嗶。

  嗶、嗶、嗶。

  鬧鐘響起,大助張開雙目,那是他熟悉的天花板。

  他在自己的床上。

  甚麼也沒有想,他立刻起床,刷牙流洗,準備上學。

  那之後,已經兩天沒見過日渡了。

  站在玄關,大助腦裏不禁想起。

  【別想了,要遲到啦!】DARK提醒大助道。

  『知道了!』

  先把日渡拋到腦後,大助飛奔向學校。

  「大助!」牙原笑著迎上剛進教室的大肋。

  「早。」這樣的笑,沒甚麼好預感。

  「你聽說了嗎?」一副甚麼都知道的樣子。

  「甚麼事?」一邊放下書包,隨口問道。

  「日渡他請假了。」向背對自己的好友說話。

  「咦?」

  回頭望向牙原,大助的心裏不禁開始罵起DARK來。

  『都是你!對日渡做這種事!』起勁埋怨。

  【你以為他是女高中生嗎?怎會因為這種事不來上學?】DARK也努力辯駁。

  『那你說他怎麼了?』大助顯然很擔心日渡。

  【我想……】如果這時換成DARK,他會面有難色,【是因為KRAD吧……】

  『KRAD……』這個名字增加了大助心中的擔憂,『他會怎樣對日渡?』

  【像那天那樣吧……】

  聽見DARK的話,大助不再猶疑,決定放學立刻去看日渡。

  知道大助怎麼想的DARK,忍不住要提醒他。

  【你不怕嗎?】

  『你不會對日渡怎麼樣了吧?』

  【不是我,是你……】有點艱辛地開口,【我怕KRAD會對付你。】

  『的確……有這種可能……』大助更加擔心了,『但我不能放著日渡不管。』

  【既然這樣……有甚麼事我會把你換回來的。】DARK道,畢竟他已面對KRAD很長一段時間了。

  『你那樣說我就更加擔心了……』不禁垂頭嘆息,『怎麼辦啊?』

  然後,心音停下。

  【你堅持去看日渡嗎?】

  『唔。』

  然後,心音又停下。

  【這樣……】說教的聲線,【你把爸爸給你的戒指帶去吧……】

  『那隻可以封印你的戒指?』

  【對,就是那隻!】DARK回答道,【那隻戒指是用來防止我們反抗翼主的,對我和KRAD一樣有效。】

  『那麼說……』大助還是有點不明白,要DARK說下去。

  【只要你第一時間給日渡戴上指環,就不怕KRAD了。】

  『原來可以這樣嗎?』

  【那麼你就不會有危險了。】鬆一口氣。

  聽到DARK這樣的話,大助的臉掛一個微笑。

  【怎麼了?】

  『DARK真細心呢!』

  大助不知道,其實DARK另有圖謀。

  DARK要報復。

  但,報復之餘,他又真的在擔心大助。

  算了算了,這樣想下去就報不了仇。

  DARK用多年來的不甘心掩蓋住自己對大助的罪惡感,在暗地裏盤算著一會的行動。

  【咦?】

  『你奇怪甚麼?』大助問DARK。

  【你這是在幹甚麼?】DARK眼中,大助的視線裏是兩大個膠袋的食物材料。

  『這是做飯的材料啊。』理所當然地道,不過想真的,DARK怎會不知道那是甚麼。

  【我當然知道這是甚麼,但是……你打算做飯給日渡吃是嗎?】說出這句的之前,DARK的心裏已有答案。

  『對呀,你有意見?』裝作嚴肅地道。

  【沒意見,不過……換我來做可以嗎?】這是計劃中的答語。

  『咦?』驚訝地反問。

  【我說換我來做。】DARK也不信自己會說這樣的話。

  『你是不是病了?』擔心地說,大助也認為正常的DARK絕不會說這樣的話。。

  【沒有!!!】沒好氣地道,【你不是一直想我跟日渡道歉嗎?】

  『是這樣說沒錯……』用手指搔搔頭髮,不能置信地說道。

  這時候,面前出現了門,旁邊的電鈴下面,是寫著「日渡」兩字的名牌。

  毫不猶疑地按下,等待日渡來開門。

  『卡嚓』。

  門開了。

  裏頭是穿著睡衣的日渡怜。

  「丹羽?」看到大助,他似乎有點愕然。

  「日渡……」那樣的日渡,感覺平易近人。

  「有甚麼事嗎?」瞄著大助手上裝得滿滿的膠袋。

  「你今天請假,想來看看你罷了。」話一出口,大助不自覺的臉紅起來。

  大助的話,說得簡直就像他是日渡的女朋友。

  「呀……」日渡一時語塞,身子挪後,邀請大助進內。

  看到日渡的動作,大助自然地走進他獨居的家中。

  「打擾你了。」禮貌地道。

  房子中的燈關著,靠著窗簾後的陽光,大助看到地上亂埋著的垃圾和衣服,日渡理應不會任由房子亂成這樣的。

  看來他真的很不舒服。

  「日渡。」輕聲叫喚跟前的日渡。

  「唔……」似乎連回話的力氣也沒有了。

  「如果你不介意,我替你打掃一下房子好嗎?」

  「唔……」

  平常的他一定不會讓人代勞,但,今天的他,連拒絕他人的好意也做不到。

  看著緩緩移動的日渡,大助呆了。

  眼前的日渡,虛虛浮浮地抬起腳步。

  卻突然頭一仰,掉到了沙發上。

  「日渡!!」大助緊張地道。

  那個平日追趕在DARK身後的日渡總司令,如今像隻白兔一樣呆躺著。

  「讓…讓我先休息一會……」有氣無力的道。

  「好……」大助小聲的回答,唯恐過大的聲音會將日渡震盪得粉碎。

  【大助。】在發呆的大助腦中叫道。

  『怎麼了?』語氣顯出他的擔憂。

  【讓他躺一會吧,我們先去做飯。】

  『也好……』無奈的道,仍然注視著日渡那灰白的臉。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