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卜店的名號是幸福顧問所,占卜師的目標是為拜訪他帳蓬的人們謀幸福。

  今天,占卜師的幸福就擺在他的帳蓬裡,他想拾起來,卻發現這“幸福”非常沉重,非得二個人合力才能抱起。

  而這個占卜師希望能與他一同抱起“幸福”的人,今天將會來到這幸福顧問所裡。

  客人第十次來到占卜店入口前,雖然掛在帷幕外的預約牌子增加了他的信心,但他依然感到非常緊張,畢竟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下定決心要向心上人表白。

  他不怕占卜師痛罵他、他不怕占卜師賞他一巴掌、他不怕占卜師拒絕再見他,怕只怕看到占卜師的臉之後,他沒法說出自己的心意。

  在深呼吸之後緩緩掀開了帷幕,客人看見了占卜師被包在白色襯衣下的背部,呆了一秒之後開口以吸引店舖主人的注意。

  「午安。」

  占卜師回過頭,愕然的表情凝固在臉上,在五秒之後化成甜蜜的笑容。

  「午安。」原來抹著桌子的占卜師立刻挪開身子,讓客人坐到客席上,「我先去沏茶。」

  「好的,慢慢來,我等你。」

  客人毫不在乎的說,不知道“我等你”三個字對占卜師的影響,只是將帶來的蛋糕放到桌上,慢慢解開了包裝盒,讓有草莓裝飾的黑森林蛋糕暴露在燈光下。

  「嘩~」看著藝術品般的蛋糕,占卜師不小心就叫了出來,表情有如望見最夢魅以求的玩具的孩子。

  這次換客人回過頭,當他望見占卜師的純真微笑,心跳禁不住迅速上升了。

  「來吃吃看吧!」

  已經二十幾歲的占卜師被自己的客人招呼了過去,將捧在手中的茶具和餐具都擺在桌上,拿起叉子讓客人將切開的黑森林蛋糕放到碟子中央。

  等客人分好了蛋糕,店主就在兩隻杯子裡倒進熱氣騰騰的紅茶,並把其中一隻推向客人。

  兩人的第十次見面在茶點準備好之後正式開始。

  「外面掛了個“預約”的牌子……」客人猶疑著詢問,十指交叉著放在兩人中間的桌面,以嚴肅認真的眼神緊盯著店主,「是因為我嗎?」

  「是的,因為你說過會來。」占卜師據實回答,聲線沒有等殊的起伏。

  「我只是說了這天會來而已,你把“預約”的牌子掛出去,把今天都預留給我……這表示期待我嗎?」

  「你這樣說是甚麼意思?」

  占卜師緊張的反駁,讓客人有點退縮。

  「咳……我失言了……」撤回嚴肅認真的眼神,問占者以臉上的笑容帶過空氣裡的尷尬,「我們開始吧!」

  占卜師於是點點頭,把桌上的雜物推到一旁,將抽屜裡的的塔羅牌拿出。

  「你今天想問甚麼?」

  「我……」以剛才的眼神直視著占卜師,客人說,「我有了心上人,我應該向他表白嗎?」

  「心上人?」占卜師的表情相當愕然,因為這十個月來,客人連情緒不好不想上班都會告訴他,怎麼這樣重要的事卻從來沒提起過呢?

  「是的,因為我接受了上司提議的調職,短期內都不會回來。如果不向對方表白,我覺得不甘心。可是……說了的話……可能會對他做成困擾……我很猶疑。」

  占卜師有受騙的感覺,心中不由得生起氣來,雙眼瞪得老大,只是立刻又想到:自己並不是他的甚麼人,根本沒資格生氣,於是深呼吸,回復了占卜師的身份。

  「咱們開始吧!」

  塔羅牌給這位客人的提示還是:請自己決定吧!你的決定對你來說是最好的。

  「還是上次的答案……」問卜者搔搔頭,向著占卜師苦笑,而占卜師能夠給他的表情:亦只有苦笑。

  「如果……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用另一副牌幫你再一次占卜?」戰戰競競地拿出在抽屜裡的另一牌塔羅牌,占卜師提議道。

  「好。」客人笑著點了頭,然後往對方雙眼看,「都由你來決定吧!」

  「嗯……」占卜師稍稍低下頭,專注於桌上的塔羅牌。

  問占者的問題是:應否在離開對方前說出自己的心意?

  占卜師的問題是:應否在對方離開前說出自己的心意?

  首先將塔羅牌洗好,占卜師慢慢地翻開第一張牌,放在桌上,問卜者看看按在牌上細長的手指,望望表情嚴肅的占卜師,然後第二張牌又再落在桌上。

  決定結果的八張牌終於展現問卜者眼前之時,占卜師驚愕地睜大了眼睛。

  八張牌中,有四張是正位置,另外四張是逆位置,這表示塔羅牌並沒有肯定的答案可以提供。

  「不置可否……」問卜者這樣說,抬起頭看著面前的占卜師。

  占卜師雙眼突然變得模糊了,他急急地偏過頭,不讓客人看見自己雙眼。

  「怎麼了?」

  「……沒事。」占卜師顫抖著聲音道,引起客人的注意。

  「不舒服是不是?」客人擔心地猜測道,目光帶著憐惜,細細打量著占卜師的臉。

  「嗯……」占卜師胡亂地點頭,根本想不到該如何回應客人的提問,以及自己心中的罪疚感。

  居然懷著這樣的心思替別人占卜?

  嚴格的阿志可能因此而將他趕出師門!占卜師心中忐忑著,最後被深深吸引著他的磁性聲線喚醒。

  「如果你想休息的話,我可以現在就離去。」

  「不!」

  占卜師喊道,膽怯的雙眼緊張地接上落在臉頰的視線。

  「你……留下來可以嗎?」

  「可以──」

  聽到客人的回答,占卜師的嘴角倏地揚起。

  「──我今天休假。」

  聽完了客人的答語,占卜師上揚的嘴角又垂落了。他以為他請對方留下來,對方就會明白他的意思的,看來有解釋的必要。

  「我不是指今天……」

  突然,客人覺醒了。

  「你是指以後?」

  「是。」

  立刻給出肯定的答案,開口之前占卜師並未預料到勇氣會突然湧到唇邊,所以說出自己的心意之後就只能定睛凝視對方雙眼,等待對方說出感想。

  客人也許會破口大罵,也許會甩他一巴掌,也許會轉身就走,占卜師如此想像著,屏息靜氣作好心理準備,以迎接各種將會出現的結局。

  只是,占卜師所想像的不幸結局並未上演。

  「被你捷足先登了呢~」

  坐在占卜師對面的人露出苦笑,拿起桌沿的紅茶杯送到嘴邊。

  「其實……」客人緩緩呼出一大口氣,顯示他的心情極其緊張,「其實來這裡之前我已經決定要告訴你的。」

  「嗯?」

  占卜師一時間沒法明白對方的話,側頭發出了疑問的單音。

  「我的心上人就是你,我到國外去最不捨得的就是你。」

  占卜師張大了嘴,雙眼將不可思議的心情表露無遺。

  「你說過幸福就掌握在手掌心,只要我不放手又不失溫柔,“它”就不會溜走或是想要脫逃──」

  占卜師點頭,這的確是他說過的。

  「所以我不敢操之過急。我以為只要跟你保持著這樣每月見面一次,你始終會發現我的想法的,但是……我已經沒有太多時間了。」

  聽到客人用稍帶焦急的語氣說出的話,占卜師忽爾感到後悔萬分。原來當日客人所問的並非『你也認為我應該去赴任嗎』,而是『你捨得我去赴任嗎』,占卜師回答的『應該』就等同『捨得』。

  只是,占卜師再在心裡大叫多少次『我不捨得你去赴任』都好,那道問題他都已經回答『捨得』了。

  「上次提過的調職我已經接受了,將會在八日後起行赴任。」

  「只剩下八日!你為甚麼要說出來?」

  這一天開始的時候,占卜師以為事情的結果只有兩個:兩情相悅所以走在一起及占卜師一廂情願讓兩人緣盡於此,豈料出來的結果是雖然相情相悅但仍天各一方。

  「我……我想讓你知道我的心意。」

  「我不只想知道你的心意而已!我……」言語間占卜師的眼淚不小心從眼眶滴落,中斷了他們的談話。

  占卜師原來的話是:我想你留下來!但這是根本不可能亦不應該說出口的事,所以他用眼淚代替了聲音。

  「我也不只是想讓你知道我的心意而已!」客人堅定的道,立時站起身來,雙手越過桌面按在占卜師兩肩上,「不是要你這生都跟我在一起,當作是旅行也可以,跟我到國外去好嗎?」

  抬頭望著這求愛者真誠的眼神,占卜師的表情從愕然而欣喜,客人的嘴角也隨著占卜師美滿的笑容而悄悄向上彎曲。

  可是,占卜師搖頭了。

  「我是不會跟你到國外去的。」

  「我…我不是有甚麼不軌的企圖,我……我想你在我身邊……」客人雙眼凝視店主,看到對方在自己說話的時候還是一直輕輕搖頭,遂閉嘴了。

  直至客人不再說話,占卜師緩緩站起身來,客人於是將雙手按到桌上。站起的占卜師伸出兩手輕輕扶住客人的臉,將自己的唇慢慢印到對方嘴角處。

  當唇離開了客人的嘴,占卜師輕聲問道。

  「我是不是可以留在這裡等你呢?」

  客人還沒從驚呆的狀態中回復,占卜師已接著說話。

  「剛才是我失言了……我不是真的想你留下來的!」說完這句話之後,占卜師又慌忙的補充道,「我也很想你留在我身邊……但是…但是……」

  占卜師想不到辭藻,著急得皺緊雙眉,然後客人抬起手拍拍他的臉,讓他的情緒緩和過來。

  「我明白的。」

  對話到此暫時被終結了,客人擺擺手,示意占卜師坐下。

  然後,客人從褲子口袋摸出錢包,在錢包中取出一小張紙片,拿出上衣口袋的筆書寫起來。占卜師正奇怪客人到底要寫甚麼,對方就將紙片遞給他了。

  「這是我的手機號碼、e-mail、ICQ、MSN……還可以去申請一個只有你和我才知道的留言板……」

  「這是……這是要做甚麼?」

  接過紙片的占卜師提問,卻被客人親暱地用手指點了點鼻頭。

  「讓你能夠找到我!網絡就是有這種好處,只要能夠上線,不論相隔多遠都可以相見。」

  聽罷客人的話,占卜師拿起放在一旁的紅茶送到眼下,以遮掩臉上薄薄的紅暈。

  紅茶早已經涼掉了,冷冷的液體接觸到舌頭,微微的苦澀在嘴裡慢慢擴散開來,但占卜師還是細細地品嚐著親手沖泡的紅荼,因為他現在沒法辦別出除卻“甜”之外的味道。

  也許甜味只存在於瞬間,也許占卜師從來沒嚐到過甜味、一切都是他自己的幻覺,不過,這一刻占卜師深信自己找到了幸福的鑰匙。

  放下空空的紅茶杯,占卜師站起身。

  「你今天不是休假嗎?我們不如出去逛逛吧!」

─完─然後─是後話……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