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再從加達斯的房間被送回囚室,蘭提兩眼依然通紅。
下體帶著撕裂的痛庝,給他的心靈一點點安慰。
至少,他嚐過了那種痛苦。
嚐過友人飽嚐的這種滋味,他總算稍稍釋懷。
然而,比璐並不知道。
他只是在這個囚室中,每天每天體驗恐懼的味道。
在他旁邊的諾維婭,和蘭提一樣甚麼都做不到只能睜眼看著比璐被那四個人媃孏、折磨。

2004‧04‧16‧+439:57:11
「咳……咳……」撲鼻的血腥伴隨著比璐的咳嗽溜進蘭提耳中。
「比璐?」蘭提擔心的道。
沒有回應,比璐的心似乎充滿了怨恨。
「我……我帶了些食物回來……」蘭提勉強的微笑著,拿著包包走向比璐。
還是沒有回應,比璐已經好幾天沒有說過話了,讓蘭提和諾維婭擔心不已。
靠著蘭提帶回來的醫療物品,諾維婭的精神總算一天比一天好,也能做些簡單的移動。
但,為著自身的安全著想,她還是裝成重傷垂危。
蘭提有加達斯作為後盾,諾維婭可以裝作有傷在身。
唯獨比璐,沒有一個逃過劫難的理由。
這就是他對同囚的怨恨。
「比璐……」蘭提從袋中拿出一塊麵包,「來吃一點……」
毫無預警的,比璐一揮臂,把蘭提手上的麵包弄到地上。
看著友人的動作,蘭提禁不住哭了起來。
他已經忍耐了好多次,而這次,終究忍峻不住,淚灑當埸。

怎麼比璐不能明白呢?
他寧可自己被強暴也不願意看到他受傷害啊!
可是……可是加達斯要這樣……蘭提也沒辦法呀!

諾維婭見狀,趕緊爬到蘭提身邊,將他一把擁住。

2004‧04‧16‧+430:23:41
三人維持姿勢不變,靜靜坐在囚室裏發呆。
在諾維婭的懷抱中,蘭提哭了又停,停了又哭,把眼淚都流乾了。
然而,其友人仍然原封不動的瑟縮在角落裏,在寂靜中追求一點虛無的安全感。
突然,他猛然抬起頭,站起身就直衝到蘭提所在的、諾維婭的懷中。
當蘭提正對比璐的舉動深感怪異之際,一種聲音到達了他的耳朵。

『咚』、『咚』、『咚』。

那是軍靴踩踏石地發出的聲響,而且靴子的數目不只一雙。
聽著回響於石道聲音,蘭提的心頭不禁劇跳。
然後,不住的往後退,不知不覺間,背已貼到牆上。
「嗨~~小寶貝~~」秃頭漢尤斯的聲線驟然竄進石室。
「有沒有想我啊?」小伙子力奇的嗓音透露著愉悅。
可是這種愉悅聽在蘭提的耳裏,變成無端的恐懼。
「咦?副隊長的小情人也在這裏啊!」跟在後面的一個紅髮男子─基米拉說道。
「對啊!」第四個男子─米高出現在石室裏。
石室的門隨即被關上。
「今天來點甚麼玩意好呢?」尤斯大步走向三人,一手抓著比璐的腳踝往外拉。
「啊!」大叫一聲,比璐離開了諾維婭的懷抱,落在空氣中。
「比璐!」蘭提叫道,衝上前,抱著友人的肩膊。
「你也想跟我們玩玩嗎?小甜心~~」左手仍然抓著比璐的腳踝,尤斯的右手則抓上蘭提的頭髮。
蘭提不說話,只是張著雙眼,怒瞪尤斯。
「不行啦!副隊長等會就會過來找他啦!」力奇說,在尤斯身後掦了掦手。
「說到副隊長,他今天好像跟隊長一起到北邊去了,明早才會回來。」說著,一邊衝蘭提笑了一個。
「那麼說……」對著蘭提的臉一下子奸險無比,手往下扯,讓他的頭抬高,「咱們今天可以嚐嚐副隊長的馬子了?」
聽到他的話,蘭提不禁睜大雙眼。
看到蘭提面有懼色,尤斯全身立刻一震,慾望瞬望到達頂峰。
毫無預警的,他垂頭,張口,咬住了蘭提的脖頸。空著的手把蘭提臂間的比璐一抓,往外推去。
等比璐掉出去,尤斯立刻放開口,跨坐到蘭提身上,以體重壓制著,迅速撕掉他的上衣。
「不用著急啊,我會讓你滿足的。」猥褻無比的凝視身下的人,伸手玩弄他胸前的兩顆突起。
然後,另外三人也圍到了蘭提身邊。
小伙子力奇二話不說,一把脫下了蘭提的褲子,往他的慾望根源握上去。
「原來他很想要啊!」力奇邊說邊套弄起蘭提有點硬挺的男根。
「我看上他一定很爽,不然副隊長怎麼會找上他呢?」基米拉沒有動作,只是蹲在旁邊,繞有興致的觀看著。
「別只顧看!基米拉,你幫我按著他雙手。」尤斯道,
「好啦,好啦!」伸出手,用力抓住蘭提兩臂往地上按,「一會你要幫我按著他。」
「我就知道男人那裏太緊,你進不了。」開著不堪入耳的開笑,尤斯站起,跟力奇交接了蘭提的兩腿。
力奇換了個位置,依然起勁的玩弄手中不斷膨脹的情慾。
一直叼著煙、蹲在旁邊的米高,此時緩緩的把手放到蘭提胸前,不住的遊走。
「樣子不怎麼樣,可是他的皮膚好細滑,不像男人般粗糙,難怪副隊長會愛不釋手。」沒頭沒腦的道出,臉上是認真的表情。
「我想一會我們也會對他愛不釋手了……呵呵呵……」邊說著,邊用力拉起蘭提的下半身,往前頂出。
「啊啊啊!」男人的碩大立刻進到蘭提的體內深處,惹得他慘叫一聲。
不顧蘭提的哀號,尤斯開始急速的搖擺著腰臀,進出蘭提的身下。
「怎麼様?」按著蘭提男根頂端、不讓他發洩的力奇問道,定睛看著兩人的相連處。
「哈……好爽……」尤斯臉上泛起一個詭異致極的笑容,閉上雙眼答道。
「那麼下一個到我。」以天真無邪的表情提出讓被擺佈者驚心動魄的要求。
昨日被撕裂的下體,在尤斯的抽插下再次溢血,一點一滴,沿著股溝落到石地上。
然而,嗅到血味的尤斯只有更加興奮,更加用力的憾動蘭提的身體。
很快的,一股熱流射到蘭提的體內,宣告第二輪侵犯即將開始。
「到你爽了,力奇!」尤斯意猶未盡的抽出凶器,向力奇揚揚手。
放開蘭提那被惡意玩弄得紅腫的男性慾望,力奇迅速跪到蘭提身下,掏出已然硬挺的男根。
小伙子的力度顯然不及精壯的尤斯,但他的一挺身,還是把男根沒入蘭提的窄道中了。
有了前面的經驗,蘭提咬緊牙關,把慘叫收到喉間。
「力奇之後我也要試試啊!」基米拉雙目看著蘭提因痛楚而湧滿淚水的眼眶,露出堪稱燦爛的微笑,「他的表情真的很不錯!」
張著亂迷的雙瞳,蘭提定定的凝視基米拉兩個眼珠,射出淡淡的怨恨。
然後,蘭提的眼皮垂下,視網膜再也接觸不到任何訊息。
可是耳際、身下和肌膚表層都不斷傳來討厭非常的觸感,蘭提皺緊眉頭。
他並沒有昏倒,只是閉上了眼簾而已。他不想看那些可憎的嘴臉,那些不是加達斯、卻在和他交合的人的討厭輪廓。
不過,他總算明白了,被輪暴的感覺。
那樣的話,比璐應該不會再生他的氣了吧?

餘下的時間裏,八隻手來回遊移於灼熱的肌膚,毫不憐惜的撫弄著。
蘭提的感覺,就只剩下不甘和痛楚。
痛楚是由於粗暴和過繁的交合行為,不甘是因為那些人。
那些人竟然一次又一次對比璐做出這種行為,而現在,竟然也在傷害自己了。

然而,他最介意的,還是只有一件事。
不是加達斯。
雖然同樣是男人,同樣要上他,但……不是加達斯的話,他不能接受。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