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味粒子流過風的軌跡,顏色亦在空氣中顫動。

  京樂春水的眼中,除了粉色的櫻花以外,還有櫻樹旁、翠綠的竹。

  沒有將心思放於“為何竹與櫻會被栽種於同一處”,京樂只是慢慢品嚐著香濃而不辛辣的酒,欣賞著粉紅與青綠的植物。

  瀏覽過室外的景物,京樂的視線被一片漂蕩的櫻花瓣移往了室內。

  剛才引起浮竹注意的事,如今再一次發生了:一片櫻花的花瓣,被風吹送到杯子裡。

  望著那被咳嗽的浮竹放在稍遠處的杯子,京樂春水突然覺得有點為難了,因為他想要看看杯子中的花瓣,但是浮竹正睡在他的大腿上。

  京樂於是凝視著入睡的浮竹的側面,一邊思考該如何取得眼前的杯。

  已經目測過自己跟杯的距離並不是一伸手就可以消除的,但京樂依然俯身向前,希望在不弄醒浮竹的情況下,嘗試拿取盛有櫻花的杯子。

  「……京…樂?」

  被掃過臉上的衣袖弄醒的浮竹,嘴裡吐著矇矓的嗓音,視線全被京樂的衣服遮擋住。

  「喔……抱歉……」

  並沒有理會京樂的道歉,浮竹只是以手肘支起上半身,用另一手拉過舊同學的衣服,湊到鼻子上去。

  「浮竹?」

  「你的衣服,的確不只有酒臭呢!」
 
  高興浮竹終於對自己的衣服發出正確的評語,京樂面露滿意的笑容,用慣於拿起酒杯、酒瓶的五指替浮竹將散落於臉的瀏海掃開。

  「我怎麼會穿著髒兮兮的衣服來跟浮竹見面呢?」

  「如果京樂你將開發詌言蜜語的時間用來鑽研鬼道的話,我相信你絕對有可能只憑鬼道就可以跟流刃若火一較高下了!」

  京樂春水一瞬間露出受傷的表情,抬起頭,向著搖擺的竹與櫻嘆了口氣。

  「怎麼了?」

  放開舊同學的衣服,頭腦依然不太清醒的浮竹重新躺回京樂的腿上。

  京樂又再嘆了口氣,舉起手旁的酒杯將微涼的液體一把乾掉。

  「京樂?」

  一句鮮明的詢問仍換不回京樂的解答,浮竹便露出嚴肅的表情,再一次向京樂尋求答案。

  京樂雙眼流露出罕見的憂鬱,隨著櫻花的香氣灑遍浮竹全身。

  浮竹十四郎回望京樂,一雙探詢的眼睛將櫻和竹的殘留影象掃除,佔據住京樂春水兩眼。

  剛才坐起身再躺下去的動作讓浮竹的白髮紊亂了,於此時京樂又再伸手整理。

  「你知道嗎?浮竹……」

  「嗯?」

  京樂把浮竹的白髮擺在自己的腿上,又將自浮竹胸前滑落的上衣蓋好,才慢慢的開口。

  「你跟七緒……唉……你跟七緒真的越來越像了……」

  浮竹心中感到不解,但沒有形於色,他的雙手依然非常舒適地交叉於胸前,任由京樂替他整理尺寸不足的“被子”。

  「我像七緒不好嗎?」

  「不好。」

  「我倒覺得不錯啊!」

  一反常態放棄了淡薄的笑意,浮竹臉上現出燦爛的笑容。

  「七緒可以替京樂隊長撒花瓣,京樂隊長又這樣愛護七緒,哪個人可以像她這樣真的是很不錯啦!」

  「我的意思是:你像七緒不好。」

  似是要回應舊同學的笑容一樣,京樂亦笑了,但他的笑容顯得有點落泊。

  「七緒不喜歡我喝酒,如果你也不喜歡我喝酒,那我要找誰陪我喝酒、陪我賞櫻、賞竹呢?」

  「你可以找松本小姐啊!」

  「亂菊的酒量和酒品也好,但就是太吵了!而且我找她的次數太頻密的話,日番谷似乎會不高興啊!呵呵!」

  語畢,京樂又在空的酒杯裡倒酒,舉到嘴邊品嚐;浮竹則坐起身,順著京樂的視線看向粉色與綠色的交匯處。

  「睡夠了?」

  「還沒……」

  「那繼續睡吧!」

  說著,京樂春水伸手拍拍自己的大腿。

  浮竹隨意將肩上的白髮撥到背後,微笑著向對方搖頭。

  「雖然還有點睡意,但我也想要觀賞櫻、竹。」

  京樂春水回頭瞄瞄望著庭園的浮竹,自顧自地皺起眉、嘆了一口氣,又再望看庭園。

END-2005/11/29-20:40

後記:
寫出了一部份想說的事,又穩瞞了一部份……水城是個不誠實的孩子>.<
(沒法否認呢:p)
“春與竹的聯想”,一開始只想到要讓浮竹“睡”而已,現在居然還讓他“醒”了……水城本人都料想不到!
讓他們賞櫻、賞竹,是因為他們的形象很適合做這類活動~^-^~而且……賞櫻、賞竹期間會發生的事還多著呢,呵呵!
……不過,水城似乎沒法準確掌握浮竹兄的個性呢-_-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