連繫上之前的一個月,小丑和方塊K建立了共同的秘密。

  甜蜜的秘密,靜靜躺在紙牌的正中央。

  甜蜜的秘密,就這樣躺著,被壓得支離破碎。

  甜蜜維持了四個月,秘密則延續下去,直到大家都失去記憶。



第九局─逃避

  時間是跟西索相遇後的三個月,地點是在揍敵客家當家──席巴的房間,當事人是揍敵客家的當家和長子。

  「我會殺掉一切讓你有情感的人,清除掉所有影響你完成任務的障礙。」伊耳謎‧揍敵客的父親這樣對他的兒子說道。

  站在父親前面的伊耳謎,從眼神到呼吸都沒有一絲變化。然後,他的父親又開口了。

  「明白了嗎?」

  平常只會將要說的話講一遍,席巴‧揍敵客故意向他的兒子再詢問一次。

  「明白了。」

  伊耳謎知道父親最後一句話的意思,所以他的精神狀態瞬間變得極為緊張。

  聽罷父親的訓話,伊耳謎靜悄悄地拉開父親房間的門,退出父親的房間。

  踏著無聲的腳步,擁有黑色長髮的人回到和他的頭髮同色的房間中。

  揍敵客家的人的房間,每一間都能看見枯枯戮山的景色。而今天,除了平日的山林鳥獸之外,伊耳謎房間的景觀還包括了美滿的月色。

  坐在自己的床上,伊耳謎想起了,曾經有個人在床上向他伸出兩手;看著天上的月色,伊耳謎想起了,曾經有個人對他說:月亮上住著一隻小兔,如果烤來吃味道一定很不錯;抹去眼下的淚水,伊耳謎想起來了,曾經有個人用舌頭舔去他的眼淚,問他流淚是因為痛楚還是興奮。

  和當時一樣,此刻的伊耳謎亦沒法辦清臉上那些擦不去的淚到底來自興奮還是痛楚。

  半年後的今天,從夢中轉醒,他仍然未能控制淚腺的活動。

  已經有半年時間,他每天都要完成至少十項任務。而且一項任務不代表只殺一個人,一項任務的對象可以是一個人,一家人,一層樓的住戶,或是一整幢大廈的所有人。

  為了增加家族的財富,為了增加家族的聲譽,為了忘掉小丑面上的淚滴,為了保証小丑的安全,他一絲不茍地完成祖父和父親給予的每一項任務。

  只是,無論多麼努力地排除腦海裡祖父及父親以外的訓示,伊耳謎還是清晰地聽到了心靈一隅響起微弱的聲音。

  很想逃走,很想逃走,很想逃走,很想逃走,很想逃走,逃到有一個紅色頭髮的人對著他微笑的地方。

  但是……到底可以逃到哪裡?甚麼時候才是時機?伊耳謎不知道,也不敢思考上述的問題。

  一旦開始思考了,大概就會禁不住產生衝動,要是有一刻沒法壓抑自己,西索的性命可能就此斷送。

  因此,伊耳謎只會利用完成任務後的短暫時光,稍為遠離枯枯戮山。

  大街上,一道往地底延伸的階梯吸引住伊耳謎的視線。

  『你自己沒來過這種地方吧?』西索嘴角含著笑,也含著笑的視線不住地打量泛光的白臉。

  燈光照在白色的臉上,伊耳謎雙眼遊走於沒有丁點白色的場所內。

  『雖然這地方聞起來、聽起來也不好,但是看起來感覺很不錯。』


  『顏色很多。』伊耳謎說,用雙眼詢問西索的話的真正意義。

  『在這裡,不想看見的人都會在一瞬間消失,想看見的人一直都會在眼前。』

  西索的手摸上伊耳謎的臉頰,介於冷與暖之間的溫度徘徊於伊耳謎的皮膚之上。

  然後,音樂聲量大得耳朵沒法聽清、顏色種類多得眼睛沒法看清的酒吧裡,西索輕輕親了伊耳謎。

  坐在吧檯前的高腳椅上,伊耳謎發現:這裡與他跟西索去過的酒吧不一樣。

  音樂的聲量並沒有搶去四周環境的雜音,顏色的種類也只有黑色、灰色、橘色和褐色而已,是個不嘈吵也不寧靜、不沉鬱也不熱鬧的地方。

  用布撥著酒杯的酒保微笑著走向他的客人,輕聲地詢問。

  「要喝點甚麼?」

  一邊詢問,酒保還一邊仔細地打量著雙眼黑暗深邃的客人。

  「不知道。」伊耳謎道,雙眼的焦點落在桌面上一個泛著黃光的酒杯之上。

  把抹乾淨的透明酒杯放好,酒保雙肘靠到吧檯上,盯緊客人的雙眼中充滿好奇。

  「那你是為甚麼會來到這裡的?」

  伊耳謎在聽罷酒保的提問後抬起頭,大而無神的黑眼直瞪著酒保的,神智悄悄跌進思緒裡。

  來到這裡是因為向地底延伸的梯級似曾相識,看見向地底延伸的梯級是因為想逃離一個最親近的人,想逃離那個最親近的人是因為自己沒法做到對方所要求的,而對方所要求的是清除掉所有影響他完成任務的障礙。

  所以說:只要消滅西索在他心中的影象,就算是達成對方的要求了。

  結束思巧,伊耳謎回到現實。

  「我想忘掉一個人。」

  這是經思巧得出的答案。

  伊耳謎直視著提問的酒保,希望他能為自己的答案給出提議。

  看著客人認真的臉,酒保也認真的思巧起來。

  良久,酒保從一個深啡色的瓶倒出一杯酒,放入幾塊冰,遞到黑瞳黑髮的客人跟前。

  「喝這個吧!」

  「這是甚麼?」看著啡色的液體,伊耳謎雙眼充滿好奇。

  「威士紀加冰,你想忘記誰就把他當作酒,一把喝進肚子裏!」酒保笑意滿滿的說,認為自己的提議相當高明,一邊又倒出另一杯酒,遞向另一位客人。

  二話不說,伊耳謎把酒整杯倒進肚子。

  一陣辛辣無比的感覺刺痛著他的喉頭和食道,但是揍敵客家族孩子的神經是不會被乙醇影響到的,因此留在伊耳謎神經裡的,就只有辛辣消散以後剩下來的苦澀。

  每次聲帶想發出那兩個音節、每次嘴唇想變換成輔助發出那兩個音節的形狀,伊耳謎的舌頭都會感到與之相同的味道。

  這是西索的名字的味道,伊耳謎一次又一次的想再品嚐,便一次又一次的讓酒保遞上威士紀加冰。

  當液體注滿了胃囊,伊耳謎停止了舉杯的動作。

  沒有暈眩的感覺,也不會噁心或是全身發熱,大量酒精進入消化系統、血管中,對伊耳謎的影響就只有讓他的臉微微泛紅。

  那輕微的暖意,就像西索手心的溫度。

  微笑著偏頭,伊耳謎以為西索就在那邊伸出手,撫摸著他的臉頰。

  當視線停在身旁透明的空氣上,伊耳謎才發現自己所做的,跟自己所想的背道而馳。

  從來沒有過的恐懼感瞬間把他抓牢了!

  沒有反射神經,即使感到痛楚也不會皺眉,肉體的所有反應均由腦神經直接掌控,這是揍敵客家孩子共有的、經過訓練而來的特點。

  可是,伊耳謎腦裡雖然想著要忘記西索,手上卻做著加深他在心頭上的印象的舉動。

  身體的不受控制,讓伊耳謎感到恐懼。

  比起想要父親和祖父的威脅,伊耳謎更加想逃離這種感覺,於是他逃跑了。

  在失卻已久的反射神經驅使下,伊耳謎背向桌上空空如也的酒杯和臉露愕然的酒保,往雙眼看見的前方直奔。

  不知道要逃往哪裡,也不知道何時才可以停下來,因為驚懼感一直揮之不去,所以伊耳謎沒有停下來。

  左顧右盼找尋可以讓他躲過恐懼的地方,伊耳謎突然看到了:自己曾經在裡面等待過西索的咖啡店。

  瞬間忘卻尾隨自己的恐懼,伊耳謎輕輕推開了咖啡店的門。

  店門左上角的鈴噹發出聲響,和黑髮的人腦海的聲響相吻合。

  放眼看去,桌上杯子的圖案,茶匙柄上的刻紋,紙餐巾上的標誌,還有侍者身上圍裙的花式,全部都跟伊耳謎腦海裡的相吻合。

  伊耳謎也因此而遵從了回憶行進的程序,走向慣坐的位置。

  坐下來之後,店員走向伊耳謎,詢問顧客想要甚麼。

  繼續飾演回憶中的自己,他習慣性地點了一瓶Peirrer Lemon淨飲。

  店員愣了一下,慢慢地開口。

  「抱歉,先生,我們店從來不賣Peirrer Lemon。」

  聽罷店員的話,伊耳謎抬起頭。

  茫然的環顧咖啡店,伊耳謎發現:店員的臉孔不一樣,餐牌上食物、飲料的種類不一樣,桌子的數目不一樣,而他所坐的也不是他慣坐的位置。

  他從來沒有在這裡等待過西索。

  西索也從來沒有在這裡出現過。

  伊耳謎呆了,分不清眼前的到底是現實還是夢境。

  「如果不介意,我們店裡有賣Peirrer Lime,請問先生要不要?」

  無法思巧店員所說的話,伊耳謎只是在聽見聲音之後點了頭。

  直至店員送上Peirrer Lime,為客人扭開綠色玻璃瓶的瓶蓋,將些許瓶內的液體倒進透明的玻璃杯裡,伊耳謎才再次開始移動。

  看見杯子,就舉起來送往嘴邊,這是每個人類最自然的動作,亦是伊耳謎如今唯一懂得做的動作。

  下一刻,他學會了另一個動作。

  放在桌上的手一揚,擦去了眼角掉下來的淚。

  因為在伊耳謎嘴裡的,是Peirrer Lime的味道,是遇見西索之前的日子的味道。

  他的眼淚落入Peirrer Lime的液面,也不阻他舉瓶倒出液體、舉杯啜飲液體的動作,伊耳謎只是如昔日那樣品嚐著Peirrer Lime的奇怪味道。

  只是,伊耳謎想不通,為甚麼自己會流淚?

  跟以前一樣,他獨個進入咖啡店,獨個坐在桌邊,獨個舉杯品嚐Peirrer Lime的味道,改變的不過是以前他不知道誰是西索,現在他知道了。

  不明白為甚麼知道西索是誰會讓他想流淚,但伊耳謎知道“知道西索是誰”會讓西索遇上危險,所以他不可以讓人知道他“知道西索是誰”。

  為了守住這個秘密,他不停的舉杯,將全副心神放在Peirrer Lime的氣泡裡,努力忘掉自己“知道西索是誰”的事實。



  在Peirrer Lime的氣泡裡,秘密的味道產生了變化,從甜蜜變成苦澀。

  不知道秘密的味道已經改變了,方塊K仍然不斷的舉杯,期望在Peirrer Lime的綠色瓶子裡,找到一個會釋出甜蜜的氣泡。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