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004‧04‧30‧+126:50:49
當加達斯從床上起來的時候,蘭提已經醒來。
那句『不喜歡就不喜歡……你能笑就好了』打在蘭提心上,讓他禁不住淌下淚。
從來不知道,一個從軍十年、可以下手拿掉人家腦袋的冷酷靈魂,居然會以那樣哀怨的嗓音,說出那麼動人心弦的話。
當加達斯小心翼翼的關上房門後,蘭提張開惺忪的雙眼,呆呆凝視天花板。
一張沒有看過他們性愛的天花板在上頭,讓蘭提看到了加達斯極致柔情的面龐。
忽爾間,一個小不點不聽話的跑下他臉龐,氤氳他雙眼。
然而,這次上演的並非王子復仇記,而是羅密歐與朱麗葉,一個讓人痛心的悲劇。
伴隨著腦內重覆廣播的話語,這悲劇一次一次的上演。每次上演都讓蘭提越發的心痛。
像濕透的海棉被捏緊一般,蘭提的眼淚洶湧而至,為著這些天來所受的苦,為著被俘虜的恐懼,為著諾維婭的死亡,為著對妻子的歉疚,也為著心中不明所以的感覺。
迷惘如像沙漠風暴般侵襲他的內心,把他的思緒攪作一團。

2004‧04‧30‧+130:32:09
和外出前一樣,加達斯回房間的時候也是輕手輕腳的。
因為當他推門而進的時候,蘭提依然閉眼躺在床上。
雖然明知道蘭提仍然熟睡,加達斯還是傻瓜似的說了一句:我回來了,卻意料之外的得到回應。
「等你好久了。」露出一個得意的笑,把視線調往房主身上。
「剛才吵醒你了嗎?」猜測道,放下手中的小包。
「沒有啦,我睡飽而已。」緩緩坐起,任由身上的被子掉落,露出一身堪稱雪白的肌膚。
「很熱嗎?怎麼脫上衣了?」加達斯不解問道,因為記起剛才蘭提身上有件白色汗衣。
「不熱,只是想讓你看。」蘭提略帶認真的說,一邊掀開身上的被子。
加達斯的心跳隨著掀開幅度的增大而加速,他跟前的蘭提原來一絲不掛。
說不上誘人的身段,略瘦但結實的胸膛,短而粗糙的黑髮,以及似乎在說著甚麼的一雙眼。
不自覺的嚥下一口唾液,熱暖的慾望迅即聚集於加達斯下半身。
「不是…不是已經看過很多遍了嗎?」生硬的偏過頭,壓抑回響於腦內的『呼喚』。
加達斯突然發現:怎麼一直在發問題?
「難道說……你不想看嗎?」帶點傷心的語氣,飄盪在空氣間,讓加達斯的視線重又回到牀上人的雙眼。
「不是!」著急的反駁,「怎會不想看呢?」說著,唇乾舌燥得更甚了。
「那為甚麼別過臉去?」蘭提笑著反問,那笑容來得意味深長,帶有挑逗成份。
如果是其它時候,加達斯會高興的照單全收。但是,金頭髮的他沒有忘記,蘭提依然有傷在身。
所以,儘管褲子裏的野獸在狂叫,他還是開口要拒絕蘭提的好意。
「想看是很想看,但……只能看,我會受不了……」說著,加達斯的臉紅起來。
「怎麼會只能看呢?難道你不明白我的意思?」蘭提笑著向加達斯走去,羽毛般的輕步點在地上,慢慢地增加房間主人的心跳。
「我明白……」此時,蘭提的手已經撫上加達斯的臉,滾燙的熱度在接觸點擴散開,「我當然明白你的意思啊……」
感受著身體中難耐的肉慾,加達斯不自覺的用臉磨蹭起蘭提的掌心。
「那麼……」蘭提雙眼遊走在泛紅的臉頰上,比他高出不足一個頭的加達斯的唇,就在眼前。
伸出另一隻手,黑頭髮的人扶穩前副隊長的臉。毫不猶疑的,唇碰上唇,互相纏綿起來。
沒有經過綵排,卻依然純熟的動作著。
連接著覆雜神經的嘴唇表皮,被堅硬的門齒細啃,輕柔的觸感立刻傳遍加達斯腦海。
霸佔著主導位置,蘭提努力的用齒刺激加達斯的感覺神經。
他這樣的舉動,目的只有一個:為昨天的『但我不能確定……是不是喜歡你』道歉。

不確定,全因為不敢承認。
可是,承不承認也好,事實還是事實,無法抹殺。

我的意思,你明白嗎?加達斯。

一邊親吻,蘭提想著這句話。

要讓他人明白自己的心意,直截了當地開口會是最好的方法。
但,開口承認沒法失去一個人,似乎太過於虛假。
所以,直接以身體語言來表達,就成為蘭提選取的方法。

摸在對方臉上的手漸漸向前滑動,如今蘭提雙手環繞著加達斯的脖子。
而加達斯的雙手,亦自然的撫上蘭提細滑的背部,來回遊移,想要摸遍每一寸。
對加達斯來說,蘭提的背部可說是最讓他移不開雙目和兩手的地方。

這樣算是對他的背『情有獨鍾』嗎?

加達斯私下有想過這個問題。

背是蘭提身體中最漂亮、最誘人的部份。
但那並不能解釋成蘭提只有背部是漂亮的。實際上,在加達斯眼中,無論穿不穿衣服,看不看見樣貌,蘭提還是個讓他『性慾旺盛』的人。

從前的加達斯,並不是個熱衷於『性』的人,他只會為舒緩心情和解決需要而做愛。
可是,日復一日的以物品買蘭提的夜晚,這種異常的舉動,加達斯卻持續不斷的做著。
加達斯沒有受到引誘。
蘭提也並未貪圖他的物品。
每次到達房間,兩人總是自然的開始性愛的前戲。歡愉過後,又匆匆睡去。
直至某一天,加達斯忽然想聽聽蘭提說話,才改變了這樣的狀況。
通常在結東性愛活動之後,他們都會聊天,作為幾小時相處的調味。

加達斯的思緒回到現實,只因為痛疼猶存的手腕來到了胸前,手指靈巧地解開上衣的鈕釦。
蘭提的唇,落到敞開的衣衫中間,極盡力事的挑起加達斯的慾望。
徘徊在不斷高漲的肉慾中,加達斯貿然作出一個決定。
「停!」小聲叫喚沉醉在親吻中的蘭提,用力擁緊,停住他的動作。
「怎麼了?」甜膩的聲線間流露出惹人遐想的熾熱。
「我不想現在跟你做。」聲線是認真而嚴肅的,顯示這句話是在思巧後溢出口腔的。
「你不想跟我做?」蘭提語帶傷心的道。
「我很想跟你做,但不是現在。」放鬆懷中的人,讓他的臉對上自己的。
「為甚麼?你不是都快忍不住了嗎?」手緩緩接觸加達斯的跨下。
「我是快忍不住,所以在還忍的住的時候,我要忍耐下去。」加達斯抓住蘭提撫在自己男性表徵的兩隻手掌,貼到自己的心臟上,「你連正常的解決都會痛,更何況是這種事?」
聽到加達斯那樣的說話,蘭提的面上的媚惑表情立時扭曲成一團,墜落在加達斯的胸膛上。
靠在心跳依然急速卻在努力忍耐的人的心臟前面,蘭提覺得全身像是被抽掉所有血液般無力。
心想,自己要表達的一句都沒有被覺察,而對方心中的每一個字,似乎都已完整的顯露出來了。

「你真的好溫柔……」小聲的說,蘭提整個人軟軟的埋在加達斯的兩臂間,「為甚麼你會這麼溫柔……加達斯……你告訴我,到底為甚麼?」
幾乎沒有經過思巧,加達斯在蘭提的話音剛消散的時候接上了。
「不為甚麼,我只想用這種方式對待你而已。」理所當然的說道,五指輕輕掃動黑色的秀髮,讓壓在上面的空氣降落。

爾後的三天裏,蘭提要求用另外的方式替加達斯解決。
由於那是於蘭提身傷無礙的行為,所以加達斯欣然接受。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