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索今天生日,他想看看庫洛洛。

  庫洛洛到底在哪裡呢?西索不知道,他連自己如今到底在甚麼地方也沒有概念。

  為了估計到底用多少時間才有可能找到庫洛洛,西索須先確定自己到底在甚麼地方。所以他從凌亂的床上爬起,搔搔頭,開始回想昨天。

  他在街上走,一邊給伊耳謎打電話。

  “啊嘩呀!!”

  「你似乎正忙著喔~」

  街上很多人,西索走得很慢。

  “還好。”

  除了伊耳謎的回話,他所在之處還傳來了人們短促的慘叫及人體撕裂聲。

  「明天有空嗎?」

  “沒有。怎麼了?”

  「如果你想知道的話,要答有才是喔~」

  “那好:有,怎麼了?”

  「不如去吃個飯?」

  “我沒空。”

  「剛才你說有空的~」

  “……”

  「呵呵呵~晚上你會看到我的~」

  伊耳謎話還沒回,西索已經逕自掛斷電話。

  西索回頭,發現自己走過了要去的店鋪,於是重新走回去。

  「那是甚麼店鋪呢?」坐在床上,望著枯枯戮山的景色,西索找不回記憶失卻的部份。

  每次遇上這情況,西索都不禁要看看自己十隻修長的手指,然後嘗試移動每一個指關節。

  最後他會墮入沉思,再甦醒時連自己在找尋腦海角落的記憶一事也會忘得一乾二淨。

  不過今天,在他墮入沉思以前,清澈、幼細的聲線喚醒了他。

  「想不起就別想了……」

  伊耳謎的嗓音,從背後傳進西索的耳裡,他於是點點頭。

  躺在床上的伊耳謎頭髮散亂,眼睛半張著,一副不精神的模樣。

  昨天晚上,當伊耳謎拖著不算疲累但風塵撲撲的軀體進入家門時,西索正摸著揍敵客家寵物的腦袋。

  『你回來了~』

  『阿花不是寵物,你快下來。』伊耳謎以正常的步速經過阿花身前時說,西索立時從所在的樹枝跳到地上──以阿花的身高,西索須坐在樹上才能舒服的摸牠的腦袋。

  一個無聊的魔術師闖進自己的私生活了,可伊耳謎並不感到厭煩,因為伊耳謎的私生活根本沒有被打擾到,只是純綷的“身邊多了一個人”。

  原以為西索至少會對自己性騷擾的伊耳謎的預感錯了,西索除了自出自入他的房間、擅自使用浴室和他的床之外,連他的頭髮也沒有碰到過。

  倒是伊耳謎起初不太習慣有另一個人在自己床上,經常不小心碰到不該碰的地方。

  打了一個呵欠,伊耳謎坐起來,西索寬廣的背部就在他右邊。

  「是不是要去吃飯?」

  西索搖搖頭,又點點頭,讓伊耳謎感到不解。

  「去還是不去?還是現在不想去,一會才去?」伊耳謎猜測道,望著覆在西索背上的白皙皮膚。自己身體上的皮膚也是白皙的,可伊耳謎不明白為甚麼西索的皮膚跟自己的不一樣,西索的皮膚白得毫無基質感。

  「現在就去吧!我先去洗澡,你等著我喔~」原來目無表情的西索回頭去看伊耳謎時面露意義不明的微笑。

  「你昨晚已經洗了。」伊耳謎提醒西索,「現在還不想去的話你就再睡一會吧,我先去洗澡──昨晚還沒洗。」

  西索點點頭,呆望包在睡衣下的伊耳謎走過床前,進入浴室。

  被伊耳謎打斷思路的西索再次望向陽臺,因為伊耳謎提起了吃飯的事,所以他想起來了,昨晚走過了又走回去的店鋪是庫洛洛去過一次的飯店。

  雖然從前只看過庫洛洛自飯店走出來一次,但西索每次經過這飯店的時候總要進去坐一下。

  並非想吃庫洛洛吃過的東西,也不是想坐庫洛洛坐過的椅子,西索只想記住庫洛洛曾經在這飯店的門口出現過。

  拒絕想像庫洛洛或許在吃飯、或許在洗澡、或許在看書,西索只容許自己的腦海擁有庫洛洛真實的影象。因為他想注意的是現實中的庫洛洛而並不是自己構造的虛像。

  一旦想起了庫洛洛,西索都禁不住要將所有的記憶都翻一遍。

  從第一次看到庫洛洛開始到最後一次看到庫洛洛為止,每一個片段西索都記得很清楚,甚至對方當時每句說話的語氣、配合說話的動作都記得很清楚。

  當腦海中最後一個片段都播完了,西索從枯枯戮山靜態的景色移開了自己的視線,望向關緊了的浴室木門。

  「現在就去吃飯吧,我知道一所不錯的飯店!」

  滿足了“想看看庫洛洛”這願望,西索想起了今天原來是自己的生日,心情突然變得非常愉快,是以當伊耳謎從浴室出來時他滿臉笑容。

  「終於想起來了?」伊耳謎瞬間了解西索臉上的愉快表情的意義,為了確認所以多此一問。

  西索點頭,站起身向浴室走去。

  「我先去洗澡──不,是去穿衣服,你等我一下。」

  伊耳謎的房間和他的家一樣有氣派,浴室還另有更衣室和衣櫃,衣櫃裡除了伊耳謎的衣服還有西索擅自掛上的衣服,而且不止一套。

  西索今天選了黑色的西裝。

  「你已經很久沒穿過這套衣服了。」伊耳謎說,正觀看著手機的訊息,那是揍敵客家生意的重要資料──目標名單。

  「你記得我上次穿這西裝是在何時?」

  「不記得,不過你是穿過這西裝的。」

  還是一貫奇裝異服的伊耳謎將手機放進衣袋,往門口走去,西索跟在他身後。


  要說兩人的關係,翻遍字典之後都只能找到“朋友”一詞算得上貼切。

  雖然不知道今天就是西索的生日,但伊耳謎還是將可以分段慢慢完成的工作堆在短時間內完成,騰出時間陪這侵入他私人生活的魔術師吃一頓飯。

  也只有伊耳謎不會無視或敵視這無時無刻都在表演魔術的魔術師。

  因為伊耳謎不知道甚麼是魔術,也沒興趣知道甚麼是魔術。他只記得以推廣業務為目的,第一次跟西索見面時已經將手機號碼給了對方。

  到底認識了多久?伊耳謎也想不起來了,如果西索問他這個問題,他只會答“很久了”、“幾年吧”等答案。

  暫時為止並沒有利害關係,生活圈子亦沒有重疊,這兩人莫明奇妙地、摸不著頭腦地成為了“朋友”。

  而且,要是他們不是“朋友”的話,伊耳謎真不知道這魔術師到底為了甚麼才會到一個整天忙於業務的人的家裡來睡覺?

  幸好伊耳謎整天都忙於業務,沒時間想起這道問題,否則他黑色的長髮會因為用腦過度變成白色。

END-22:35-31/07/2005

後記:
原篇名為:即使你不在,後來就變成第一回了……不知道為甚麼會叫作第一回,但是有第一回就有第二回XD
這篇的內容算是西團+西伊……非常古怪呢~不過在下是寫得很過癮就是>w<
沒想過這篇算不算《暫無題》的續篇,但這篇的西索跟那篇的西索是同一個西索!
順帶一題,這單篇是在下寫給自己的生日賀文,利用了西索的生日呢~(原諒我強行將他的生日寫成“今天”吧~)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