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抽象畫
 
 
 
  耀目的陽光落在眼簾上,讓沉睡中的大和甦醒了。

  大和仰躺著,為了避開陽光於是轉過身,便望見坐在床旁的佐井。

  「早安,大和隊長。」

  「啊……早……」

  反射性地回應佐井的話,大和想要坐起,卻發現背上的肌肉有點酸,於是重新躺下去,瞇著雙眼望著天花板。

  「大和隊長別動,我在構圖。」

  聽到佐井的話,大和又閉起了雙眼,一隻手無意義地摸上額角。

  「你又這麼早就起來了……」

  「因為看到你睡覺的樣子,想要畫下來……」

  佐井輕輕的笑聲,飄進大和耳中,讓大和又再睜開了雙眼。

  「不是已經畫過很多了嗎?我看到素描本上有很多。」

  「咦?你偷看了?那些畫得很差勁啊……」

  聽到佐井失望的聲線,大和禁不住失聲笑了。

  佐井的素描本上,滿滿都是栩栩如生的動植物畫像,就算是人體,也只有手腳背影等的部份。

  只有自己的面相能在佐井的素描本上出現,讓大和感到相當的愉悅。

  而且那些畫絕非佐井所說的差勁,每一張都讓大和看到了不同的自己,讓大和覺得佐井很不可思議。

  「我很喜歡喔……怎麼會差勁……」

  這次換佐井失聲笑了。

  「謝謝你。」

  他放下了手中的畫筆,用面紙抹了抹手,然後重新爬到床上。

  雙手按在大和兩邊肩膊附近,佐井微笑著俯視對方,緩緩地將唇瓣靠上對方的嘴角。

  慣於抓取畫筆的手,直接摸上包在黑衣底下的胸膛,卻被胸膛主人的手按住。

  「抱歉……我很累。」

  原來輕啄著對方的親吻停下了,佐井的唇勾起輕微的弧度,送給大和一個諒解的笑容。

  「大和隊長……」

  欲言又止,佐井的聲音裡滲雜著苦澀,他的手緩緩在大和的胸膛與手掌中退出,落在床上大和的腰側處。

  佐井雙眼不敢看向大和,雙眉緊皺著。

  「我可以……在你的面前……自己做嗎?」

  那木無表情的臉頰,罕見地展現著不知所措,從來都是愉快或無變化的聲音,蘊含著壓抑渴求的痛苦,似針尖般冷不防地刺中了聽者。

  躺著的人雙手憐惜地撫上微熱的臉頰,重新吸引了對方的視線。

  「我很抱歉現在真的沒有那個力氣……你照著自己的意思做就好了……」

  接著大和抬起頭,佐井垂下臉,四片唇瓣輕輕相觸、分開,然後變換角度,再次靠貼在一起。

  佐井跪在床上,雙手急切地褪下自己的褲子,直接摸上當中難耐寂寞的兩腿之間。

  輕輕的套弄擾亂了佐井的呼吸,微熱的氣息噴在大和臉上,讓他移不開視線。

  白皙的臉頰漸漸透出一遍淡紅色,染上情慾的雙眼緊盯著對方的面相,佐井的身體因為自己的撫觸而興奮不已。

  「大和隊長……嗯…大和…隊長……」

  大和的視線射向白皙的肌膚,讓佐井的全身泛起火熱。

  彷彿所有力氣也被變換成快感一般,佐井沒法維持跪姿,重重跌坐到床上。

  迫不及待將褲子脫下丟開,然後佐井將一條腿架在大和腰上,另一條腿踩著床,將雙腿中間的風光完全展露於對方眼中。

  陽物頂端已泌出體液,兩隻慣於操控畫筆的手指揩拭一點,直接摸往抖顫著的後穴,佐井雙眉禁不住輕輕皺起。

  徘徊於大和臉頰上的視線,急速地進出後穴的手指,遲疑與積極的感覺起著強烈對比,教大和看的目不暇給,漸漸變得口乾舌燥。

  「呀……啊!」

  只有一點體液作為潤滑,以手指推進後穴之時,佐井理應感到相當痛苦,但他的表情卻是無法言喻的滿足。

  大和可以看見,佐井手指的動作,算得上是相當粗暴,一下下毫不猶疑地刺進身體深處,一下下毫不憐惜地套弄硬挺著的陽物。

  漸漸地那雙勉強張開的眼睛蒙上一層薄霧,然後終於緊緊地閉上,而同時佐井的嘴巴張開了,從喉嚨深處傳來混合著痛苦與陶醉的呻吟。

  「大和……隊長!」

  低喚著對方的名字,佐井的體液順著陽物傾側的方向,噴灑到自己黑色的衣服上。

  聽著那略顯沙啞的聲音,望著那自眼角滑落的水滴,一陣刺痛直擊大和的心臟。

  高潮過後放鬆了身體,佐井平躺在大和的旁邊,任憑室內的空氣冷卻自己的心情。

  而大和則稍帶激動的坐起身,將佐井拉進自己懷中,緊緊抱住。

  ++++++++++++++++++++++++++++++

  佐井沒有追問大和為甚麼如此不妥,大和亦不打算告知佐井自己不妥的原因。

  但是大和向自己起誓︰那天晚上發生的事,絕對不會善罷干休!

  而他最首先懷疑的人,是當時在場並且知道自己是「傳藏」的卡卡西。

  以這個男人的實力而言,影分身的變身術實在太過簡單。

  最重要的是,除了第五代火影綱手和在場眾人,誰還會知道自己會在這裡協助鳴人修行?而且還知道自己會因著壓制九尾的查克拉而筋皮力盡?

  另外,卡卡西所要求的各種忍術示範,似乎都在消耗自己的體力。

  大和認為有必要向卡卡西求証這件事,作為對佐井一心一意等待自己的回報。

  自己不在村裡的期間,佐井大可找一個人消磨寂寞的時間。

  但是佐井沒有那樣做,只是畫著一幅幅畫作,等待自己的歸來。

  甚至在短暫分別過後的重逢之時,佐井也沒有因著慾求而勉強自己,反而在取得同意以後,將內心最真實的渴望毫無保留地表現出來。

  這讓大和心底泛起滿溢的感動,以及淡淡的苦澀。

  「這個……已經完成了嗎?」

  大和眼前的畫作,中間有一塊很大的留白,左上角和右下角分別是七彩的色塊和灰黑的色塊,讓大和有種未完成的感覺。

  「這幅畫確實已經完成了——」

  佐井雙眼充滿光彩,凝視仍然放在畫架上的作品。

  「——該說是……到這裡我已經再想不到怎麼畫下去了。」

  聽者聞言一愕,然後佐井緩緩回過頭,眼神與大和的視線相接起來。

  「彩色是在想起第一次跟你說話的情形時畫的,灰色和黑色是在想起你以暗部的身份出任務時畫的,然後昨晚我想到,不知道你在做甚麼,所以畫不下去。」

  佐井的臉上依然沒有任何表情,但是他的臉頰明顯地浮現了粉紅色,讓大和禁不住輕輕搖頭。

  只是搖頭之時,一陣無法忽視的刺痛,慢慢在他的身體裡擴散開來。

  為甚麼……佐井會如此在意自己的事情……

  為甚麼……佐井會如此在意……不懂得珍惜他的自己……

4_END_20︰00_26/02/2009

後記︰
故事似乎正向著一個奇怪的方向發展=..=
佐井和大和……讓水城的腦袋壞掉了orz|| ([指]別找藉口=3=)
與先所寫味道不一樣的NARUTO同人~算是新嚐試吧~
這應該是受到其他寫手的影響(死)
接下來會維持著這種感覺完成這個故事~~(小聲︰但是不確定還有多少章XD)
請各位看倌多多指教囉!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