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庭園的風

  透明的風帶著冰冷的雨,迴環於路易斯的房間。

  幾小時之前還是陽光普照,所以加拉赫並沒有把房內的窗戶關起來。

  但是在推開房門之時,奇犽便看見透明的風帶著冰冷的雨,在窗台上起舞。

  雖然先於房主意識到雨水會沾濕房內地毯,但是進房後奇犽並沒有先去把窗戶關好。

  站在奇犽身後的路易斯,被對方脫去外衣的動作所吸引,亦未有注意到窗簾正隨風飄擺。

  濕透沉重的外衣與緊貼皮膚的襯衫分開,因著其主人的隨性而被放到地上,然後奇犽彎下腰,鬆開靴子的鞋帶。

  被脫去的靴子觸及地面的時候,路易斯從後叫喚了頭髮依然滴著水的人。

  「奇犽。」

  「再等我一下。」

  回過頭的奇犽微笑著,所散發的並不是先前面對獵物時的侵略味道,而是對路易斯來說有點陌生的甜蜜氣息。

  另一隻靴之後,一雙襪子也被脫下了,然後奇犽站直身子,兩手摸上胸前襯衣的鈕扣。

  站在其身後的路易斯再也冷靜不下來,於是從後緊環住奇犽的身體,抓住奇犽的兩手。

  「你絕對是……有甚麼不妥!」

  臉靠在奇犽深灰色的鬆端,確認對方不可能望見自己的模樣,路易斯才語帶擔憂的道出心裡話。

  背部可以感受到對方胸膛的輕顫,路易斯強行壓抑著的強烈不安感,亳無遺漏的傳達到奇犽心中。

  被環抱的人反握對方的手,將白皙的皮膚帶到唇邊,輕輕親了一下。

  「我沒有不妥。」

  輕輕扣住手腕以防止對方逃走,然後奇犽緩緩的轉身,望見路易斯額前的金髮正垂在自己的肩上。

  「這一點都不像你,路易斯。」

  聽著奇犽的聲音,路易斯不敢抬起頭,甚至想要轉身逃走,然而奇犽的五指依然握著他的手腕。

  好半晌,兩人靜靜的,沒有任何動作。

  「放手。」

  然後金色的眼瞳向奇犽射出冰冷的視線,路易斯的唇亦吐出冷酷的聲音。

  迎下拍檔的目光,奇犽的嘴角泛起了微笑,用力捏緊掌中的手腕。

  比腦筋的話,路易斯絕對勝過奇犽,只是此刻兩人是以力量較勁,因此路易斯處於下風。

  「痛!」

  趁著路易斯受不了痛楚的瞬間,奇犽用力拉過他的手腕,將對方拉到無法避開自己的視線的距離。

  「路易斯……你到底在煩惱甚麼?」

  金髮的人未及作出反應,肩膊已被用力按住,直壓到地毯上。

  雙手按在路易斯的臉頰兩旁,雙膝跪在路易斯的大腿兩側,奇犽臉上展現出苦惱的神色,俯視被自己禁錮的人。

  平常一副優越高傲容顏的海德維希家嫡子,此刻雙頰泛起了無法掩飾的紅暈,以充滿怒意的視線瞪視身上的男子。

  「路易斯……」

  輕輕叫喚對方的名字,然後奇犽的手也輕輕撫上對方的臉面。

  隨著來回於皮膚上的觸感,路易斯雙眼中的怒意慢慢褪去,當確認對方的目光完全軟化後,奇犽冷不防用雙手扯開路易斯胸前的衣服。

  未及推開行徑有別異常的伙伴,路易斯的一雙手腕已被奇犽抓住並按在地上。

  「你是不是希望我這樣對你?」

  任誰都能明白奇犽口中的話,曾嚐過對方熾熱的體溫,是以對此路易斯的感受更是深切。

  就算不回應對方,他還是會繼續下去,被壓制的人泛起了這樣的想法,放棄去整理心中的答案。

  無論是承認還是否認,對路易斯來說都沒有謬誤,然而單純的承認或否認,只能算是不完整的答案。

  要是平常的奇犽,在床上是絕對不會讓步的;要是平常的自己,在床上亦是絕對不會讓步的。

  因此不論是誰讓步,在路易斯眼中,事情都向著糟糕的方向發展。

  想到此,路易斯又禁不住輕輕嘆一口氣。

  以視線代替被壓制的手觸碰奇犽的臉頰,路易斯的嘴角浮現苦笑,吐出被“覺悟”過濾後剩下的話語。

  「照你覺得舒服的方式來做就好了,我沒有關係的。」

  空氣的震動明明是如此的輕微,然而奇犽卻覺得彷彿有股狂風向自己吹襲而來。

  奇犽甚至以為有哪個特務易容成路易斯,正被自己壓在身下。

  只是奇犽明白,身下如此耀眼的存在不可能是別人,自己所沒法置信的,其實是對方近乎屈服的發言。

  首次發現對方的改變,被過度震憾的奇犽沒法作出回應,就這樣直視著路易斯雙眼。

02︰13-23/3/2008

後記︰
因為想寫好這個故事,所以去搜了鮮網中的絕服同人來看~
真的不多呢@..@
大家似乎都忘不了兩人被攻時的媚態呢︰)
雖然水城也覺得挺吸引,但是到這篇為止仍未有H的劇情~看來敝人必須好好努力(?)才行~
總之~今天就這樣吧~

仍然預計是四篇完~請各位看倌多多賜教!感激不盡!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