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七日,12:36,不小心受傷了,回去一定被卡麗雅姐姐碎碎唸,還麻煩了新相識的小祺。看著他擔心的表情,我真的被嚇一跳了。淚懸在眼框,將掉未掉,一邊又細心的為我包紮,情緒激動,動作和判斷卻異常之冷靜。好奇怪。



  「哎!」痛楚的感覺突然侵襲神經,路奇洛的叫聲引起在廚房弄午餐的小祺注意。

  「怎麼了?你在幹甚麼?」手上仍拿著攪拌勺,小祺從廚房冒出頭來。

  「沒甚麼……在寫日記而已。」

  「你受傷了呀,日記等下才寫吧!給我好好躺下來。」邊說邊走到路奇洛跟前,把他重新按回沙發上。

  被逼休息的白髮男子只好看著點綴了黑色污跡的天花板,任昨晚的記憶浮到腦膜最表層。



  從倉庫區退到鬧市的路奇洛負傷行走大段路,幸好止血貼效果優良,途中沒有人因為路奇洛的槍傷而投以奇異目光。傷口的灼痛讓路奇洛的頭腦更見清醒,轉左扭右,以他自己也不能相信的極速走回小祺家門口。慣用手被傷,路奇洛花了幾分鐘才把門打開。艱辛地橫過大廳,白髮小子在還差一步就到達屋住房間門前的地方不支跪倒。沒受傷的另一邊肩膊著地,於寂靜中發出龐然巨響,然而那樣碰撞帶來的痛楚卻比不上右肩的槍傷。

  失去知覺前,路奇洛聽見小祺睡意濃濃的嗓音。

  「怎麼了啊?」

  「路奇洛!」緊張的叫喚加上激動的搖晃,使路奇洛從酣眠中醒過來。

  「嗯……」,充滿於張開的雙眼,是小祺哭得不像話的淚臉,「怎麼了?」

  二話不說,小祺用力抱住路奇洛,迅即泣不成聲。

  「到底怎麼了?」用可以動的手拍拍小祺的肩膊,路奇洛忍耐著從肩頭處傳來的椎心之痛。

  「我以為……我以為你要死了……」

  「你還不放開我就真的要死了!」聽見傷者的話,小祺放開雙手,坐在地上搓揉汪汪淚眼,「我只不過中槍而已……」

  說著路奇洛乾脆的撕下止血貼,血柱立刻噴射而出,灑落在素色的麻質沙發,也灑落在小祺臉上。傷者顯然沒預料到出血的程度如此誇張,被嚇一跳之餘立刻把止血貼覆上傷口,然而已不見效用。

  「有沒有毛巾之類的東西?」

  沒有回應,小祺即時的反應是到洗手間去把浴巾拿給路奇洛。將遞到手邊的毛巾按到湧出血液的創口,路奇洛嘗試接上緊張得混亂的神經。

  「你可以幫我按著嗎?」向小祺微笑一下,希望他可以冷靜的協助自己,「要是我一直過於緊張,出血會更多。」

  「知道了。」

  緩緩躺到沙發上,閉起雙眼,路奇洛以深呼吸安撫舞動的血管,讓激動的血液慢慢平伏。

  「我看到抓住閃靈那個禿頭男人。」沒頭沒腦的開口,惹小祺頭上生出一堆問號。

  「那……那又怎麼樣了?」情緒終於恢復正常,金髮小子不解地反問。

  「那個男人是騰吉海盜會社的成員,小祺也是吧?」

  此問題震憾到小祺的心,反映在他突然加重力度的雙手。

  「好痛!」肩頭被突如其來的力度壓住,痛楚又再竄遍全身。

  「對不起!」如驚弓之鳥的小祺正要收回兩手,卻被路奇洛抓住。

  「別放手,血會流出來的。」

  三隻手按在一個傷口上,讓沉默堵塞血液逃逸的空隙,路奇洛在閉起的雙目中沉沉睡去。而小祺則嚴謹地按著傷口,整個晚上未有闔眼。直至路奇洛醒來了,他才敢稍稍鬆口氣。

  「睡得好飽!」

  這是路奇洛今天第一句對小祺說的話。



  「早餐來了!」嘶啞的嗓音喚回路奇洛的神智。

  「還說今天由我來做飯呢!」一邊掙扎著坐起,展現於眼前的是一隻小熊貓。

  「這也是沒辦法的……」把三明治和牛奶放到茶几上。

  「我好久沒有喝過牛奶了,旅行都在喝果汁!」白頭髮的男孩很高興,讓金頭髮的心感好奇。

  「旅行?」舉杯嚐一口熱熱的牛奶,小祺將提問的視線落在對方雙眼中。

  「這是工作的一部份,我是個旅行偵探。」無所謂的回答,逕自把夾了香腸的三明治放到嘴邊。咬下一口,咀嚼完畢,他又再開口,「這次的工作是追蹤騰吉海盜會社並找出他們搶來的一批舊式武器之下落。」

  「昨晚就是因為工作受傷?」十指抓牢略嫌熾熱的麥克杯,緊張的情緒被觀人於微的路奇洛看在心裡。

  「可以這麼說,」放下有了記認的食物,橙黃色的雙瞳凝視綠色的,「因為我看見昨天下午那個禿頭漢跟騰吉海盜會社的首領在報告甚麼,不小心誇張的驚嘆了。」

  在話語行進到“騰吉海盜會社”之時,小祺的手不由自主的震動一下,讓牛奶溢到露在及膝短褲外的小腿。

  「小祺的反應很誠實呢。」路奇洛笑笑道,將酥甜的牛奶一飲而盡,「你大可不必介意,因為爾虞我詐是保護自己的基本技巧,而且,你救了我。」

  「我只是隨便包紮一下而己。」一邊看著路奇洛的怪異舉動,一邊放下手中的杯子,「你在幹甚麼?」

  正在解開繃帶的人抬頭,帶動白色的髮絲。

  「等會要拜託你替我多包紮一次。」說著,路奇洛脫掉上衣,向浴室走去,小祺則著緊地跟在後頭。

  直接走進劃定為淋浴的空間,白頭髮的路奇洛逕自蹲下,手按在地上。

  「麻煩你替我準備一條清潔的浴巾可以嗎?」

  省下回話的時間,小祺衝到房間去拿洗淨乾透的浴巾,匆匆回到浴室就被嚇了一跳。

  因為代替水滴灑遍浴室的,是鮮紅色的血。

  「怎麼回事?」

  「浴巾給我。」路奇洛伸手接過浴巾之後立刻按於重新溢血的傷口,才指指地上閃著銀光、散發血腥的顆粒狀物事。

  「你是怎麼把彈頭拿出來的?」雖然血海讓他震驚,但小祺的思路依然由好奇心主導。

  「是特異能力……」取出彈頭似乎讓路奇洛筋疲力盡,維持不了臉上的笑容和蹲著的姿勢,慢慢倒於血泊中。

  「路奇洛!」

  又一次為他包紮好之後,小祺將路奇洛安置在自己的床上。只是傷者並未失去知覺,還要求“義務護士”留在床邊陪他聊天。

  「至今為止,我這次已經旅行了三個月,去過差不多十個地方。在蘇明打聽到客人想尋回的軍火已經運到歷施加,所以乘火車趕來這裡。本以為第一天會無功而還的,怎料卻讓我看到大人物了。」

  「你所指的是……」小祺帶點猶疑道,專注的等待著路奇洛回答。

  「是蓋爾,昨天下午我一直跟縱他到達港口的貨倉群,才發現你被人抓住的,卻跟掉了他。」

  「你連蓋爾也知道?」小祺明顯的感到驚訝,緊盯著躺在床榻上的路奇洛。

  「我好歹也是個偵探!而且他的樣貌在政府的懸賞網站有公開,按幾個鍵鈕就能知道他的樣貌和身體特徵了。」

  「這麼說也對……」

  雖然有一息間的沉默,不過路奇洛並沒有放任“它”繼續下去。

  「我也可以知道小祺的事嗎?」路奇洛好奇的問,露出柴犬般的眼神望著一直專心聽講的小祺。

  小祺搖搖頭,苦笑了一個。

  「很抱歉,我沒甚麼可以告訴你。」

  「你還是不能相信我這個陌生人嗎?」路奇洛勉強著起來,想要看清小祺雙眼。明白他的傷口有再裂開的可能,小祺不猶疑的把傷者按下去。

  「不!別誤會。」當路奇洛沒再嘗試起來,金髮小子續道,「因為我失憶過,所以不記得以前的事了。」

  「失憶?」

  小祺點點頭,沉默了一會。

  「一顆子彈從耳朵後面的位置射進頭裡,從另一邊穿出來。」一邊講話,小祺把手握成槍形,指著說到的部份,「父母都死了,姐姐精神失常,不再說話,身份證明文件不知所蹤,我因此沒有了過去。」

  「這麼說來你並不是一直住在歷施加的?」

  「不知道。因為我不記得了。」

  話題進展至此,氣氛突然變得黏糊糊,灌在呼吸管道,讓人有窒息之感。溺斃之前,路奇洛再度開腔。

  「我是個孤兒。」無所謂的語氣,不是同情亦非憐憫,白髮小子只是純綷的在訴說著自己的事,「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路奇洛‧比克不是你的名字?」

  「路奇洛‧比克是收養我的人的名字。原來爺爺想給我起另一個名字的,在那之前卻接到任務──他是個前線警員──意外身亡,他的女兒卡麗雅‧比克成為我的監戶人,為我取了跟爺爺一樣的名字。」

  「爺爺?既是收養你的人,怎麼不叫做爸爸呢?」

  「我也不知道呀,卡麗雅姐姐一開始就說:你的爺爺、你的爺爺,所以我也叫他爺爺了。」

  「原來是這様……」小祺道,稍稍垂下頭,為了自己的自怨自艾對路奇洛產生莫明的慚愧感覺。

  「卡麗雅姐姐很疼我的,在我很小的時候已經教我生存的技巧,教我怎麼去保護自己。」說起沒有血緣的姐姐,路奇洛顯得非常興奮,「卡麗雅姐姐教我唸書寫字、編寫電腦程式,而和我們一起住的雲海叔叔──就是爺爺在警隊中的朋友──就教我跟蹤、反跟蹤、格鬥以及槍枝、機械的使用,所以我的童年可算是過得相當快樂!」

  小祺心中的感覺是:教小朋友這些,似乎有點古怪?不過路奇洛以下的說話正解答了沒出口的疑問。

  「原來我以為她們教我這些是想讓我長大後可以找個好工作的,然後到八歲的時候,我才知道她們連工作都幫我準備好了。當年我第一次跟雲海叔叔執行“任務”──就是追蹤一個帶著兩億杜蘭逃離所屬幫會的男人,我就明白這些技術是多麼實用的!」

  「原來是這樣……」已經第二次說這句話了。小祺對路奇洛的過去,除了表示自己有聽進去之外,沒法給出任何意見,「有個疼自己的姐姐真好啊!」

  「小祺不也是有個姐姐嗎?」路奇洛的視線由好奇漸漸變成憐惜,「難道說……她不疼你?」

  「我不知道……」薄霧由眼球表面泛起,小祺明顯對“不知道”自己的事感到苦惱,苦惱到坐在他旁邊的人都清楚可見。而路奇洛更知道對方正在強忍著眼眶中的淚。

  「小祺,」把聲線放得很輕、很輕,路奇洛舉起一隻手,「我想喝杯牛奶,你可以拿給我嗎?」

  立時點頭答應並迅速離開房間的小祺在踏入廚房的一剎被眼淚覆滿了臉頰,苦惱、煩燥、不甘、不安佔據他的心,沒意識的以拳頭搥打木造廚櫃,那是平息激動情緒的唯一方法。

  直至小祺懷著易碎的笑容回到床邊,路奇洛瞬即將他的注意力轉移到其他事物上。

  「這裡有沒有上網的設備?」路奇洛笑語,「我想傳個電子郵件,向卡麗雅姐姐報告這邊的情況。」

  「有是有,不過是有線上網。」小祺道,指著床腳、牆角處的電話線插孔。有線上網意味著資料的直接進出電腦主機,以這電腦病毒如天上繁星的世代來說,是非常危險的行為,「我的電腦有連接防火牆,你用它上網比較安全。」

  說著,小祺已經彎下身去抓住路奇洛沒受傷的左臂。

  「好的。」

  傷者答應之後,整個人就被有力的架到體形纖細的小祺肩上,蹣跚的走向大廳。

  「想不到你力氣滿大的!」為出血的手臂著想,路奇洛放鬆了上半身的肌肉。小祺報以微笑,繼續扶穩住客向大廳的電腦檯走去。

  路奇洛用小祺的電腦上網瀏覽網頁和翻查電子郵箱,順序如下:

  1.首先翻查了電子郵箱,收到三封郵件。

  第一封電郵:

  黑色小子:

    我已找到了「雞蛋」、「魚」及「提子」了。他們也吃到非常美味的「雪糕」,而且正帶回來給我品嚐。

  純白小姐

  P.S.197-6235878



  第二封電郵:

  黑色小子:

    加得蘭堡的「雪糕」有很多款式,要不要來試試。「雞蛋」和「魚」已放在同個雪櫃。請再通知我。

  漁民先生



  第三封電郵:

  B.:

    O.K.

  G.

  2.然後瀏覽政府綱頁有關海盜的部份。網頁已遭人破壞,所有關於懸賞海盜的資料完全被刪除掉。



  「對了,把你的電郵地址給我吧。」在猜測海盜方面的行動同時,路奇洛開口詢問站在身後的小祺。

  「我的電郵地址是goodjoe@yyyy.com,但我很少翻查,幾乎都不能即時回覆!」

  「不要緊呀!只是聯絡而已!」白髮的傷者搖搖頭,微笑著道,一邊拿起電腦桌上的便條紙,以雙眼向小祺詢問使用的許可。

  小祺點點頭,看著便條紙上現出的一個個字母,並鑑定著其排列的正確性。

  置於二人跟前的電腦熒幕忽然閃動起來,吸引了兩雙眼睛的注意。

  「咦?怎麼了?」小祺沒法反應過來,顯然不知道電腦發生了甚麼問題。可經過長時間電腦訓練的路奇洛則執起鍵盤飛的按著。

  「有黑客正在存取你電腦裡的資料,我想我可以阻止他的,小祺,你意思如何?」路奇洛語帶緊張的詢問機主,雙眼依然盯著熒幕。

  「我是電腦白癡,你照自己的意思去辦吧!」站在電腦椅後方小祺回答,也盯著電腦熒幕,表情顯得束手無策。

  「O.K.!」小祺的應允想興奮劑那樣刺激了路奇洛,他咬牙切齒的輸入指令,專心一致地阻止來歷不明的侵入。

  經過一番糾纏,網絡對戰總算結束,小祺的電腦80%保持原狀,路奇洛於是立即中止上網及拔除連線裝置。

  「小祺,我們要快點離開這裡。」趕忙合上已拔除連線裝置的notebook,路奇洛一臉不安的向新相識給出誠懇的忠告。

序章.3.上.完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