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試前2天來寫文, 是找死, 但也是忙裡偷閒~

再不寫, 就會忘記文該怎麼寫了… 其實早就忘記那種”質感”了…

 

1.

51是必須要一下賀文的

~不負責任鐵人文一篇~

 

雖然不用比對就可以輕易分辦出天空的淺藍與那盾牌上的金屬藍,但那讓白雲可自由來去的顏色還是讓發呆的人想起了那個以盾牌作武器的人。

 

「JAVIS,我是不是白癡?」

 

「STARK先生,根據定義,白癡的智商——」熟悉的電腦音說著一大堆資料,雖然沒有不明白的部份,但心裡煩躁的TONY根本聽不下去。

 

「我不是這個意思。算了,說個笑話——」話音未落STRAK就已經感到後悔了。由於甚至能計算30年後天氣的JAVIS從來就不會說笑話。「還是說說上次檢查STARK大廈出入系統的報告好了。」

 

「知道,STARK先生。」

 

這一次TONY總算及時糾正了錯誤。只是,他卻沒法糾正幾年前自己犯下的錯誤,以及70多年前,父親HOWARD STARK犯下的錯誤。

 

姓STARK的男人們,同時都犯下了迷戀上某個歷經實驗的男子的錯。

 

那個曾經瘦弱的身體所包藏著的強大靈魂,讓STARK父子都無法自拔。身為父親的HOWARD窮一生精力去尋找那連人帶機撞入海底的男子的所在,身為兒子的TONY也步上父親的後塵,繼續追尋著那男子的身影。

 

然而,父親和兒子的情況卻不相同。HOWARD一直在海中漫無目的地尋找, 而TONY知道那男子的所在,卻無法讓那個人留在自己身邊。

 

TONY不知道究竟是遍尋不獲比較痛苦,還是近在咫尺卻無法心意相通比較讓人難過,他只知道現在自己正為了這個曾與自己父親糾纏過的男人——STEVE ROGERS感到煩惱鬱悶。

 

這個與現代脫節70多年的超級英雄,有著同樣地過時的正直氣質,首先感覺這種正直是如此的不真實及愚蠢,但後來TONY發現,來自20世紀初期的舊時代人物,如此純粹梗直的個性是如何地難能可貴,堅毅而不失禮儀的風度更是所相處過的各式人物都及不上的。

 

於是,這位因被父親無數次提起而為自己所嫉妒的超級英雄,在日漸的相處下,逐漸變成了自己所關注的對像。

 

這是TONY所始料未及的。

 

明白PEPPER素來對自己與女性的社交不甚在意,但那埋藏在心底的一點想法與感受,TONY卻不確定對方能接受。因此向來我行我素的花花公子並沒有隨心意而行,而選擇隱忍自己的感受。

 

JAVIS的報告一如往的簡潔清晰而井井有條,然而TONY一個字都沒聽進去。他更沒發現原來一位不請自來的訪客已到達自己所在的樓層。

 

「晚上好,TONY。」

 

由於對方的聲音沉穩而柔和,是以一開始TONY並沒有注意到。

 

「關於先前發現那種物質,我有個——」

 

「咦?是你?」

 

被嚇一跳的表情一閃即逝,躺在沙發上的大樓主人發現自己沒注意到有訪客後,對於自己的失神感到有點不知所措,然而他依然成功只用幾秒坐起來,並把情緒收拾掉藏進一個微笑下。

 

「醫生,晚上好。有事情?」

 

身為物理學家及醫生,BRUCE並沒有漏看對方想要掩藏的情緒,但是直接開口詢問又有點唐突,他因此露出稍微困惱的表情點了點頭,停頓了好幾秒才回答對方的提問。

 

「本來……有個想法……不過,怎麼了?有床不躺躺沙發?」

 

BRUCE說著拍了拍身前沙發的椅背,然後慢慢繞到前方,理所當然地坐下了。經過ASGARD半神LOKI事件,物理學博士和電子工程專家成為了興趣相近的朋友,閒時還會交流對各種嶄新科學研究的看法,甚至合作進行實驗。

 

只是對BRUCE來說最深刻的是,那個擁有足以制止綠巨人的科學力量的人,露出虛弱柔軟的一面,要求自己以醫生身份聽他訴說心底話。

 

因此,再次看到如此虛弱的笑容,BRUCE禁不住出言關心。

 

「躺這裡好……」自知心中的答案很不堪,因此TONY並沒有說出真正的原因,只是直接回應醫生的提問,邊說邊望向展示著夜空湛藍的落地玻璃窗。

 

帶備了話題前來,卻在未及提出前便被逼嚥回去,BRUCE雖有想過要道別離開,但他暫時放心不下感覺快要破裂成碎片的人。

 

其實從一開始BRUCE BANNER對於TONY STARK已有這種診斷,只是在聽過對方親述各種想法及感覺以後,他更加肯定自己的診斷並沒有錯,好像隨時會碎掉,就是對他眼前這個人的最正確描述。

 

雖曾向對方一再重申自己不是精神醫學方面的醫生,但BRUCE並不介意成為TONY的心理醫生。

 

TONY。」

 

柔和的聲音像星星一般與夜色相融,彷彿有著體內另一個人所欠缺的所有特質,BRUCE的叫喚吹動了看向夜色的人。

 

回頭便看見醫生的手拍了拍他身旁的沙發表面,再輕輕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過來。」

 

像個犯了錯的孩子那樣稍微拉長了嘴巴,坐擁無數知識與金錢財產的男人緩緩翻身,單腳著地後還猶疑了幾秒,才乾脆地走到訪客身旁,重新在沙發上側躺下,並把頭枕到對方的大腿上。

 

BRUCE BANNER從來不覺得自己的能力足以讓人倚靠,只是TONY看起來是如此地需要一個靠倚的對像,所以他並沒有多作考慮。

 

暖暖的溫度隔著褲子的布料傳到TONY的臉上,手掌柔柔掃動的觸感在TONY的肩上散開來,舒服得讓他禁不住在BRUCE的大腿上磨蹭了幾下。

 

「知道嗎?——」

 

「嗯?」

 

厚實大手的動作並沒有被對方的聲音影響,仍然輕輕地、慢慢地在TONY的肩膊上滑過。

 

「——不做心理醫生簡直浪費了你的天才!真的不考慮來這裡開業嗎?這裡的實驗室也可以隨你用!」

 

BRUCE那長得敦厚老實的臉泛起一個微笑,在TONY肩上的手緩緩滑到他的臉上,姆指輕輕壓著包覆他下顎骨的皮膚。

 

「你要是不睡我就——」

 

還沒聽完就明白BRUCE說話的意思,TONY趕快用手按住他的膝蓋,用頭壓住他的大腿。

 

「沒有人講故事哪睡得著!?」

 

微笑變成了輕笑聲及搖頭的動作,按在對方臉龐的手摸上那頭不算柔順的頭髮,像是在摸一隻貓般,BRUCE的手指還輕輕的搔頭髮下的皮膚。

 

感受著醫生手指的動作,TONY閉上了眼睛。

 

看著大樓主人舒適的表情,BRUCE張開了雙唇。

 

「這是一個關於宇宙的故事。有一顆肉眼看不到的粒子,被與它性質相反的另一種粒子吸引,無止境地圍繞著它旋轉——」

 

1—完—08/05/2016

後記:

好久好久沒寫,好久好久沒貼。

我對TONY STARK的愛,戰勝了我的懶惰……

不是啦,是最近在考試,無論如何都不想溫習 ()
其實不打算拆成連續的故事……不過既然開始了,就來寫寫看吧~

雖然我已聽到天音說:不要隨便開坑又不填啊混蛋!!但混蛋就是要開坑不填嘛 XDXDD

不是啦,水城我真的很想寫好這個故事,大家請耐心等待啊啊~~ 暑假要來了,我會好好填坑的 ()

為了TONY的性福,我也會好好加油的 (握拳)

主題標籤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