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十一日~無路可逃──火車上的三人



調查進度報告:B3-667

報告者:路奇洛.比克

日期:二月十一日

時間:09:17

  對騰吉海盜會社作了一些調查。

  根據曾經是資深海盜的左京先生的資料,騰吉海盜會社的溝通採用了非常容易被竊聽的無線電,只要一直留意著各頻度的無線電波,大概就可以掌握海盜會社的動向。

  讓人擔心的是:左京先生和小林先生已經離開海盜會社很多年,不能確定海盜會社內部的通訊方式有沒改變。

  等待吉挪姐姐和格林斯期間,曾外出依網絡地圖所示到過飛船停泊場和火車站,街上雖有形跡可疑的人,也有明顯是騰吉海盜會社成員的人,但看起來並非蓋爾派出的追捕者。

  經實地考查確認了從阿祖和阿占的臨時工作場到摩利亞飛船停泊場的方式。

  可直達飛船停泊場入口的公共車輛有很多種,卻由於小祺仍處於昏迷狀態,所以不予考慮。

  私用車輛和公共車輛同樣可以直達飛船停泊場入口,私用車輛更可以駛進停泊的飛船旁邊,讓乘客直接登船。

  再來是路線。

  因為飛船停泊場就在加德蘭堡北區,與阿祖兩兄弟的臨時住所相距車程在半小時之內,所以路線選擇不成問題,反而應注意私用車輛內的偽裝,就是如何將昏迷的小祺偽裝成一名普通的乘客。

  由於阿祖和阿占是偽裝方面的高手,所以這方面的事亦不成問題。

  然後是選擇成為何種乘客。

  第一,直接到飛船停泊場買票,當普通乘客。

  第二,預購利用隱閉通道進入頭等船艙的票,到達之前先通知飛船停泊場的職員,在指定地點迎接及帶領進入船艙,當尊貴乘客。

  第三,申報為特殊病患者,購買隔離客艙的票,當特殊乘客。

  第四,在所有乘客登船後,購入逾時沒有登船的乘客的票,當候補乘客。

  四種身份各有好處及難度,被選為上上之策的是第一項:當普通乘客。

  第二項被剔除的原因是太過保密。人類有探查秘密的特殊嗜好,要是這一航班的飛船剛好有哪個大人物選乘,甚或是海盜會社的人故意放出假消息利用雜誌記者去獲得隱閉通道裡的乘客資料,在保安嚴密如鳥籠的隱閉通道裡,阿祖、阿占和小祺都插翼難飛。

  第三項被剔的原因與第二項相類似。海盜會社裡對小祺腦部施以特異能力的人,應該可以推斷出小祺仍然昏迷,要監察分明是病人的乘客,海盜會社的人當然不會放過申報人數不多的隔離客艙,三人將很容易被發現。

  第四項是繼第一項之後的最佳選擇,所以當第一項出現問題時,才會採用第四項選擇。第四項不是四種選擇中的最佳項的原因是:候補乘客雖然有不用預先向飛船公司交出資料及能夠在最後登船這兩個優點,但是沒有任何方法可以確定當天的飛船班次是否有人預留了優先候補的票。

  所以,混進普通乘客中是最好的。

  要是小祺是醒著的,事情會更好辦,但就算小祺昏迷,也不會影響阿祖和阿占的行動。

  反倒是飛船航程中,要是遇到騰吉海盜會社的搜捕,三人只可以束手就擒。

  騰吉海盜會社的厲害人物不算多,其聞名原因在於人多勢眾。

  從這一點可以肯定,騰吉海盜會社不會選擇飛船或火車其中一邊來搜尋目標,派往飛船和火車兩邊探查的人員一定非常充足。

  因此除了乘搭飛船的三人,乘搭火車的三人亦必須小心避過騰吉海盜會社的追捕。

  實際從格林斯的暫住居所走到火車站,耗費時間大概十五分鐘。

  格林斯的暫住居所就在達普爾之西面公共火車站外的街道上,橫過馬路所需要的時間不超過三分鐘,要花上十五分鐘是因為達普爾之西站外經常有很多人,或是等待著剛下車的親友,或是跟親友道別要進入車站乘車,或是運送物品進入車站,或是運送物品離開車站,幾乎都被堵在那狹窄如瓶頸的車站出入口,要進入或離開,不花個十分鐘是沒可能的事。

  亦由於火車站長時間注有大量人流,勝吉海盜會社要在人海裡尋找出甚至連相貌也未必知道的兩人──不肯定出租會客室內的人有沒用儲存影象的器械將目標人物的相貌記存下來,所以說是“未必知道”──等同大海撈針。

  因此只要多加小心,基本上進入火車站一項行動絕對能夠輕易完成。

  根據飛船與火車的時刻表,從加德蘭堡乘飛船到卡爾卡蘭需要十八個小時,途中不停站,不添加燃料,船上不載貨,加上登船與卸客程序耗費的時間,總共大概二十小時。而從達普爾之乘火車到卡爾卡蘭,中途站有達普爾之東及奧加羅中,主要用以上落貨及添加燃料,乘客可於此兩站登車及下車,此兩站分別有開往自由地帶西部及東部的列車,所以乘客亦可於此兩站轉車。以達普爾之車站日常的客流量推算,只是上落貨、上落客、替乘客辦理轉車手續、添加燃料幾項程序,已經需要半天時間, 兩中途站加起來是一天,從達普爾之西到達普爾之東需時一天,從達普爾之東到奧加羅中需時半天,從奧加羅中到卡爾卡蘭中需時半天,總車程加起來是三天,是飛船船程的三倍。

  乘搭飛船的組別預定於二月十日下午到達卡爾卡蘭的之亞加達禮斯飛船停泊場,而乘搭火車的組別則預定於二月十三日晚上到達卡爾卡蘭西站。

  ──特殊行動報告第一期完畢──



  用旅行式列印機將第三類報告書列印在特製的不脫色紙上,路奇洛將紙片拆疊好,以防水的膠布包妥,塞進中空的鞋跟裡,關閉了沒有儲存過的電腦檔案,關上手提電腦的電源,便倚於座位的靠背上,閉目養神。

  鐵輪與路軌磨擦的聲音自靠背經過腦脊髓液直接傳進路奇洛耳裡,時刻提醒他不能鬆懈。所以即使是閉上雙眼的此刻,他也用心聆聽著不規律的聲音。

  路奇洛現在正坐於火車獨立車廂內,等待格林斯和吉挪購買食物回來。

  時間是二月十一日早上,昨天晚上三人順利在達普爾之西站登上火車,直至現時為止仍然風平浪靜,沒有發現被人追蹤的跡象。

  由於不肯定自己的相貌是否已經曝光,所以路奇洛登車時進行了變裝,進入包廂之後,除了要到洗手間去,他也沒有離開過包廂。

  感覺沉悶,又不可以離開包廂,路奇洛在觀看車外的風景十五分鐘以後決定不再欣賞,重新啟動了手提電腦,打算連線上網,瀏覽世界政府網頁中騰吉海盜會社幹部縣賞名單,為可能會發生的衝突作準備。

  網上,政府的縣賞逃犯網頁中,包括五大項:首項是前政務人員,次項是加利維克斯地區,第三項是綠地,第四項是自由地帶,最後一項是其他。

  因為這次的迎戰對象只植根於自由地帶的騰吉海盜會社,所以路奇洛沒有多看其他頁面,直接點擊自由地帶一項,當中除了分成蘇明、托弗魯、達普爾之、奧加羅、夫同、哈羅浩克、卡爾卡蘭、武德、加德蘭堡及歷施加十項,頁頂還特別設置了騰吉海盜會社一項。

  騰吉海盜會社的基本架構是由最高層的三首領下達指令,底下有十來個處理社團事務的成員,會指示各地區的負責人A-Z執行首領的指令。

  A-Z中大部份成員都已經曝光,姓名與圖片等各項資料亦有上載於網頁;處理社團事務的成員則較為神秘,世界政府甚至連當中包括多少人也未能肯定,只查知了當中三個人的代號,其他一概沒有資料;社團事務處理成員之上,就是從騰吉海盜會社成立以前就已經赫赫有名的罪犯──蓋爾、珈及黑色的海洋。

  與路奇洛和小祺見過面的蓋爾,聞名於策劃及充與暴力事件,沒有特殊能力,但蓋爾凶狠、殘忍的個性早就為世界政府前線警員傷亡登錄冊增加了不少資料。

  染成綠色的短髮,路奇洛時刻未忘,因為在幾天之前,他才與小祺在他的掌心中逃離。

  作為首領,蓋爾並不會為了兩個黃毛小子而親身追捕,所以路奇洛此次瀏灠網頁的目的是為了閱讀地方負責人的資料。

  路奇洛還沒有開始仔細閱讀A-Z的詳細資料,格林斯和吉挪便帶著早餐回到包廂來。

  由於路奇洛在陌生地方就睡不好,而現在的狀況不容他精神不振,所以熟知其習慣的兩名長輩給他買了豐富的早餐。

  路奇洛舉起雙手接過印有車上食店商標的淡黃色紙袋,格林斯突然發出一聲驚異的嘆息。

  「這個人!」

  格林斯的手指指向手提電腦的螢幕,電腦的主人及另一位在場人士的視線都立刻射向該處。

  一張照得不算十分清晰的照片上,顯示出一個深褐色短髮男人的模樣。照片下面寫著貝爾‧花‧路易士‧瑪利亞萊斯,參與多項大型暴力事件,曾為社團『英菊』的幹部級成員,『英菊』解散以後加入騰吉海盜會社,代號N,擁有特異能力。

  「怎麼了?」讀完這個男人的資料,路奇洛向表情驚異的格林斯問道。

  「這個人也在車上!」格林斯的語氣保持鎮定,但是聲音明顯壓低了,顯示他的精神已進入緊張狀態。

  「是追兵?」路奇洛緊張地問,再次望看手提電腦,路奇洛盡全力記下此人的相貌特徵。

  「不知道……」習慣性推推眼鏡,格林斯神色凝重地坐下。

  包廂內部有兩排相對的座位,最多可坐六人,路奇洛坐在橫拉式門扉的左邊,吉挪則跟格林斯一樣坐下在門扉右邊的座位上。

  「不過他買的票的座位應該就在我們附近,剛才我和吉挪從包廂裡走出來,聽到關門聲以後,他和手下們才從後超前我們。」

  「這麼說起來,剛才不小心碰到我的人的確是這個男人。」

  吉挪道,其腦海悄悄開始轉動了,她的手亦開始動作,探進手中盛了食物的紙袋內。

  「碰到我之前,那個男人跟旁邊的人說讓十人從最尾一卡開始找,跟著他便走過我身邊,因為手肘碰到我的手臂而向我道歉,然後他又跟手下說從第一卡開始……」

  拿著熱氣騰騰的甘菊花茶,吉挪雙眼射出感覺與平日截然不同的視線,來回於路奇洛和格林斯雙眼。

  眼鏡下的眼睛望向非人的事物,格林斯腦海中現出了最壞的狀況。

  格林斯的腦海裡除了最壞的狀況以外還飄出許多不好的事情,為免情人想得太多,吉挪為格林斯遞上了一杯香氣四溢的熱愛爾蘭咖啡。

  「啊……謝了。」

  格林斯接過熱飲紙杯,小心翼翼地掀開杯蓋,細細品嚐著咖啡的醇香。

  「從他們的對話估計,騰吉海盜會社的人應該會分成兩批,分別由第一車卡和最後的車卡向火車中央的第七車卡搜查……我們現在在第八車卡……」

  吉挪說,雙眼瞄瞄格林斯,看情人點頭,吉挪便說下去。

  「他們很快就會找到這裡來了!」

  「嗯……」路奇洛輕聲回應,滿臉嚴肅。

  已經看過手錶,從達普爾之西到達普爾之東的行程才剛過一半,雖然不確定海盜手上是不是流通著自己相貌的圖像,但路奇洛不想讓吉挪和格林斯陪他冒險,便決定不讓自己在海盜面前曝光。

  火車正在行駛中,至少還有十一個小時才會靠站,逃向火車的首尾部份也會遇到海盜,弄開車窗逃到車頂亦不是甚麼新鮮手段,路奇洛腦海裡浮現的辦法都不可行,取代所有方法出現的,只剩下“被困”一詞。

  「該怎麼辦啊?」苦惱地低下頭,路奇洛將十指刺進白髮裡,腦袋正重新考量著各個自己認為不可行的方法是否被錯誤估計。

  食物香氣的粒子飄蕩在空氣中,形成沉默的味道,逐少逐少被吸入包廂中三人的身體裡。

  「想到了!」

  吉挪的聲音引起兩位男性同伴的注意,但在再次開口之前,她舉起手,一把乾了從熾熱變為溫暖的甘菊花茶。

  格林斯見狀也將手中的咖啡倒進口腔裡,用手拍揩揩嘴角,便用認真的目光凝視著情人。

  由始至終都沒有碰過盛在紙袋裡的早餐,路奇洛十指離開了白髮,抬起了苦惱的臉,不想倚靠別人卻未能如願的人向包廂中唯一的女性射出無奈的目光。

  吉挪站起,摸摸對座男孩的頭蓋,打開放在男孩座位上的紙袋,拿出已經變涼卻仍然溢出濃烈香氣的熱巧克力,遞到男孩面前。

  「不吃飽腦袋是不會動的!」

  吉挪的笑容一向被公認為燦爛如盛放的向日葵,所以現在的吉挪看起來就像向日葵一樣。

  路奇洛雙手拿著吉挪遞來的飲料,向女性長輩點頭,示意他明白對方的意思。

  然後,吉挪將左手食指放到唇邊。

  「接下來的事,你要替我和格林斯保密呀!」

  突然被點名的人面露不誇張的愕然表情,向講者投以詢問的視線。

第六章完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