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發出鼾聲破壞環境的清幽,所以京樂春水發出聲音的這刻,是由於他已經醒來了。

  呵欠之後俐落地從浮竹的大腿上坐起,京樂春水臉上浮現一個滿足的微笑。

  「腳會麻了吧?」

  「京樂你真是小眠的天才,連睡多久人家的腳會麻都知道!」

  浮竹的笑容和語氣跟他的說話內容非常契合,是以在一瞬間京樂分辦不出來友人到底是在讚許還是嘲諷。

  京樂的視線一瞬間飄往左上方,搔搔頭之後就變換了話題。

  「我們待多久了?」

  「快要四個小時了。」

  「你肚子餓了沒有?」

  聽了京樂的話,浮竹垂下頭,摸摸自己的肚子。

  當他要回答京樂的時候,房間的紙門外傳來女性的聲音。

  「抱歉打擾。」

  傳到八番隊長和十三番隊長耳裡的聲音清脆而嚴肅,也很熟悉。

  「七緒你終於來了嗎?」

  京樂春水一臉高興,趕緊起身拉開紙門,惹浮竹輕輕皺了眉頭一下。

  當京樂親切地將七緒迎進室內之時,浮竹便站起身,以笑容歡迎。

  「七緒小姐晚上好。」

  「晚安,浮竹隊長。」

  伊勢七緒懷裡抱著用久里屋外賣包裝紙包妥的物品,浮竹十四郎一下子就看出那是京樂春水最愛的點心。

  「七緒小姐真是辛苦啊,還要特地為京樂隊長帶來點心。」

  一聽就知道浮竹在挖苦自己,京樂的高興表情遂變得有點不自然。

  「七緒是知道我正跟浮竹賞花,才特地帶著德里最中來的!」

  聽罷京樂的話,浮竹和七緒對望數秒,七緒才回過頭向京樂展露漂亮的笑容。

  「京樂隊長說得對呢,我是特地帶德里最中來送給浮竹隊長的!因為德里最中最好是伴著茶來吃,伴著酒是不好吃的!」

  「京樂你就喝酒吧,我和七緒小姐會替你把德里最中吃掉的!」

  「噢噢噢,我就說你跟七緒越來越像了嘛!都欺負人家!」

  八番隊隊長求饒道,讓在場的八番隊副隊長和十三番隊隊長忍不住笑起來。

  七緒望著京樂嘆了口氣,回過頭向浮竹微微鞠躬。

  「我家京樂隊長真是太失禮了,浮竹隊長可別見怪。」

  浮竹點點頭,揮揮手示意七緒不用太客氣。

  「京樂從前就是這個樣子了,我早習慣了啦!」

  將放在七緒臉上的視線調往京樂臉上,浮竹又忍不住笑了起來。

  「我說你這樣子可別讓其他番隊的人看見,人家會取笑你的!」

  「……」

  京樂又搔搔頭,便坐下來了,一把提起跟前的酒杯,一飲而盡。

  兩人相對而笑之後,浮竹十四郎招呼伊勢七緒坐下來了,就在他與京樂春水之間。

  端正地跪坐著的七緒放下了久里屋的包裹,浮竹將托盤上沒用過的杯子放在七緒面前,在杯中注入清茶。

  「啊,茶冷了,讓我去換一壼新的。」

  「不,浮竹隊長,請讓我來。」

  浮竹和七緒的手都抓著茶壼的手柄,客氣地搶奪著。

  「京樂隊長已經打擾你這麼久了,還讓你招呼的話就太過失禮了。」

  七緒道,聽得仔細的京樂立刻用眼睛瞄瞄正越過七緒望向自己的浮竹。

  「七緒小姐這樣說……麻煩妳了。」

  「不用客氣。」

  兩個男人目送房內的女性以輕細的步伐離開,便又相對而視起來。

  「你是何時開始跟七緒站在同一陣線的?」

  京樂語帶不滿,卻引起了浮竹的笑意。

  「京樂你也真冒失,我和七緒小姐見面的時候你應該都在場喔!」

  京樂皺緊雙眉,用不滿的眼神盯著浮竹,一把乾了手中的酒。

  「可是你們都欺負我……」

  抱怨罷了,京樂的視線移往搖擺的竹。

  瞄到旁邊的京樂重又賞竹去,浮竹輕輕嘆了口氣。

  「……有些人就是讓人想欺負……」

  「你說甚麼?」

  在樹葉磨擦聲中聽見浮竹的聲音,京樂便回過頭追問道。

  浮竹只是笑笑搖頭,學著京樂的動作,將視線移往搖擺的竹。

  這是有微風的夜,無論沉穩的黑髮還是輕浮的白髮都隨著氣流飄蕩。

  無言的室內,花瓣漂落無聲,竹葉沙沙作響,兩人各有所思,與冷去的酒和茶纏繞在一起。

  走廊處,靜靜地響起了腳步聲。

  「你回來了。」

  「是的,京樂隊長。」

  伊勢七緒出現在敞開的紙門前,雙手拿著擺有水壼和三隻小碟的木造托盤。

  京樂伸手接過托盤,方便七緒跪坐到地上。

  「麻煩你了,七緒小姐。」

  「別客氣,浮竹隊長,我家京樂隊長才麻煩你了。」

  浮竹與七緒禮貌地相視而笑,京樂卻再次露出不滿的表情。

  「怎麼話題總落在我身上?」

  相視而笑的七緒和浮竹不約而同地搖搖頭,笑容變得有點無奈。

  七緒從地上拿過浮竹和自己的杯子,提起盛著熱茶的壼,在兩隻杯中加入熱茶,更故意將動作放緩。

  浮竹的目光落在七緒堪稱優美的動作,京樂的視線遁著浮竹的目光,也射向副席雙手上。

  「我和七緒小姐……共通的話題就只有京樂你而已……」

  在兩位隊長的注視下,七緒拿過自己帶來的包裹,慢慢打了開來。

  伊勢七緒將三件久里屋的德里最中分別放在三個碟子中,其中一個碟子交給浮竹十四郎,另一個碟子遞向京樂春水,剩下最後一個碟子在自己面前。

  京樂春水接過碟子,視線開始在副席與友人間來回。

  然後,京樂那奇怪的視線軌跡引起在場另外二人的不解。

  「隊長你是怎麼了?醉了嗎?」

  七緒輕聲問道,露出關心的表情。

  京樂皺著眉搖頭,將盛有最愛的點心的碟子擺落地面。

  「京樂你不想要的話我可以代你吃喔!」

  浮竹一臉輕鬆的開玩笑,希望京樂雙眉因此展開。

  「浮竹你想要的話我的可以給你吃。」

  京樂說,向白髮的舊同學遞出碟子。

  聽罷舊同學的話,浮竹只得露出苦笑。

  「你明知道我並不是真的想連你的份也吃掉。」

  眼見右左兩人相對無言,七緒禁不住嘆了口氣。

  「一起嚐嚐德里最中吧,我花了三小時排隊才買到的。」

  二位隊長點頭,伸手拿起加了酒粕的糯米紅豆點心,珍惜地送往嘴邊。

  趁著在場的另外兩人嘴裡含了食物,伊勢七緒二話不說就奪去京樂春水跟前的酒瓶,表示瓶中的酒涼了,要拿去熱一熱。

  與先前提著托盤的動作不一樣,七緒這次以靈活的腳步一瞬間就逃去無蹤,害咬著德里最中的人想抗議也來不及了。

  然而另一個咬著德里最中的人卻成功地笑出聲音來。

  「你又上當了!」

  因為口裡咬著德里最中,所以浮竹的語音顯得很古怪。

  「我就說你們都喜歡欺負我!」

  「因為京樂太可愛了嘛!害我從以前就忍不住要欺負你!」

  「哼!」

  京樂一臉不滿的調開視線,習慣性舉起手中的小杯,卻發現小杯裡已沒有酒,又不高興地放下小杯。

  浮竹望見,便遞上了自己的茶杯。

  眼角瞄到遞上的茶杯,京樂重又將視線調回浮竹臉上。

  浮竹臉上有著如從前一樣的笑容,讓京樂看得有點感傷。

  「怎麼了?」

  就備戰狀態來說,京樂春水與浮竹十四郎實力相差不遠,所以浮竹十四郎此刻錯覺京樂春水的動作極其迅速,全由於他的精神處於非常輕鬆的狀態。

  京樂春水不接過浮竹十四郎手上的杯子,反而抓著浮竹十四郎的手腕,提起茶壼便走向櫻林。

  起步時是被京樂拉著,到後來浮竹雙腳適應了京樂的速度,情況便變成浮竹跑在京樂身後。

  「你怎麼了?京樂!」

  任浮竹如何詢問,京樂還是不答話,直至兩人跑到櫻樹下。

  「拿好杯子。」

  說罷,不等浮竹有所反應,京樂便俐落地爬到樹上,手中依然拿著茶壼。

  浮竹的視線隨著京樂的動作移到樹上,只見京樂選了一根粗壯而長滿櫻花的枝條,在上面來回踱了一遍。

  隨著京樂的腳步,櫻花花瓣自上飄落,在下面的浮竹抬頭看著櫻瓣飄落的景象,不覺手中杯子已經盛滿花瓣。

  在樹枝上注意著杯子,看到杯子盛滿花瓣,京樂便自樹枝上直線跳下,落在浮竹跟前。

  一手抓著浮竹拿杯的手,京樂的另一手舉起茶壼往杯中加茶。

  「原來你想喝櫻花茶嗎?」

  京樂笑笑,將浮竹的手連杯子移向嘴邊,喝下一大口茶,然後將杯子推送到浮竹唇邊,示意對方也嚐嚐。

  浮竹舉杯,將櫻花瓣片與清茶緩緩倒進口腔內。

  京樂帶笑嘴嚼花瓣,凝望浮竹,享受著口腔內的滋味。

  浮竹也嘴嚼起花瓣,回看京樂,猜測射向自己的視線的含意。

  同時吞下了甘、苦的味道,櫻花樹下,兩種顏色的頭髮以不同的規律飄蕩起,京樂的手依然抓著浮竹的手,讓被抓著的人一瞬間以為對方不捨得放開自己。

  只是又有幾片櫻瓣落地之時,京樂就放開了浮竹。

  樹下突然括起大風,浮竹和他的長髮被吹向京樂,京樂伸出拿著茶壼的手扶住浮竹搖搖的肩膊,另一手擋在浮竹臉頰旁,防止長髮打在對方臉上。

  「浮竹……」

  原來被亂飛的櫻瓣吸引住視線,浮竹雙眼重新望著京樂。

  直至此時,浮竹察覺嘴噣花瓣時的笑容已從京樂嘴角消失,他所凝望的人一臉嚴肅。

  大風吹了一陣子,便慢慢減弱。

  與此同時,京樂的表情亦放緩,嘴角再次掛上微笑。

  「茶……櫻花瓣真的很苦呢!」

  正奇怪京樂那有話不直說的罕見態度,房間方向傳來女性的叫聲,浮竹於是望向聲源。

  只見七緒搖搖手上的酒瓶,示意酒已經重新準備好。

  「來了啦!」

  京樂回應七緒,便收回扶著對方肩膊和放在對方臉旁的兩手,走向副席所在的房間。

  望著京樂的背影變得越來越少,浮竹不自覺嘆了口氣,逕自往上望。

  在櫻的瓣葉枝條間,月光悄悄透落下來。

  「浮竹!」

  京樂的叫喚讓浮竹雙眼放棄了月光。

  「茶要涼了啦!」

  京樂學著七緒的動作,搖搖手中的水壼。

  遠望站在房間裡的京樂春水和伊勢七緒,浮竹露出苦笑,並在慢慢步向房間之時將苦笑收藏在吹落櫻瓣的夜風中。

END-00:35-22/02/2006
後記:
這一篇作了很多暗示,浮竹和京樂也不太快樂……
看著他們兩個,水城也覺得有點不忍T^T
很猶疑,不知道要不要用這一篇作春與竹的聯想的完結,因為很想寫寫原來打算要寫的結局。
七緒是一開始就打算讓她出場的,到第四篇終於出場了。
七緒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就算喜歡京樂x浮竹,也沒法覺得七緒是“電燈泡”呢~
想過的結局也跟七緒有關。
在想:既然七緒已經出場了,不如連原來的結局也寫吧@.@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