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自己。
已經有人替我出了命題,然後我開始理解命題。
 
「自己」是甚麼?
 
自己,就只是自己。
有多受人影響都好,還有自己能控制自己,只有自己知道自己在想甚麼。
或者該說,只有自己才不用邊猜邊觀察才能理解自己。
最有可能了解自己的人,是自己。
 
「家」是甚麼?
 
一個家會有甚麼,應該有甚麼,家的定義是甚麼,大概每一個人都有所不同。
如果在「家」這個組織裡得到過甚麼,就會對「家」的感覺變得強烈吧 @..@
我對「家」的感覺很薄弱。
曾經,我覺得我只是與血源關係者居住在同一個地方。
沒有交流,拒絕溝通,要求的只是服順,嚴禁個人意志,甚至是表達個人意志。
喜歡的東西不能公開說不能公開做不能出現在家中,禁止維持個人作息活動飲食習慣。
與組織權力者有所不同就是「違逆」,活該遭受打壓。
現在,我還是覺得我只是與血源關係者住在同一個地方。
在同一桌上吃飯,在同一個屋簷下睡眠,累了就回到這個地方,喝一杯水也是甜的。
在街上看到一百個,一千個人,但這些人絕對不會常常在自己的心中活動著。
吃飯時突然開口指罵,對說出事實的人開口痛罵,工作忙碌有壓力時藉故開罵,無無聊聊的事,討厭傷心的事,都會長久記住。
然而,並沒有人發現,我開始不說話了。
 
也沒關係,「家」這個地方,靜靜地看著,靜靜地待著,就對了。
太注意討厭傷心,對喜歡愉快很不公平︰)
 
「應該」「希望」「喜歡」
 
應該做的事未必是希望做的事未必是喜歡做的事
希望做的事未必是喜歡做的事未必是應該做的事
喜歡做的事未必是應該做的事未必是希望做的事
應該希望喜歡,到底是誰決定的?
應該是較客觀的,希望和喜歡是較主觀的。
我對此也是薄弱的。
究竟我是不是活在這個世界上?
我會自然地去做「做了覺得愉快」的事情,但是問我做甚麼會愉快,我答不出來。
做了以後再問是否覺得愉快,會比較容易。
看魚在水裡游就覺得愉快,吃到美味的東西就覺得愉快。
 
慢慢發現,我就只是喜歡去看。
看到萬物蓬勃人們歡快環境清靜,就甚麼都好了。
 
我還只是個自私的人類,只想到自己,只知道去看自己有甚麼需要,而沒有問世界需要甚麼。
問世界,這是個狂妄自大又愚昧無知的行為。
我應該忍耐,我應該想想自己應該做甚麼,我應該想想自己希望喜歡做甚麼。
我應該更經常去運用的的腦袋,去思孝各種各樣的事情。
而不是只是去想,在做的時候也想,想的時候也想。
 
只能盡全力去做。
不能後悔。
 
如果我對那隻雙翼濕透的蟬視而不見,我會後悔。
如果昨天晚上我沒有把我的綠豆仔(鱷魚)洗乾淨,我會一直記掛著。
所以,這樣就好了︰)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